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十二章 这跟我的想的不一样啊
    诏书一去,一回,用了四天时间。

    事实上张绣肯回信,就已经很让人意外了。

    他的内容也更加的让人意外,他先是表示接受投降,愿意放弃兵权进京,接着又说,光武庙的井水里突然在大晚上的迸射出了金光。

    而且井水里的突然出现了一条丈长的,长着金色鱼鳞的大鱼。

    张绣说,这是祖宗显灵,搞出了祥瑞,自己害怕祥瑞有失,不敬祖宗,已经派兵将祥瑞重重保护了起来,认为自己进京之前,天子应该过来祭拜一下光武帝。

    意思很明显,想让我投降?想收编我的部队,行啊,那你亲自来吧,理由我都给你找好了,你有这个胆子么?

    说实话这也并不算特别的意外,毕竟汉末时期,地方军阀们名义上还都是汉臣,除了袁术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傻哔直接称帝了。

    因此面对天子诏令,对我有利的我就欣喜接旨,对我不利的,我就找各种理由搪塞,张绣的这封回表,虽然理由实在扯淡了一点,但好歹人家讲文明懂礼貌了,没把你派去传旨的官员杀死,这本就是这个时期很正常的操作。

    结果第二天朝会,刘协没来,刘备却突然站了出来,昂首挺胸地道:“太尉,令君,下官未有尺寸之功,却腆享皇叔之名,天子恩重如此,却是无以为报,每每思之,彻夜难眠,既然张绣以光武祥瑞作为借口,下官不才,愿替天子走此一遭。”

    众臣一脸懵逼。

    这刘备,想邀名想瞎了心了吧,怎么什么活儿都抢啊,不怕去了之后被张绣羞辱么?

    嗯……莫非是他想借此坐实他所谓的皇叔身份?

    荀彧见状,十分隐晦的和刘备对了一下眼神。

    很好,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结果这时候从前面又站起来一个人,突然道:“玄德公天下英雄,乃是陛下之肱骨,如何能冒此奇险?太尉,令君,还是让我替天子去一趟吧。”

    荀彧和刘备一脸震惊地看着站起来的这个人。

    宗正卿,刘艾。

    人家是货真价实的皇室成员,而且还是九卿,明面上的地位比刘备更高。

    “社稷顷颓,我这个宗正名为九卿,实则已完全是个无用之人,此去,若是死了,便为朝廷省出来一份俸禄,省得我占着位子,尸位素餐,若是侥幸真的能使张绣归降,那便是天佑大汉,天子鸿福。”

    荀彧和刘备都傻了,这……这和设计的不一样啊!

    你站出来干什么玩意啊!

    这还没完呢,就在荀彧一脸懵逼,琢磨着想个什么理由将刘艾给摁下去的时候,太常王伟却突然站了起来,道:“若说尸位素餐,如何轮得上宗正?我,才是朝廷上真正的无用之人啊!”

    接着,王伟面向杨彪和荀彧,慷慨激昂的就是一顿痛哭,表示,谁也别跟我抢,让我去吧!

    太常的主要职责是负责祭祀事项,确确实实,也是可以可以代表天子祭祀的,这就是太常的本职工作。

    况且这次给贾诩封的官儿就是太常,他去,这不是更显朝廷的诚意么,贾诩若是真愿意当这个太常,他就算是丢官弃职又有何惧?

    荀彧张大了嘴。

    这咋还抢上了呢?

    然后望着比他还懵逼的刘备,四目相对,神态表情,特别相似。

    这俩人当然是不知道这里头是有剧本的,这俩人都在这次上表自请停俸的名单之列,也都是大汉纯臣,最近,刘协整活儿整的太频繁了,俩人都被刘协给感动了,一冲动,就这样了。

    刘艾这个宗正一直干的都挺憋屈的,汉末乱世,皇亲早就不值钱了,皇权本身都已经衰落成这个样子了,他这个宗正是货真价实的尸位素餐。

    尤其是刘协认刘备为皇叔的事儿,可是把他给刺激的不轻。

    这个刘备哪冒出来的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宗正想查他的族谱都查不着,怎么就成了皇叔了呢?你亲叔在这儿呢啊!你甚至都没管我叫过一声皇叔。

    王伟的存在感就更稀薄了,这官儿他本来就快要干不动了,荀彧封贾诩为太常这事儿,居然都没跟他这个现任太常商议一下。

    这不就说明他这个太常没什么用么?

    他也是个暴脾气,当年他连李傕都敢骂,差一丁点就被李傕给宰了,结果现在,自己却成了无用之人,这让老头哪里能忍得了呢?

    他张绣再凶,难道还凶得过李傕么?不就是一条老命么,怕个球啊。

    荀彧好一会儿,才道:“宛城毕竟是军事之地,这个……玄德公戎马半生,又有名望,要不,以我之见,还是让玄德公去吧。”

    杨彪却突然道:“文若此言差矣,那张绣哪里是真想投降,万一玄德公在宛城受辱甚至有什么不忍言之事,岂不是朝廷的损失么?我看,还是让太常去吧。”

    荀彧闻言又长大了嘴巴。

    这里头有你什么事儿啊!

    为什么你又跳出来了啊!

    这事儿必须得让刘备去啊,否则他们费这么大的劲,搞了这么多事,不全都浪费了么?

    你当张绣手下那五千铁骑是吃素的?王伟,刘艾,这种路人甲级别的选手就是想接,能接得了的么?

    刘备这会儿心里头就跟刚吃了一斤苍蝇屎一样的难受。

    我特么蹉跎了半辈子才得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啊,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当即上前一步表示道:“太尉,我不怕,我去说不定能震住张绣,你就让我去吧!”

    杨彪闻言却是一甩袖子,呵斥道:“胡闹!天子委你以重任,怎可让你做此儿戏之事?”

    荀彧见状,也只得硬着头皮地道:“既然是代天子祭祀,不如,咱们问问天子的意见,明天再议?”

    杨彪闻言皱了皱眉。

    这种破事儿还要特意征求天子意见?

    但荀彧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对,于是,当今天刘协遛完了马,累得筋疲力尽,听到荀彧的禀报之后,非常痛快的就道:“既然如此,那就派刘艾去吧。”

    “啊?”

    荀彧,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