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七章 刘备:天子这话,另有深意啊
    第二天,曹操连夜出征的消息自然又一次引发了许都城内的大震动。

    这实在是太突然了,好多人一时间都是完全懵着的。

    比如刘备就很懵。

    征徐州,却不带我?

    刘备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毕竟他在徐州都经营了好几年了,以他的威望和名声,哪怕他一个兵也没有,只是曹操竖起他的大旗,怕是许多徐州的郡县也能够望风归降。

    至于曹操,这货跟徐州人民的仇恨比这颍川水都还要深,没有自己在,吕布只要稍微一忽悠,怕是就能有许多的徐州百姓愿意跟着他保卫家园。

    曹操这是缺心眼了么?

    另一边,刘协就也很懵,他现在很想把那封自己加工过的信给曹操看,可曹操现在却已经找不到人了。

    坑爹啊!

    这么大的事儿,他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于是想来想去,索性一事不烦二主,又把刘备叫来自己的身边咨询了起来,他今天正好在宫里。

    他在宫里主要是办两件事,一件事是介绍糜竺给刘协认识,一件是送关羽去羽林卫走马上任,关羽毕竟名声不大,骤得这么高的高位,他怕关羽镇不住场面。

    没想到刘协又把他给叫去了。

    “陛下,这位便是我跟您说过的,徐州糜家的家主糜竺糜子仲,家中世代经商。”

    “嗯~”

    刘协看了糜竺一眼,点了一下头,说实在的心里对赚钱这种小事儿并没有太当回事儿,马上问刘备道:

    “皇叔啊,这太傅走的也太急了呀,张绣要投降的事儿我这还没跟他说呢啊,我吧,不想让贾诩和张绣趁着太傅不在跟我搞事情,可是吧,我又不想让太傅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也不能大张旗鼓的明说,你懂我意思吧?这事儿您看,如之奈何啊?”

    刘备此时心里本来是很郁闷的,但是听刘协这么一说,立马就精神了。

    什么情况?

    陛下把我叫进宫,难道就是为了问这事儿?

    这事儿还能怎么办?

    于是刘备只好试探性地回答道:

    “回陛下,臣以为,张绣贾诩二人愿意投降,终究是一件好事,然而贾文和之谋太过弄险,也有违仁义之道,非明君所为,臣以为,天子可以发一封明旨给二人,将二人封侯,授以高官厚禄,命他们放弃部队只带少量人马进京,另择一亲信大将去接管南阳防务,整编其麾下部队便是。”

    刘协一听,顿时便豁然开朗。

    好啊好啊,刘皇叔到底是历史上跟曹操掰过手腕的人,他这一出手,果然,事情就解决了啊!

    “此计甚妙,甚妙啊,就依皇叔之言,这样,这件事就由皇叔自行去跟荀令君商量着办吧。”说着,刘协就将那张,被自己加工过的降表递给了刘备。

    刘备的反应则是愣了一下。

    这就……甚妙了?

    这才哪跟哪啊就甚妙了?这也算一计?这天子不会是个傻子吧。

    刘备忍不住皱眉沉思了起来。

    天子的智慧是远远超过自己,甚至凌驾于天下人之上的,这一点是已经被证实过的,因此这件事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天子不可能自己想不到,这是肯定的。

    既然是这么简单的事儿,天子哪里还需要跟人商量,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兴奋呢?

    让我去找令君商量着办?

    难道……天子此举另有深意?

    是了是了,听说令君昨日已经跟太傅决裂了,曹操这次破天荒的在留守臣子之中加上了自己的东曹掾毛玠,似乎是要制衡令君。

    此时太傅东征吕布,没有个三五个月根本回不来,张绣投降于天子,这么好的机会天子就算不同意贾诩那个疯狂的计划,也一定是要做什么的。

    为什么让我去跟令君商量着办?

    难道说……

    刘备的眼神刷得一下就亮了。

    天子在朝中真正能信得过的,又有能力和威望领军的人应该没多少,张绣手上那五千西凉铁骑可是天下劲旅,但越是这种劲旅,一定就越是难以降服。

    不可能你随便派个人,人家就认你当这个领导的,况且张绣和贾诩也不可能太轻易的放弃部队。

    他能派谁?

    当然是自己这个,名满天下,又戎马伴生的刘皇叔了啊。

    这五千兵马若是能握在自己的手里,再加上自己原本剩下的那点丹阳兵和幽州兵,再加上宛城,或者说整个南阳的地理位置,这天子立时就能拥有和曹操抗衡的底气了啊!

    他这根本就不是在问计,重点是那句,让我去和令君商量着办啊!

    毕竟这件事,难点其实不在于他刘备有没有本事收服张绣的军队,而在于他刘备,到底能不能如愿以偿的代表朝廷出镇宛城,能不能拿到正式的任命。

    眼下曹操不在,这无疑是个天赐的良机,但毛玠却是在的,而且这样重大的事情,即使没有掣肘,仅凭尚书台的一纸调令,想成行也颇为不易,要知道曹洪还驻扎在阳翟呢。

    曹洪虽蠢,却也不是傻子,有机会接管张绣的部队,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抢这个差事的,自己如何能抢得过他?

    所以这件事,关键就在于荀令君,天子让我去找荀令君商议,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这么一想,刘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刚喝了一碗公鸡血一样的亢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失去了一道去徐州的机会,却有机会可以去南阳。

    若能接收张绣的人马和宛城,打着天子的旗号说不定可以拿下整个南阳,南阳可是大汉第一大郡,人口超过两百万,一个郡的人口比幽州和凉州两个州加起来都要多。

    霸业之基啊!

    倒也不是说拥兵自立什么的,但手里有兵有地盘,和单纯的只有名望,在朝中的地位自然也是不一样的,再说他刘备也想青史留名,也想力挽狂澜,也想当一回国之柱石啊!

    “臣刘备此去,定不让天子失望,此行有成无败,若事有闪失,臣愿以死谢罪。”

    刘协愣了一下。

    不就是让你跟荀彧传个话么,干嘛就死啊活啊的。

    这刘皇叔果然是天生敏感的体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