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九章 不阉的宦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臣糜竺,叩拜天子,大汉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天子。”

    糜竺起来,偷偷地抬眼打量天子,发现天子也在打量着他,连忙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尖。

    刘备走了之后,天子终于有了功夫可以接待自己,这也让糜竺感叹,自己投资刘备的这件事,真的是做的太对了。

    眼前的这个机会,说是糜家祖宗十八代冒青烟也不为过了,只要能牢牢的抓住,糜家从此成为累世两千石的士族之家当不在话下,真真正正的完成这鱼跃龙门的一步。

    拼死也要把这个机会给抓到手里面。

    “听说你们糜家号称半徐州,不知这是真的假的?”

    “世上传闻多有夸大,糜家不过是商贾之家,操持的也都是商贾贱业,不过是家中有一些铜臭之物罢了,不过小臣自问,确实精通于商贾、敛财之道,我糜家的商行,不仅在徐州畅通无阻,青州、荆州、扬州、益州、都可以一路通行,臣,对货物流通之门路,极熟。”

    “好!我就是想要找你这种门路熟悉,可以货通天下的渠道商来合作啊,来,我给你看看我的东西。”

    说着,刘协一件一件,从自己的兜子里往出掏东西,跟个机器猫似的。

    “这个,香水,我造的,对外可以说这是顶级皇家专用胭脂。”

    “这个,肥皂,这个可厉害了,可以用来洗手洗脸洗衣服洗澡,这还有香皂,比肥皂更高级一点,说白了就是在里面加入了花瓣汁水。”

    “这个,牙粉,用来清洁口腔的,刷牙的时候可以出很多的泡泡,我在里面加入了薄荷,刷过牙之后还可以清新口气。”

    “还有这个,清酒,这是用果子酿的,入口绵软微甜,清澈透亮,与世面上其他的酒水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量级的,可惜现在是乱世,粮食都不够吃,酿酒终究是太奢侈了,只能控制产量,走高端路线了。”

    “我还打算研究一种叫做玻璃的东西,再有几个月我也就差不多能研究出来了,嗯,到时候我给你看到实物再说吧,暂时咱们先卖这几样。”

    糜竺十分认真且严谨地看了一下天子手中的这些新奇物件,理所应当的惊为天人,这一过程太老套了,所以省略。

    “这些东西都是天子您做出来的?”

    “当然,保证是独门技术,至少五年之内大汉朝无人能够仿制得了,至少可以赚五年的独门生意,还有玻璃,那东西造出来,三十年别人也休想仿制,怎么样?能不能赚钱?”

    糜竺惊叹道:“天子果然非凡人也,此物之妙,臣简直是闻所未闻,再加上有天子您的名号作保,这些东西便是卖出天价来也是正常的,非家资亿万钱者不可用。”

    “那就太夸张了,好东西不能光给上面的人用,还是要稍微扩大一下销售范围的么,糜竺啊,咱们两个索性分工合作一把吧,我管生产,你管销售,你来做我的一级代理商,我生产出来的货物,以后就只卖给你一个人,保证不会货卖二家,你怎么卖我不管,是赚是赔我也不管,从你这就把利润结算给我,如何呀?”

    糜竺听后眼珠子都瞪得大了,跪在地上颤颤巍巍,说话都磕巴了。

    “陛下是说,说一应皇家货物的运作全部归我?臣……莫不是让臣全权处理?”

    “当然,你全权处理,你卖多少钱钱我不管,赚得要是多了,就都是你剩下的。”

    “剩?剩余的财货也归微臣管理么?这如何能使得?”

    “这有什么使不得的,货物买卖银钱计算这种杂事我又不懂,而且实话跟你说,我手里的这些个宫女太监,一共也就三百来人,干啥都不够。

    我也就是给你打个样,先让他们把东西做出来,回头等咱们的生意走上了正轨,你也可以雇佣一些流民什么的学着做么,做完的东西贴一共皇家的标签,就算是你给我代工就好了啊,到时候你给我授权费就行了,鳄……我这么说,你能听懂么?”

    再看糜竺,整个人已经跟傻了一样。

    唉~

    果然啊,我的商业理念还是太超前了,糜竺这样聪明的商人都听不懂。

    这可真是天才的烦恼呢。

    殊不知此时的糜竺倒不是听不听得懂的问题,而是天子今天给的回答实在是有点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天子这是什么意思?分明是默许他们糜家成为这大汉的唯一皇商啊!

    在他眼里这些清酒、肥皂、牙膏、香水,纵使比不上盐铁之利,至少也能和铜银打平。

    这么大的权力,都没有掣肘的么?

    都不用监督的么?

    “糜竺?糜竺?你还好么?嘿,醒醒,怎么回事儿,睁着眼睛睡着了?”

    刘协忍不住伸出手来推了推糜竺。

    也多亏这糜竺平日里身体素质还算挺好的,他若是再老十岁,就刘协这一推都能直接给他推成脑溢血。

    糜竺被这么一推,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跪下道:“敢问天子,所得银钱,除了满足北宫所需之外,一应度支之权……真的由臣来管理么?”

    “当然,这问题你不是已经问过一遍了么。”

    刘协的心里还是很有商业精神的,做生意么,我管生产,你管销售,以后我管授权,你管生产和销售,刘协觉得自己已经够不讲理的了。

    你只要把我的授权费用给我,那你赚的钱当然都是你自己的啊,你怎么花销,跟我有什么关系?

    而糜竺的心里压根就没有什么一家分一半利润的概念,疯了么,天子亲自做生意赚来的钱,你还要抽成?长十八个胆子也不敢干这事儿啊。

    在他理解里,天子是要他负责筹建一个不在朝廷的三公九卿的这个体系里的一个全新的衙门,衙门的主要职责,就是为天子敛财,解决北宫的生活开销问题。

    而所谓的利润分配,指的应该是,交足北宫要用的,剩下的钱用来维持这个特殊衙门的运转,以及……把钱花在南宫,甚至于是整个天下也说不定。

    这不就是原来十长侍干的活儿么?

    如今的天子已经不可能再任性的启用宦官来敛财了,宦官的名声太丑了,天子也没有乾纲独断的能力了,所以,这分明是打算让自己来干大长秋啊!

    这是拿自己当曹腾了吧。

    不对,曹腾当年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啊!

    大机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