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二章 荀悦死了?
    太傅府。

    曹操虚弱的躺在床上,虚弱的受着医师的扎针,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床幔上的花纹,半天也不眨眼。

    “孟德,我刚刚熬了鸡汤,快,来喝一点吧。”卞夫人温柔地端过来一碗汤。

    “朝臣中,都有谁来了。”

    “夏侯惇曹仁曹洪都来了,丕儿也在外面候着呢。”

    “这些都是自家人他们当然要来,我问你朝臣中都有谁来了!”

    “哦,东曹掾毛玠,他第一个就来了。”

    “他是我太傅府的东曹掾,他吃的又不是汉禄,他当然要来,还有奉孝,他当然也得来,别人呢?文若来没来?公达来没来?元常(钟繇)来没来?”

    “这……”

    曹操失望地闭上了眼。

    “派人去召他们过来议事,看他们来不来。”

    “好,我派人去召,我这就派人去召。”

    “嗯,让奉孝和孝先都回去吧,我没事,另外,放出风声去,就说谁劝都没用,这次是天子自己拒绝要用度的。小天子有些太过分了,这一招和前些天他禅让退位有何不同,难道因为他是皇帝,就可以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么?一步退,步步退,我这次就看看他如何下得来台!他不是有骨气么?我看他如何养活得了宫中那两百多口的人,如何养活他那一千多人的宿卫禁军!”

    “另外兵贵神速,下令许县附近所有军屯户集结,后天,我就要亲自领兵三万,扫灭吕布!”

    “后天?”

    卞夫人张了张嘴。

    她再怎么女流之辈,毕竟也是曹操的老婆,一些基本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三万大军,就算这三万大军本就都在许都附近屯田,要在三天之内集结起来,也未免太急了些,这得多么的匆忙?不怕忙中出错么?

    看来孟德这次真的是被天子给逼得急了啊。

    ………………

    许都城内无秘密。

    当天晚上,天子被曹操削去全部用度的消息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一时间,不少的汉室老臣都在痛哭流涕,许都城内一片哀嚎之声。

    就连不少曹氏亲信,都不免觉得这次玩大了,心中觉得惶惶不安了起来。

    同时也在感慨,这天子真有气节啊!

    真硬气。

    许县县尉司马懿自然也得知了此事,此时,司马家府上一样是一片喝骂之声,甚至他大哥司马朗嚎得就跟死了爸爸一样,这让本想在家好好读会儿书,都难以找到一张安静的书桌。

    他就不明白了,天子和曹操撕逼,关咱们司马家什么事儿?

    父亲远在洛阳当洛阳令,家里就他和大哥司马浮已经出仕,大哥当议郎,自己当了许县尉,都是芝麻绿豆大的官,平时不管是天子还是曹操,他们连面都见不着,这事儿,跟他们有关系么?

    乱世生存,能好好活着就不容易了,这么高级别的政治斗争,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呗。

    不一会儿,他的夫人张春华满面愁容地进来,坐在正在看书的司马懿身旁,唉的一声,就叹了口气。

    司马懿觉得好笑,道:“大哥为此事哭一哭也就罢了,这些事和你一个妇道人家又有什么关系?你在这唉声叹气的作甚?”

    “大哥说,既然天子都已经停了用度,咱们家作为汉臣,当与天子共进退,当学着太尉和令君的样子,也自请停俸,大嫂说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这……咱们家人口多,从温县老家中带来的那些钱粮大半都用来在这许都城购宅置地了,就指着你们两个当官的俸禄过活呢,真要是停了俸,短时间还成,这时间长了,咱们可怎么办啊!”

    司马懿闻言,也微微皱起了眉。

    人家杨彪家里头四世三公,大半个弘农郡都是他们家的,他们家又不缺那点俸禄!

    人家荀彧是颍川本地人,家就在距离许都不远的颍阴,虽比不上杨彪那样的郡望之家,但至少也是个县望,难道还能饿着他不成?

    咱们司马家根基远在温县,河内郡,根本支援不上,咱跟着掺和什么?

    眼下再派人去洛阳问父亲怕是也来不及了,因此司马懿稍稍想了一会儿,便道:“让大哥写好奏表,暂时憋手里便是。我的建议是先看看,如果明天上表自请停俸的汉臣很多,咱们就枕着,把表给递上去,如果不多,咱们也别出这个风头,咱们司马家又没有左右朝局的本事,莫要出头惹人恨就是了。”

    张春华听司马懿这么说,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她看来,人都是要吃饭的,哪个大臣没有一大家子人需要养家糊口呢,嘴上喊一喊忠义轻松,但真到了这节骨眼上,愿意陪着天子一块挨饿的人肯定没有几个。

    却在这时,突然有许县卫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闯进了家门找司马懿,这让司马懿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怎么就不能让他安心读书呢?

    “何事。”

    “县尉,不好了,秘书监,南中郎将荀悦,于今日外出时被白衣死士刺杀,凶手已斩其头颅,逃之夭夭了,大人让您赶紧去看看呢。”

    “什么?”

    司马懿大惊失色,“白衣死士?就是救走夏侯楙的那些白衣死士么?”

    “不清楚,不过感觉上像。”

    “速速带路”

    一边走还一边在心里嘀咕。

    当朝秘书监,南中郎将,令君的兄长,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杀了他?

    上面那些人的政治斗争已经这么严重了么?、

    想到此,司马懿只觉得脑袋好痛。

    他是真的不想掺和进这些高层的政治斗争中去啊,可偏偏又是治安事件,他作为本县都尉想躲都难。

    当初老爹让他当这个官的时候还说是什么美差,狗屁吧,有这样如履薄冰的美差么?

    不过司马懿还是不敢怠慢,连忙跟着去了案发现场。

    “仲达啊,快快过来,你来了就好了,你小子向来聪明,快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马懿却忍不住皱眉,问道:“怎么就一具尸体,他出门连小斯都不带的么?”

    听说是带了小斯的,不过那个带着的小斯已经失踪了。

    司马懿又蹲在荀悦的尸体上看了一圈。

    尸体身上有三个刀口,应该使用制式的环首刀捅进去将人捅死的,脖子处,切下来的断口也非常的整齐,看起来用的是斧头,而且只用了一下,干脆利落,下手之人应该是个高手。

    会是白衣死士所为么?如果是的话,又为什么要杀荀悦?

    只是司马懿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十分突兀的发现,这个死者的手指头上,居然没有箭茧。

    而且是完全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

    荀悦这种世家子弟……不射箭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