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十一章 天子飘了?
    冬季的早上,霜重雾浓。

    昨晚上许都城内下起了一点稀稀疏疏的小雪,让早上的空气似乎格外的透骨凉,也让刘协一刻都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

    真的,他的被窝成精了,拽着他不让他起来。

    结果天都还没亮呢,就听到关羽的大嗓门,隔着老远老远的就喊:“陛下,该练马了。”

    许都皇宫本来就小,住人本来就已经很挤了,哪里还有地方腾出来养马呢?不得已之下,只好将北宫的围墙给拆了,又迁走了附近不少的住户,这才勉强把汉臣们砸锅卖铁捐赠给他的一千七百多匹马给安置了下来。

    好好的皇宫,现在变得跟露天动物园似的。

    而如此一来,天子和羽林卫几乎就跟住在一起也差不多了,再加上刘协把宫女太监什么的都给支出去赚钱去了,因此这北宫之中,现如今留给他的私人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真正的后宫禁地,占地面积已不足十亩。

    什么男女之防,这会儿统统顾不得了,刘协一直都怀疑最近有宫女和羽林军将士私通,只是他懒得管罢了。

    这就导致了,关羽的大嗓门可以在后宫禁地之外,清晰的跟他直接汇报工作,想装听不着都不行。

    而为了自己能更好的摸财神,在关羽刚当上羽林中郎将这个职位之后,便干脆拜关羽为老师,美其名曰向他请教武艺。

    现在他要多后悔就有多后悔。

    这个关羽,当老师当的也忒认真了。

    “朕今日偶感不适,实在是不想练了。”

    “喏。”

    五分钟后,院外响起了羽林卫的大合唱,不但唱歌,而且还嗷嗷呜呜的大喊大叫,存心不让刘协睡觉。

    这个关羽,啊~~~~服了。

    关羽认为,天子什么都好,就是在习武的问题上总是有些惫懒,他认为这是自己作为老师的失职,可他也不敢对天子用强,便想出了这一招来督促天子日日用功。

    没办法,刘协只好起床穿衣,换上儒铠之后,连早饭都顾不上吃,找关羽练马去了。

    推开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妈的,到处都弥漫着马粪和马尿的骚臭味。

    再看一眼光秃秃的御花园,自己精心养育的一点牡丹花也全都成了马匹的口粮,刘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其实如果真的是习武的话,刘协也不至于这么排斥,毕竟能跟关二爷习武,这事儿至少听起来就挺有意思。

    结果他跟关羽练了半个多月了,愣是除了骑马之外啥都没学过。

    主要还是这些马的问题,首先,羽林军几乎全部都来自颍川的世家子弟,这些世家子弟虽然家里都挺有钱的,但却有一半以上都不会骑马,剩下的那一半之中又有一半,仅仅只是会骑而已。

    毕竟颍川这地方出文士,又不产马,这些世家子弟又不是嫡出,平日里能够练习骑马的时候也不多。

    而关羽认为,羽林卫既然有了马了那就是骑兵了,而弓马娴熟当然是骑兵的基础素质,他作为羽林中郎将必须要着重训练将士们骑马。

    真别说,关羽一个河东人空降过来给这帮颍川人当领导,居然还挺服众的。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马这个东西太能吃了,而且还特能拉,还喜欢一边吃一边拉,收草来喂吧,一个是成本太高,刘协现在是个穷哔,喂不起,另一个是这东西如果把粪便全都拉在宫里的话太臭了,严重影响宫里的居住环境。

    所以,每天白天天一亮,关羽就带着羽林军去拉练,美其名曰是练习骑射,不过主要目的就是遛马,一路上吃点路边的野草啊,麦麸啊之类的东西。

    虎贲卫和羽林卫也是较着劲的,他们虽然没有中郎将,但左右两监却是全的,见关羽天天拉着羽林卫遛马,李典和于圭就他们也跟着遛。

    当然了,遛弯的时候难免要开个弓射个箭啊什么的,这年头荒地、空地很么的都挺多的,偶尔还能射到个兔子啊,鹿啊什么的,正好可以加餐吃点肉。

    刘协虽然作为天子,但他的架子很小,午餐都是和宿卫们一块吃的,有时候嫌弃庖人做饭难吃,还会亲自上手掌勺。

    毕竟,原本做菜好的那批庖人已经出宫开酒楼去了。

    明明是很凄惨的一副画面,结果莫名其妙的,外面就把他给吹成有道明君了,非说他这是和士兵同住同食,日夜哭操,天子这是心怀中兴之志。

    甚至许多人都被刘协给感动得哭了。

    这特么哪跟哪啊,看不出来我这是穷的么?

    就这样一直练啊,练啊,一练就是将近一个月。

    一个月里皇宫的外面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曹操的东征大军三战三捷,已经攻克了彭城,吕布不得已已经退守下邳,这场东征到此为止,实际上已经是大胜了,剩下的无非已经是战果多寡的问题了。

    再比如,荀彧在请示了刘协之后,正式的以天子的名义发布了对张绣和贾诩两人的劝降书。

    劝降书里,给俩人无疑都是开了高价的,而且是煞费苦心,荀彧拟封张绣为鹯阴侯,拜卫尉卿,命其带五百精锐人马入许都,重组禁军;封贾诩为都亭侯,拜太常。

    真的是煞费苦心了,张绣的鹯阴侯是个县侯,这在东汉来说已经到顶了,而且大小不说,关键是这地理位置,这已经是距离张绣的老家祖厉县最近的一个县了,而且同属于武威郡管辖。

    那话怎么说来着,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么,这封地都封到张绣的家门口了,可以可着劲的让他显摆,货真价实的光宗耀祖。

    卫尉卿更是九卿之一,名义上负责天子皇宫的守卫和城门的守卫,虽然现在已经名存实亡,但特意告诉他让他带五百个兵来重组禁军,这特么甚至连他的兵权都不削。

    封贾诩为太常,这就更用心了,如果他真的受的话荀彧甚至还会因此而承受巨大的压力。

    要知道贾诩虽然已经名满天下,但他边郡鄙夫的身份是这辈子都绕不过去的一道坎,边郡鄙夫做个武将或许还能出人头地,但做文官,一辈子都没有前途。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他被曹丕拜为太尉,却要被孙权耻笑的原因。

    太常卿同样是九卿,主管祭祀,看上去实权不大,但下面有两个部门,一个叫太史令,一个叫太学。

    太史令隶属于太常卿,是写史的,历来能干这个职位的,不是名士也得被捧成名士,毕竟谁不想青史留名呢,谁不想史官在记录自己的时候帮忙吹吹牛逼呢?

    太学说白了就是官方大学,东汉的孝廉太珍贵了,太学是除孝廉之外最重要的出仕通道,再怎么不济也相当于后世的清华北大俩大学的校长了,谁又不想让自家孩子上个好学校呢?

    因此这个职位,可以说是一手管着别人的身后名,一手捏着别人的身后人,实权么,没有,但可以想见,天下人都会帮着他吹牛逼的。

    所谓名士,不就是吹牛逼吹得好么?

    当然,这两个足以让朝廷震三震的任命,居然很快就顺畅无阻的发下去了,连毛玠都没有捣乱,一丁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写个诏书就想让张绣投降?让他放弃部队进京当九卿?

    天子这纯粹是异想天开,太着急要兵权,飘了。

    张绣怎么可能投降?

    天子还是年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