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一章 即为汉臣,当食汉禄
    毫无疑问,曹操这是要反击了。

    天子最近出招太频繁了,明明两个人应该有政治默契,都已经娶了曹家的女儿当皇后了,却依然杀害曹系重臣枣祗,而且还将手伸向了夏侯惇,这几乎已经触摸到曹操的逆鳞了。

    老实说,就连荀彧也觉得天子这么做有点太急了,对曹操的做法,倒也是有一点理解的。

    眼下曹操必须去亲征吕布,因为朝中除了他之外确实也打不过吕布,或者说能跟吕布过招的将领曹操一个也信不过。

    临走之前,曹操在以这样隐晦的方式来提醒天子:安分一点,惹急了我让你连饭都吃不上!

    然而这切切实实是在欺君啊!天子又不是用国帑造了宫殿或是沉迷享乐,宫中的那点用度真的就只够吃饭而已啊!

    因此当荀彧进宫见到刘协之后,双手还是微微有些颤抖的,他已经准备好,要迎接天子的雷霆之怒了。

    只是当天子从他手中拿过两封奏表之后,居然……一点都没生气?

    “吕布、高顺都是当世虎将,打仗么,就是有输有赢的,杨彪的提议好没有道理,哪有打了败仗就惩罚领兵将军的道理?谁能保证自己永远常胜?至于所谓死士,更是无稽之谈,我相信这件事肯定不是夏侯惇干的。”

    “是,臣也以为此事定非夏侯惇所为。”

    心里想着,谁干的咱俩心里还没数么。

    “我看这样吧,升夏侯惇为……奋武将军怎么样?爵位上最好也能升一级,封个乡侯吧?封哪个乡你们自己研究去,我对地理不熟”

    真升官啊!

    还特么乡侯?

    汉朝祖制非军功不得封侯,他这算是哪门子军功啊!

    “至于死士之事么,那是一定要严查的,嗯,太傅要出去打仗,那就由你和夏侯惇联合查办吧,这事儿毕竟也涉及到他的儿子,得给个机会让他自证么。”

    唉~,陛下一定是被太傅这一手给吓住了啊。

    看来天子虽然聪慧,但骨子里还是稍微有一点点软弱的,不过这也正常,这位天子少年登基,这么多年的颠沛流离,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软弱一点也很正常,太傅看人真准啊。

    接下来,应该就是向太傅服软,请求他维持宫中用度了吧?

    哪知接下来刘协说的话却好悬没把荀彧的眼珠子给惊掉下来。

    “原来朝廷的钱粮已经紧张到这个地步了么?唉~,前线将士缺衣少穿,我这个没用的废物天子还要空耗国帑,这真是太不应该了,曹操说的对啊,将士们没有饭吃,是要造反滴,我看这样吧,也别减一半了,都抹了吧,宫中的用度,我自己可以想办法么。”

    “什么?”荀彧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被震出来了九个,全抹了?你是要把你自己也给饿死么?

    “陛下,此时不是说气话的时候。”

    “气话?我说什么气话了?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啊,文若啊,你也太小看朕了,不就是钱粮么,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回去后你就跟我岳父说,让他放心大胆的去出征打仗,朕是绝对不会拖他后腿的,用度的事,不止是我现在不要了,以后我永远都不要了,我自己有办法。”

    荀彧张了张嘴。

    好半天,才颤抖着声音问:“敢问天子,奏表中所言,一应粮草军需,当以前线优先,也准么?宫中的宿卫……”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朕的宿卫就是保镖,平日里除了守大门之外也没什么事儿,哪有让前线的将士饿肚子,却让他们在后方胡吃海塞的道理?你拿我当昏君么?”

    “这……”

    “好了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办吧。”

    荀彧闻言,强忍着心中的悲戚与恐惧,唱了个喏,弓着腰,缓步退走。

    要变天了啊~

    许都城,真的要变天了啊~

    这天子哪里是什么软弱,分明是狠到极点了啊!

    对敌人狠不奇怪,能对自己也狠得下心的人,才是真英雄,真豪杰。

    宫中用度全抹,此事一出,必然天下震惊,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欺君而已了,毕竟当年就连李傕,好歹还给天子一些腐烂发臭的牛骨头啃着吃呢。

    这天子莫非是打算和太傅决裂?

    事实上刘协真的,没想这么多。

    他同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曹操提出来的啊,他给自己的定位是非常听话懂事儿的傀儡,既然是曹操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许呢?

    军中缺粮么,很正常,这些年南征北战的,曹操的家底多穷啊,自己作为一个好傀儡,就算不能帮助曹操,怎么能再给曹操添麻烦呢?

    再说曹操如果能省点粮食,说不定官渡之战能比历史上赢得稍微早一点呢?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也就可以早一点禅让了么?

    完美。

    他当然也不担心自己会饿死,开玩笑,自己可是穿越者啊!

    而且他作为一个历史白痴,当然是一条理工狗了啊!

    缺钱?赚不就得了么?他只是一直觉得赚钱没用,所以才没往这上面琢磨而已。

    说真的,就他这个身份如果创业赚钱的话,比小说中的其他创业者起点高了一万倍都不止了,完全没有难度,这要是赚不着钱,买块豆腐给自己撞死算了。

    正好他最近一直都挺无聊的,搞点东西赚点小钱,既能减轻曹操的负担,又能打发时间,多好啊。

    因此刘协的心情一点影响都没有,该干啥还干啥,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

    这也让荀彧再一次感叹,天子之胸襟气度,人格魅力,颇类高祖。

    莫非真的是上天注定,要三兴大汉?

    而荀彧回到尚书台,带回了陛下的两道旨意之后,曹操和杨彪两个人都傻了。

    却见杨彪仰天长叹一声,顿时就哭了出来,用手直接指着曹操的鼻子,感慨道:“曹阿瞒啊曹阿瞒,把你比作董卓,真的都是高看了你了,你分明是李傕郭汜之鼠辈!呵呵,我大汉上至天子,下至诸公,绝不受你嗟来之食!你刀子再硬,砍得断我们的脖子,却休想砍断我们的骨气!我这就回家洗好脖子,等你曹阿瞒的刀!”

    说罢一甩袍袖,杨彪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时却突然高喊一声:“即日起,我杨彪自请停俸。”

    曹操脑瓜子现在嗡嗡的,整个人都傻了。

    天子居然这么刚烈?

    你特么这么刚烈,当年在李傕郭汜手中的时候为什么不反抗?你特么为什么专门祸害我?!!!

    他的偏头痛好像又有点犯了,打了一个踉跄,几乎有点站不稳了,连忙一把抓住荀彧的手。

    “文若……文若啊,文若,天子到底是如何说的?我……文若何以教我啊?”

    荀彧闻言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来,后退了一步,朝曹操行了一礼,道:“既为汉臣,当食汉禄,下官荀彧,向太傅自请,停,俸。”

    说完,荀彧也转身离去,追上了杨彪的脚步。

    而曹操则感觉脑子像是被大锤给砸了一样,疼得几乎要裂开,不得不扶着桌子才能站稳。

    好一会儿,曹操的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都拿我当了李傕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