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八章 荀彧:天子真是神机妙算啊
    却说刘备出了北宫,被初冬时节的凉风轻轻一吹,刚刚的亢奋之情便已经消退了不少。

    他有信心接管张绣的部队和地盘。

    在回到荀家中之后安安静静地等荀彧下了差,这才拿着一点酒水和小菜去找荀彧对饮。

    “玄德公眉宇间似有忧虑,可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么?若是力所能及之事,玄德公尽管将来,彧决不推辞。”

    刘备见状露出了一副有点为难的神情,道:“令君,备一个外人,有些事可能我不该问,但……”

    “玄德公但说无妨”

    “那我就问了,敢问令君以为,令兄是因何事而死?”

    荀彧闻言心头一震,知道这刘备既然用荀悦的事儿来做开场白,今天他要找自己聊的事儿恐怕是小不了了。

    而且此人明明是刚刚见了天子回来,莫非这是天子的意思?

    不对啊,天子应该很清楚仲豫是假死啊。

    思虑良久,荀彧道:“家兄……有时候对我的偏见比较深了一些,他的事,我并不全都知道,不过我相信如果他真的死了,也一定是为了大汉的江山社稷而尽忠了。”

    说着荀彧抬头看着刘备的眼睛道:“玄德公有话不妨明言,一笔写不出两个荀字,我们荀家世代都是忠良。”

    “这……好吧。”

    刘备索性从怀里拿出了被天子加工过的贾诩的信件,递给荀彧道:“这是令兄托我转呈给天子,天子命我转呈给令君,命我与令君好好商议一番的。”

    荀彧结果信看了一下,而后大惊失色道:“张绣和贾诩居然愿意投降?”

    刘备点了点头。

    “我想,令兄应该就是因为此事而死的。”

    荀彧的脑子飞速的转动了起来。

    “这信……似乎不全吧。”

    “是。”刘备又将贾诩的计策复述了一遍。

    荀彧闭幕思索了良久,才道:“贾文和此计,太过弄险了,太傅毕竟是朝廷的太傅,此举,无异于自断臂膀,不至于此。”

    “令君高明,天子也是这样说的,天子认为,应该命张绣放弃部队进许都封侯,另择一良将接收其手下的五千铁骑。备不才,愿意为陛下赴汤蹈火,走这一趟,只是……朝中诸将能领兵者无数,那毛玠还留在城中,只怕,不能成行,特命备来找令君商议一番。”

    荀彧想了想,道:“毛玠有霸府之能,就算尚书台下了诏,派你去宛城接管部队,毛玠也大可以同时以太傅府的名义下令,命曹洪去接,曹洪手里有兵,你争不过他,五千西凉铁骑啊,即使是撕破脸面,恐怕他毛玠也会在所还不惜。”

    “是,此便是为难之处了,令君可有办法?”

    荀彧闭着眼,拧着眉,苦苦思索。

    天子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让刘备找我来商量这事儿?我难道应该有办法么?

    刘备见状,试探性地问道“若是……若是能想个办法将曹洪骗进城来,将他与毛玠一刀杀了……”

    荀彧闻言无语地看了刘备一眼。

    他怎么跟荀悦一个德行,这不就和曹操撕破脸皮了么,这招比贾诩那招还险呢。

    刘备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这是孟浪了,叹息了一声,悲哀地道:“难道,真的无法可想么?备得天子信重,初次见面就拜以皇叔尊荣,竟百无一用么?!”

    荀彧的眼睛唰的一下就张开了。

    等等,皇叔?!!

    皇叔!!!

    却见荀彧突然狠狠地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这下我全都明白了,天子之谋,当真是神机妙算啊!”

    刘备一脸懵逼。

    你这是又明白什么了?为什么我啥都不明白啊!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怪不得天子不从贾诩之言,西凉边鄙之人,所想出来的计谋如何抵得过天子之万一!天佑大汉,真的是天佑大汉啊!”

    刘备继续懵逼。

    “令君可是想到破局之法了?备愚钝,还请令君赐教。”

    就见荀彧美滋滋地拿起桌上的残酒一饮而尽,兴奋得甚至都忍不住有点跳脱了,道:“不怪皇叔,此事,是皇叔有所不知啊,其实家兄应该是没死的,事实上所谓的白衣死士,原本都是车骑将军的门客,当初,正是天子妙计,让我们荀家接手了这一烫手的山芋。”

    刘备闻言,有点晕。

    你们京城的人,套路都这么深的么?

    “皇叔有所不知,车骑将军与张济、贾诩三人以前同为牛辅账下将,彼此熟识,车骑将军的门客中,有人其实一直与他们有所关联,此事我是知道的,仲豫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才能和贾诩建立了秘密的联络通道,天子早知此事,所以前些时日,天子才故意在出城迎接太傅时,假借羞辱之言,实则变相对张绣劝降,这一切,都在天子的意料之中啊!”

    刘备一听,被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搞得脑瓜子嗡嗡的。

    “皇叔,一切都是在天子的算计之中啊,您有没有想过,陛下为何要认您为皇叔?”

    刘备摇了摇头。

    “自然是想过的,只是百思不得其解。”

    “玄德公想想,宛城,那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当然是南阳郡的治所啊。”

    “南阳又上什么地方?”

    “当然是大汉第一大郡了。”

    “还有呢?”

    “还有?这……备愚钝,实在想不出来。”

    “宛城,是光武帝的起兵之地,光武之庙祀所在啊!张绣投降,至少名义上代表着朝廷已经收复南阳,南阳之地,不应该出现祥瑞么?既然出现祥瑞,难道不应该去祭拜么?天子乃万金之躯,当然不可轻离许都,但是皇叔您可以啊!您身为大汉皇叔,朝廷中除了您之外,还有更适合去代天子祭拜之人么?”

    “嘶~”刘备听后倒吸一口冷气,同时又一下子就有了豁然开朗之感。

    “莫非天子认备当皇叔,就是为了今日?”

    “这就是天子的谋划啊,天子之智,我等凡人万不能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