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十章 又高又硬!(为盟主14123892……加更)
    东汉时期,宦官的权利还是非常大的,比如大名鼎鼎的十长侍,这几乎可以看成是三国乱世的罪魁祸首之一了。

    再比如曹操的爷爷曹腾,几乎是大汉朝真正的宰相,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然而再大权利,所谓的宦官集团也始终都是一个整体,是好几个不同的衙门,是无数个依附于天子本身的奴仆,在代表着天子本人,向那些世家大族去渗透权力的。

    从来也没听说,将这么大的权力完全交给一个,个人的手里过,这是货真价实的内相了,几乎是皇权的代理人了。

    当然了,如今汉室的国祚已经真的衰微了,天子自己都已经是自身难保了,这份几乎等同于宦官全部的权力到底还能在这一方天地发挥多少的威力,谁也不知道。

    但天子英明神武,大汉有三兴之望,一旦汉祚重振,自己就是青史留名。哪怕是为了这个可能性,他糜竺也愿意为此赌上自己的一切。

    “回陛下,臣的徐家如今在徐州还剩下了一些家底,颍川郡中也有不少臣的旧友亲朋,臣凑一凑,在将陛下的这些神物贩卖出去之前,一定为陛下献上至少千万钱。”

    拍马屁么,眼下宫中用度出了问题,当然是要先把这一块给怼上啊,再说天子的这些东西真的是好东西,不愁卖。

    还特么打着天子的旗号在卖。

    其实糜竺想说至少先送上一亿钱给天子花的,只是奈何他实在不知道徐州老家那边现在的情况,毕竟现在徐州的主人是吕布,万一他脑子抽了,非要强龙去压地头蛇,他也不知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

    至于刘协,自然也是不清楚这糜竺的心里有这么多的弯弯绕小九九的,在他看来这有什么,这不就是预付款么。

    预付款好啊,我这正缺钱呢。

    “至少千万钱?嗯……”

    刘协其实对钱没什么兴趣,这是真的,他甚至对大汉朝钱币的购买力没有概念。

    不过一千万钱,就算没个铜钱换算成人民币只值一块钱,这笔钱想必也很多了吧?这皇帝的名头在古代可真值钱啊!

    当然,这里面有个很微妙的误会,那就是糜竺所指的千万钱,其实指的是董卓所铸的小钱,又叫董卓五铢,特别特别的坑,是我国历史上唯一无钱文的方孔小钱。

    此币一出,直接让物价上涨了十倍以上,一斛谷甚至达到过十万钱,这购买力还真的远远不如后世的一块钱。

    虽然很坑,但这毕竟是大汉朝的官方货币,董卓死后朝廷也没有余力发行新的钱币,因此糜竺的说法一点毛病也没有。

    于是傻傻的刘协就对糜竺下了一个傻傻的命令:“这么多钱啊,我这宫里一共就三百来人,肯定用不了这么多,这样吧,我听说咱们朝中的大臣一个个全都挺忠君体国的,听说太傅打仗缺钱少粮,甚至主动要求朝廷停俸,这样多不合适啊,打工哪能不给工资呀,皇帝不差饿兵么,回头你帮我查一下都谁停俸了,咱们给他们发一发。”

    说完,刘协心里美滋滋的。

    曹操要是知道我这么懂事儿,肯定得夸我是个好宝宝。

    糜竺却傻眼了。

    他可是听说了,朝中自请停俸的,光是两千石以上就有二十多人,这还不算那些有实际封地的列侯,现在这粮价这么贵,这要是实发的话,这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怎么,有难度?”

    糜竺闻言一咬牙,恨不得把牙根都给咬碎了,狠狠地跪地上磕了个头,却掷地有声地道:“回陛下,没有。臣,一定不负陛下重托。”

    多硬气的天子啊,自己的用度都没着落呢,却先想着百官的俸禄。

    这一定是陛下给我的考验,罢了罢了,就算是把我这把骨头渣子给榨出油来,也一定吧这个差给办得漂漂亮亮的。

    办成了,糜家崛起。

    办砸了,身上的百多斤肉给大汉朝陪葬便是。

    于是当天出了宫门,糜竺马上就行动了起来,使尽了浑身的解数来搞钱,他联络了颍川地区的士族豪强,以类似于拉人入伙的方式,轰轰烈烈的就搞起了作坊,负责生产肥皂和牙膏,同时又通过打白条的方式四处举债。

    与此同时,糜竺这次破釜沉舟,又命徐州老家那边变卖家产,祖产都不要了,让他弟弟糜芳统统给换成了钱粮。

    卖来的钱粮还得通过曹操的手转运过来,这笔钱运过来的时候曹操都已经打到彭城了,据说,曹操帮忙运这笔钱粮的时候后槽牙都咬出血来了。

    当然事后,刘协也发现了自己闹出了一个大乌龙,千万钱根本就不够给朝中这些大臣们发俸禄的,结果糜竺手里的那笔钱,一个铜板也没进他的腰包。

    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他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再给要回来吧,他也丢不起这个人呀,只能就咬牙认下了。

    万幸啊,他开的那些买卖中至少还有个“皇家饭庄”的流水不从糜竺那走,那饭馆的生意也挺火爆的,再加上里面卖的菜全都死贵死贵的,赚来的钱勉强倒是还能维持,起码让宫人不至于饿肚子。

    而当这些已经被停掉的俸禄经糜竺的手重新发回到那些汉臣的手里之后,这些忠心耿耿的汉臣全都感动的几乎要哭了。

    天子之尊啊,操持买卖贱业,都让宫里的宫女、太监去大街上服务别人去了,却不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赚到钱第一时间先给大臣发俸禄,这是什么精神?

    啥也不说了,

    糜竺糜子仲,高!

    天子,硬!

    我大汉朝廷,又高又硬!!

    事实上朝中这些大臣们大部分都比天子有钱,而且是有钱的多,尤其是像杨彪这种的,但他们还是咬着牙,流着泪的把这些在他们看来带着血的俸禄给收了。

    天子中兴之志如此坚定,我等怎能辜负天子的一片苦心?

    但收可是收了,不代表就不还回来了。

    当然,天子有大志,他要的不是个人的生活开销,而是祖宗留下的这个江山,还回去的,可就不能是钱了。

    收到钱的当天晚上,杨彪就找到了种辑,表示愿意捐赠四百匹马给宫中宿卫。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第二天一早,种辑兴冲冲的找到刘协:“陛下,朝中大臣感念天子的恩德,他们答应我,总共为宫中宿卫捐赠一千七百一十一匹健马啊!陛下,君臣同心,我汉室,中兴有望啊!”

    刘协听了,脸都紫成茄子了。

    我特么现在连人都快养不起了,我拿啥养马啊!

    “糜竺呢?糜竺呢?把他给我叫来,这些马都给他,让他给我搞定!”

    谁捅出来的篓子谁擦屁股,我特么这是招谁惹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