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十四章 天子的演技可真好
    刘表,正在攻打南阳?

    十万大军?

    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荀彧在短暂的惊愕了一小会儿之后,突然放声大笑。

    妙啊,妙啊!

    怪不得,天子会派刘艾去宛城接手部队,原来天子是早就料到这一步了啊!

    精彩,精彩,饶是荀彧自认为自己也是这天底下顶了尖的谋臣,也不禁对天子的精彩谋划叹为观止。

    是了是了,宛城荆州的门户所在,且地理上利北而不利南,宛城反正,对于刘表来说无异于是门户大开,往小了说,他将失去整个南阳,这地方可是大汉第一郡,人口比幽州一整个州都多。

    往大了说,中原兵马从宛城南下,一日便可直接抵达襄阳城下,而他除了镇守襄阳之外,也确实没了其他险要能守。

    好你个张绣,当日你来投奔我的时候宛如丧家之犬,我好心把宛城给你驻军,供你粮草,结果你却这么对待我?

    正好此时曹操远征吕布,朝中主力已被他调走大半,张绣新降,接手的刘艾从没听说他有过战阵方面的经验,

    而如此一来,朝廷必然是要派兵去救援南阳的,能派谁?要么,就是派正在阳翟留守的曹洪,如果曹洪走了,许都必然就会陷入空虚,曹操一时半刻的也不可能回得来,天子可以干太多的事了。

    如果曹洪不去,那自然就只能派刘备去了,那总不能让刘备光杆司令去吧,是不是应该把人家的旧部还给他?正好关羽现在是羽林中郎将,是不是可以让关羽在颍川征兵,让刘备给带去?

    等等等等,可操作的余地可就太多了。

    如果毛玠和曹洪两个人不去,也不让刘备去,那,可以操作的可就更多了,借此良机,荀彧有不下十种办法,可以将兵权归还天子!

    至于刘表的所谓十万大军能不能打退,老实说荀彧还真没放在心上。

    傻子都知道,这所谓的十万大军肯定是在吹牛逼。

    荆州之地征兵十万倒是不难,但即便现在是农闲,要征十万兵也绝不是几天时间就能准备就绪的。

    荀彧估计,刘表此番北上,他本人手里顶多顶多,也就带了两万人马,不可能更多了,襄阳周边随时能让他征召的部队也就两三万,他还得留点兵马留守,还得给文聘再分一点,说不定也就一万出头。

    如果刘表手里有两万人的话,文聘顶多也就能带一万出头的兵马西进。

    至于黄祖所谓的两万水师,在他看来纯粹就是扯淡,他的部队主力都在夏口,急切之间不可能从汉水北上,只能走沔水,沔水又不是一条大河,行不了大船,现在还是枯水期,逆流而上,派两万水师去打南阳,除非他是疯了。

    即使不考虑这些地理上的因素,真以为小霸王孙策不报父仇的么?真敢派两万人北上,孙策分分钟挥师江夏,杀他全家。

    荀彧估计,黄祖顶多也就派个两千水师与刘表文聘呼应一下,壮状声威罢了。

    因此这刘表所谓的十万大军,顶多也就三万多人。

    其次,荆州兵马是什么德行荀彧还能不知道么,刘表,守户之犬而已。

    他是单骑入荆的,荆州武将全都是自带部曲的,他的掌控力也就那么回事儿,联合本地宗族共抗外敌,他倒是还算厉害,可若说带领大家攻城略地开疆扩土,他还真没那个本事。

    最后,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代表的可是朝廷。

    你刘表率兵攻打朝廷,怎么,你一个汉室宗亲,是想当反贼么?

    你想当反贼,你手下的一众文武也做好当反贼的准备了么?

    怪不得天子让刘艾去,这刘艾本事虽然没有,也谈不上什么名望,但人家可是根正苗红的皇室,宗正卿按照民间的习惯理解,这就相当于是老刘家的家主啊。

    这是货真价实的,刘表他大爷。

    刘表这还如何能放得开手脚呢?

    环环相扣,决胜于千里之外,看天子谋算,简直就是在欣赏艺术啊,张良韩信,也不过如此了吧?

    然而此时此刻,收到消息的刘协自己却是慌得压匹。

    卧槽,刘表带着十万大军打过来了?

    他那是想要宛城么?

    他肯定是想趁许都空虚,把许都给打下来啊!

    于是刘协连忙召所有两千石以上官员议事,久违的亲自,认认真真的开起了朝会。

    往龙椅上一坐,刘协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诸……诸公,你们可都是朝廷的栋梁,那刘表挥师十万打过来了啊,怎……怎么办啊,咱们有多少人?咱们使劲使劲凑,怕是仓促之间也就顶多能凑出三万来人吧?诸公,这可如何是好啊?”

    荀彧、杨彪、刘备等人见状,纷纷在心里给刘协竖起大拇指,天子,演技真棒!

    天子肯定是早就知道刘表会打过来,要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的,把刘艾给派过去呢?

    至于刘表,连我们都能看得出刘表的虚实,天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对对对,是该演,是该演,不演得过一点,怎么能突显出问题的严重性,怎么能逼迫曹洪去支援呢?

    当即,刘备哇得一声,在大殿上就哭了起来。

    “刘表小儿,他,他他他简直是枉为宗亲啊!怪我啊,怪我,都怪我当初没有拼死力争,这才害得宗正卿落入险地啊!天子啊,天子,宗正卿手里只有五千新降兵卒,只有五千人啊,五千对十万,这是以卵击石,以卵击石啊!请天子速速下诏,出兵相救,晚了,宗正卿可就……可就……怕是有不忍言之事啊!”

    荀彧也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道:“从宛城继续北上,可以说是一马平川,十万大军数日间就会兵临城下,许都地处平原,没有天险可守,太傅又被吕布所拖,万一真的打上来,咱们……确实有些危险啊。”

    杨彪见这俩人都这么说了,当即就配合的,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道:“此事确实艰难,还望天子早做明断,老臣以为,既然宛城易守难攻,许都易攻难守,自然当派重兵移师宛城,况且宗正卿还困守宛城,张绣新降,不救,也必会寒了天下人心。”

    好家伙,杨彪这是直接把这一仗给定位成生死之战了。

    而刘协,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这下,毛玠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四个一唱一和的,拿别人当傻的么?

    怎么就许都决战了,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刘表在虚张声势,瞎吹牛逼,他此行的战略目的应该是有二,第一,是守住新野城,铸建缯关,以减轻襄阳方面防守北方军队的压力。

    第二,就是纯粹的掠夺人口和物资,想尽量把南阳南部的人口都给迁移到襄阳去。

    哪跟哪啊就生死之战了?

    当即,毛玠越众而出,高呼道:“臣以为,万万不可派遣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