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六章 连夜出兵
    “对了皇叔啊,我吧,看关将军实在是一见如故,我实在是太喜欢他了,而且我听说关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不知,能否割爱,让他先跟着我,干一段时间的北宫宿卫?当然,我知道关将军是皇叔的麾下大将,不如,让他做朕的羽林中郎将如何?”

    “羽林中郎将?”

    刘备见刘协要征调关羽,倒也没什么不舍,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直接让关羽来当羽林中郎将!

    羽林中郎将也归光禄勋卿管,也是种辑手下的兵,名义上和左右南北中郎将是一样的,地位按说应该是略低一点的,但问题是,宫中的左右南北卫早就已经没了,所以这都是虚衔,可现在宫中可是有羽林军的啊!

    刘备回头看向关羽,这是一步登天了啊。

    想不到陛下对我们兄弟三人,居然真的信重到了这个地步。

    “关将军意下如何?是否愿意接受朕的邀请?”

    嘿嘿,羽林军的职责就是镇守北宫,这关羽相当于保镖队长了,这以后想盘财神,那岂不是很方便了么?

    我可真是个小天才。

    关羽闻言,略有一些犹豫地看了一眼刘备。

    羽林中郎将,还是实权而不是虚授,这已经是将军之下的第一人了,有生之年混个将军来做做绝对没有问题。

    而且这毕竟是两千石的高位,接了这个差,他自然也就不能算作刘备的属臣了,顶多只能算是刘备的门生故吏,留有一份香火情。

    刘备自然也知道关羽的意思,只是心中虽然万分不舍,但这毕竟是天子相召,他这个做上司做大哥的人,难道还能挡兄弟的前程么?

    嗯,他们仨在此之前确实没有结拜,但那天刘协说完回去之后,他们当天晚上就已经结拜了。

    再说这刘备本人也已经决定要为天子抛头颅洒热血,做一个大汉纯臣了,于是,刘备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

    关羽见状再无顾虑,当即便大礼参拜:“谢陛下。今日天子以国士待羽,羽必以国士相报”

    口气倒是不小。

    刘协却不以为意,见关羽答应了,立时便开心的几乎手舞足蹈,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穿越回去干什么都能发财,想赔钱都赔不了的美妙场景了。

    张飞见状,则当真是又喜又羡,又有一点郁闷。

    为什么只看重了二哥,没看重俺老张啊。

    ………………

    当天晚上,天子亲手做了一顿猪肉,请北宫三百余名宫女太监吃的消息便已经传开了,许都城内又是一片哀嚎。

    不仅如此,天子竟然将宫中的太监宫女都给派出去赚钱来花了,除皇后曹曦之外,连何后都开始亲自带领后宫女子织席贩履了,甚至还说出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样的话。

    好一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一个铁骨铮铮,气节无双的大汉天子!

    天子都不惜如此,我们这些汉臣,难道连最基本的骨气都没有了么?

    汉臣,亦当有傲骨!

    都用不着等第二天早上,当天晚上,自请停俸的表奏就纷纷争先恐后的送往尚书台,生怕慢了一步好像自己是没有气节的软骨头一般。

    甚至许多并不如何忠于天子的大臣也在争着抢着写奏表,毕竟这是捞名气的好机会,东汉时期士人的名声还是极为重要的,而所有的名声之中,又又尤以气节二字最重。

    弄得荀彧都不得不大半夜的去尚书台加班。

    曹操自然也知道这边的情况了,这是真的出大乱子了,吓得他夜半惊醒,浑身上下全是冷汗。

    最后一咬牙,去特么的吧,老子现在就去打吕布去,趁我和天子还没有直接照面,就说我不知道这事儿,等我回来就说是小人作祟,随便拉个替罪羊过来定罪。

    对,就这么办了!

    于是当天夜里,曹操连夜召了亲信文武,在准备的还不是很充分的情况下,十分仓促的就出兵了。

    “太傅此次出兵,不知要何人随军,何人留守?”

    “当然是要文若留……”想了想,曹操叹气道:“文若身为尚书令自当留守,但朝中诸事,他一个人恐怕也是力有不逮,让毛玠留下来帮帮他吧。”

    这个时空里,荀彧和曹操的决裂,远比原时空可早了太多了。

    原本时空里,曹操与荀彧决裂的明显信号其实是发生在官渡大战之后的,曹操让荀彧晋位三公,荀彧却一点面子不给的拒绝了十几次。

    有人说这事儿说明荀彧谦虚,这就是扯淡了,人家别人谦虚都是三辞三让,哪有一连拒绝十几次去谦虚的。

    说白了,尚书令作为三独坐之首,职权上已经到顶了,荀彧晋三公,如果不录尚书事,这叫明升暗降,如果录尚书事,那么,小弟都三公录尚书事了,曹操作为荀彧的老大,是不是得再进一步?

    也正是在这之后,曹操干脆废黜了三公,自己设立了个丞相的职位来当,意思也很明显,你荀彧不是不当三公么,那就谁都别当了,我直接把三公给废了,而且你当与不当,我都能再进一步。

    从那之后,荀彧就没有再独立留守过。

    不过那时候负责制衡荀彧的是他的亲侄子荀攸,这代表曹操至少并没有和整个颍川集团决裂,荀彧的影响力已经大减了,现在么……

    荀攸连满宠都杀了,怎么看,都比这荀彧更不放心。

    矮子里拔大个儿,也只能让毛玠先顶上去了,自己走后,毛玠好歹可以替自己霸府。

    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也能让他掣肘一下荀彧。

    “命夏侯惇为先锋,曹仁随我在中军,徐晃、于禁、乐进各点本部人马随军,曹洪率一万人驻守阳翟拱卫京师,征辟荀攸、郭嘉与我做随军军师,另外听说今天荀悦被凶徒所杀?杨修身为许县令失职,当贬斥,命他随我在军中做个性军司马吧,如果有人不来,那就用绳子把他们绑来你!”

    毛玠听到自己被留守,说实话,倒也并不如何感到奇怪,只是……

    “主公,没有刘备么?刘备虽然本部人马所剩不多,但他在徐州名望甚重,有他随军,我们才能够事半功倍啊。”

    曹操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摇了摇头:“天子对玄德太亲厚了,这太不正常了,我听说,他今天还特意命关羽做了羽林中郎将?算了吧,不带他了。”

    “可这跟带他征讨徐州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

    “啊?”

    “天子远谋,当称天下之冠,他绝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这里面一定藏有很厉害的后手,急切之间,我也猜不透他的打算,眼下这个时候,小心一点,准没大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