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五章 贾诩竟敢忽悠朕造反?
    “天子所造之物,想必必是神妙非常,只是……您刚才说的这些东西,除了饭馆之外,似乎都需要货通天下,不知天子可有解决之法?”刘备突然问道。

    “这个……还没有想,不过只要咱们东西好,渠道还不好找么?”

    刘备马上道:“陛下,臣有一挚友属臣,同时也是臣的妻兄,姓糜名竺字子仲,家族世代经商,人称半徐州,乃是我大汉顶级的商贾之家,陛下要不要……见见他?”

    “糜竺?行啊,那就他了,做生意的事儿我也不懂,那就全都交给他了,明天让他进宫,我吩咐吩咐他,嗯……也不能让人家白干,赚取的利润就给他……两成?”

    刘备闻言大喜,连忙替糜竺跪拜谢恩,只是那两成的利润却自作主张的替糜竺拒绝了。

    糜竺疯了才会从皇帝的利润里抽钱。

    同时心里也替糜竺而感到高兴,他与糜竺是半君半友的关系,在他最难的时候,是糜竺散尽了家财给予他帮助,还把妹妹嫁给他,才能让他重新振作,在徐州重新拥有了一片立锥之地。

    可惜他无能,终究还是被吕布从徐州给赶出来了,糜竺对他的投资也都打了水漂,这让他一直都觉得挺对不起糜竺的。

    眼下把糜竺推荐给天子,这对糜竺来说绝对是祖坟冒青烟一般的机缘,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桩心愿。

    摸了摸怀中所揣的那封,足以搅动天下的信,刘备不自觉的,竟在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因此在一餐吃完,刘协刚领着刘备三兄弟回了宫殿之后,刘备就突然又一次大礼跪拜:“臣刘备,有要事启奏陛下,还请陛下屏退旁人。”

    刘协也不知道这刘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挥挥手让其他的几个宫女太监撤了,只留下了张宇随身服侍。

    “陛下,此信乃是秘书监,南中郎将荀悦于今天早上时交托给臣,托臣来转交给您的,就在臣入宫之前不久,便听到消息,他……被人给杀害了。”

    “荀悦死了?他弟弟是荀彧,侄子是荀攸,谁敢杀他?”

    刘协还真的不知道这个消息,刘备这么一说,他也是大吃一惊。

    荀悦多好的人啊,可惜了,自己还挺愿意听荀悦给自己上课的,这人上课的时候总喜欢给自己讲一些市井上的小道消息,自己还挺爱听的。

    这么郑重的转交给自己的信,会是什么内容?

    刘协打开后先看第一段,嗯?贾诩和张绣要投降朝廷了?好事儿啊!这样以老曹操的实力就会更强横,也能更快的打赢官渡之战,这样自己离退位禅让就能又进一步了。

    只是接下来的内容再看,却属实是给刘协吓了一跳。

    这贾诩竟然忽悠朕造反?

    好大的胆子啊!

    他居然还想跟我里应外合,直接把曹操坑死在徐州前线,这简直是丧心病狂,没了曹操,我这皇位还能禅让给谁?

    “岂有此理,这贾诩简直是乱弹琴,太傅在前线浴血奋战,他居然劝我在背后捅太傅的刀子?!我怎么可能去干这样的事?他拿朕当什么人了?!”

    说着,刘协气呼呼地就站了起来。

    这帮汉室忠臣,竟给朕添乱。

    嗯……贾诩原来是汉室忠臣么?这个还真不太了解。

    见刘协居然这样说,刘备也大喜过望。

    他其实也反对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诛杀曹操,以来是风险太大,二来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天子与曹操如此大规模的火并,伤害的终究是朝廷的底蕴,三来是牵连无辜太多,让他心中颇为不喜。

    见天子面对这样的诱惑,居然能面不改色,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刘备更加确定,这位天子一定是个仁厚之主。

    若是陛下生在太平盛世,必是千年一遇的明君圣主。

    “陛下圣明,臣刘备,愿为陛下效死!”

    身后的关羽和张飞见状虽然不知道信的内容到底是啥,但还是跟着跪了下来,抢着互表衷心:“臣关羽,愿为陛下效死。”

    “俺也一样。”

    “三位快快请起,快快轻骑,不用这样的。”

    刘协连忙将刘关张三人搀扶起来。

    “这信……”刘协张口就想把这信转交给曹操,但张了张口,又还是犹豫了。

    人家这么做是为了谁啊。

    转脸把他们卖给曹操,这事儿办的未免也忒畜生了啊。

    再说原本历史上张绣在官渡之战的时候是主动投降了的,这个事儿刘协不是三国迷都知道,张绣的投降对于曹操最终取得官渡之战的胜利可以说至关重要,自己要是现在把他卖了,那张绣还能投降曹操了么?

    万一影响了官渡之战的结局,导致自己被袁绍抓去,废立掉可怎么办?

    唉~

    不管怎么说,这张绣贾诩投降,终究是一件好事。

    一件好事,可千万不能给整成坏事。

    想到此,刘协重新拿出信件,仔细地看了半天,突然灵机一动,拿出了佩剑,十分小心翼翼地将这封绢布所写的书写切成了两半。

    打算明天只把前面贾诩要投降的这一半交给曹操,再让他在许都城内大肆宣扬一番,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要投降的消息,如此一来,这贾诩准备的那些阴招,自然就不攻自破了,还不会让他们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曹操。

    一举两得,我可真是个小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