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三章 标题离家出走了
    另一边。

    我们的主角刘协同学,却是一点都不知道他已经把曹操给逼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还以为自己很懂事儿呢。

    为了继续沾染财神爷的“仙气儿”,他还特意又邀请了刘备再进宫吃饭,顺便琢磨着,到底要想个什么办法,能将这关羽留在自己身边贴身,最好能让他每天都见着,每天都能盘一盘。

    此时的刘备兜里正揣着那封足以让天下都为之震动的信呢,就是这么巧,早上荀悦才把信交给他,晚上,他就听到了荀悦死亡的消息。

    他倒是也听说了今天尚书台发生的事情了,心中更是惊骇于曹操的跋扈,但同时也真正的意识到,原来天子和曹操之间的裂痕,居然已经大到了这般地步。

    怪不得,荀悦居然会和贾诩这样的毒士与虎谋皮,还将这样的重任交给了他。

    面对天子如此的恩荣,如此的看重,刘备的心里不由得天人交战,五味杂陈。

    这信交,还是不交?

    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快,也太突然了。刘备完全没有准备,甚至他都来不及找个人商量商量,一路带着关张二将再次来到北宫,脸上不由得忧心忡忡。

    “臣刘备,叩拜天子!”

    见到刘协,刘备再次以非常隆重的大礼参拜。

    却在此时,突然听到外面悲戚一片,许多太监和宫女的哭声都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来了。

    刘协在连忙将刘备搀扶起来之后,忍不住皱着眉头问张宇:“外面这是怎么了?”

    “大家伙听说,朝廷现在把咱们宫中的用度都给停了,就……唉,还请陛下赎罪。”

    “慌什么,不就是停了用度么?咱们大家伙儿有手有脚,还有我亲自带领你们,难道还能让你们饿了肚子?我这把皇叔都给请进宫里来了,饭都没吃呢,你们这些下人就给我整这套?”

    “陛下赎罪。”

    刘协心想,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们,这应该就类似于,自己上辈子开的那个小公司一样吧,当下面的所有员工都知道自己公司的资金链断裂了,自然都会担心这个月的工资。

    而且这些太监啊,宫女啊什么的,显然都是没法跳槽换工作的,心慌一点,好像也正常。

    这让刘协觉得,如果不解决了这点破事儿,他跟刘备的这顿饭未必就能吃得消停,耽误他摸财神。

    “这样,张宇你去将后宫中除了皇后之外的所有人都给我叫过来,我要训话。像什么样子啊。”

    说着,刘协还对刘备拱手道:“皇叔啊,让你看笑话了,不好意思啊。”

    刘备唰得一下又哭了出来,突然对刘协大礼拜道:“臣等无能,致使天子受今日之辱,臣……痛彻心肝啊!”

    一边说着,刘备一边暗下决定,罢了罢了,陛下待我如此厚忠,便是明知道这是个是非漩涡,也跳这一次吧。

    说着,刘备摸了摸怀里的书信,打算待会儿没人的时候就呈给刘协。

    刘协却被刘备吓够呛。

    怎么你也哭了?

    你刘备不是演技高超,你纯粹就是迎风流泪吧!

    很快,后宫中一干响应人等三百四十二人全部集结了起来。

    堂堂天子,整个北宫居然只有这三百来人,当真是无比的凄惨。

    刘协让刘关张三人站在自己的身后,坐在这群人的正前方,让伏后坐在他的左边,郭女王坐在了他的右边,董贵人……则坐在了郭女王的身边。

    放眼望去,所有的宫女太监全都一脸的愁云惨淡,就差把一个愁字给写在脸上了,士气特别的低落,面对刘协这个天子训话,居然同样也提不起气来。

    反倒是伏后在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手,一脸的坚定,握得自己怪疼的。

    郭女王呢,眼神中居然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当真是有点奇葩,刘协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老婆了。

    “哭哭哭,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我请皇叔三人来北宫吃饭,你们就让我这么招待客人么?就这样给我丢人现眼么?所有人,把头都给我抬起来!”

    众人闻言,这才一脸茫然的抬头,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写满了无助。

    “国事艰难啊,太傅正要去前线打仗,这个时候咱们北宫就不能以国事为重,主动为太傅减轻一些负担么?我们有三百多人,是,现在要种地的话肯定是来不及了,可我们有手有脚,难道还能饿死不成?就学不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么?”

    刘协给他们加油打气,发现……好像效果一般,大家听了自己的话,居然还是一副死了爹的样子。

    刘协上辈子也做过领导,明白上位者应该恩威并施,这个时候,必须得让下面的员工见到甜头,于是灵光一闪,刘协道:“所有人都跟我来”。

    于是刘协就领他们去了庖厨。

    许都城小,宫人也不多,能从简的就全都从简了,因此东汉管制中的什么太官、汤官、导官统统都取消了,就剩一庖厨,就八个庖人,宫中所有人的饭都在一个大厨房里做,顶多就是刘协和后妃们开个小灶,其他人做大锅饭。

    看着就跟后世单位的普通食堂没什么区别。

    “朕的大铁锅呢?”

    所谓大铁锅,就是个大号的马勺,东汉时期没有这玩意,但刘协又习惯吃炒菜,这小玩意是他这几个月里特意订制的。

    众人连忙将大铁锅给支好,刘协道:“来人,去将宫中所有的酒都拿出来,能喝的今天都给他喝了,我亲自下厨给你们露一手,大家好吃好喝一顿,明天起来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明天又是阳光普照的一天,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就没有过不去的槛!”

    说着,刘协便四下寻觅了起来。

    三百多人的饭,肯定得取巧去做,正儿八经的炒菜得累死他。

    突然刘协看到厨房角落里有好大好大的一条猪肉,顿时眼睛一亮,就有了办法。

    “庖人,去将那块肉给朕拿过来,再给朕找一缸黄豆酱,朕给你们炒个肉酱。”

    “陛下,那……那可是猪肉啊!陛下如何能碰这等不洁的腌臜之物?”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快给朕拿来!”

    庖人无奈,只好将猪肉给取了过来,并按照刘协的吩咐帮他切丁,并将肥肉和瘦肉分开。

    一边切,这庖人就一边哭,他一哭,这三百多后宫之人居然全都又重新哭了起来。

    搞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