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十五章 天子要和曹操撕破脸了?
    事实上毛玠并不是两千石,也不是天子近臣,他是没资格来参加今天的这个朝会的,不过今天的朝会明显是特殊情况,作为曹操的代表,他今天偏要来,谁也不可能赶他走。

    而毛玠这下真的是被刘协和荀刘杨这三个重臣给逼得急了,好家伙,等主公东征回来,家都让你们给玩没了!

    情急之下,毛玠的话说的,自然就有点不太客气。

    “禀天子,臣以为,刘表此来,完全是虚张声势,十万大军之言,完全是子虚乌有,臣以为,荆州兵马虽多,不过乌合之众而已,天子完全无需兴师动众,只需遣一德高望重之老臣,带天子口谕,当面呵斥刘表一番,则贼军自会退却,宗正卿万无忧怡。”

    “陛下,京师重镇,现在只剩下曹洪将军在阳翟的两万余屯田之兵在拱卫了,一旦离京,万一关中的马腾、韩遂等关中诸将杀来,再将天子劫去,难道天子忘记当年在李傕手中时的悲惨遭遇了么?”

    心道,天子啊,求求你当个人吧,想想主公的好行不行啊,没有他您早就饿死了。

    这话说得,已经有些重了,而且明显有些大不敬了。

    一想到当初在李傕手下那暗无天日的日子,经历过的汉臣无不后脊发凉,面色难看。

    杨彪当庭便大声地呵斥道:“毛玠小贼!你是在当庭威胁天子,威胁诸公么?!”

    毛玠也豁出来了,昂然道:“臣,只是在陈述事实,还请天子明鉴!臣认为,不应该往宛城增派援军。”

    毛玠站在曹操的立场上想的很清楚,南阳,不救才是对的。

    虽然南阳是东汉人口第一大郡,但同样,这也代表着这里土地肥沃,人口稠密,气候宜人,再加上这里也是刘秀的起家之地,刘秀的肱骨重臣中有小一半都是南阳人,这就导致了这地方县侯乡侯遍地走,亭候之后都只是普通人,关内侯的后人不如狗。

    这些侯爵之家本就拥有合法的食邑封地,又世代有人做官,近两百多年下来子子孙孙无穷尽的生,谁家还不是个超级豪强,天下大乱时附近的百姓自然也是要依附于他们的,这些人有钱有粮有身份有地位,可比什么宗贼之类的要厉害多了,谁家还拿不出个几千个兵?这帮人祖上都是留了兵法传家的,真打起来真不一定比朝廷的正规军弱。

    再说大家几百年来互相联姻,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不管是谁来统治这里,不管是收税还是征兵,都得费老鼻子劲了,看上去是两百万人口,真到用的时候,两万人你能征过来就不错了。

    而且曹操现在的主要对手其实一直都是养精蓄锐的袁绍,刘表可不同于吕布这种在徐州立足未稳的小军阀,他可是真正的实力派,这次没有十万大军那是因为事发突然太仓促,你让他多准备一段时间,十万大军真能给你抽出来。

    何苦在这个时候惹他呢?

    再者张绣本人于主公也是血海深仇,让他封侯,进京,当九卿,还是当一个有一定军权的卫尉卿,主公怕是以后进了许都城都睡不着觉了。

    天子这一手可太狠了,还是让张绣死在宛城吧。

    另外,这荀彧果然是彻底的倒向汉廷了,唉~主公命我留守,为的便是今日之事吧?

    罢了罢了,士为知己者死,我本事一介小吏,是主公拔擢才有了今日,今日便是撕破脸皮,也一定要阻止这些小人坏了主公大业!

    想到此,毛玠毫不畏惧地挺直了腰板,毫不畏惧的和刘协对视,那表情仿佛在说,你要有胆子你现在就砍了我,反正这事儿我就是不同意!

    只是对视了也没多大一会儿,毛玠心里冷不丁的,突然就想到了董昭和夏侯惇,心里忍不住就有点虚。

    好像自己在主公的心里也没那么重要。

    等主公东征回来……不会砍了我当替罪羊吧。

    而一看毛玠站出来,刘协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感觉他特别的讨厌。

    毛玠的历史知名度太低了,刘协上辈子完全没听说过他,这说明他肯定没什么真本事,他的职位也太低了,区区一个四百石小吏而已,哼哼,肯定是个既没有本事,又仗着自己跟曹操关系近,喜欢装哔的无能之辈。

    就你能,人家荀彧,刘备,杨彪都说这次刘表北上是大难临头,都认为他要兵临城下,你却说不足为惧,就你特殊,就你聪明,人家三个名垂青史的大佬比不上你呗。

    哗众取宠。

    还说什么,让我写一封旨意骂刘表一顿就能让他退兵,我这么厉害我咋不知道呢?

    人家刘表亲自率领十万大军杀过来了,难道是来旅游的不成?

    于是刘协压根就不搭理他,转而对荀彧道:“令君以为,应当派谁去救援宛城?”

    “臣以为,当令都护将军(曹洪)急领两万大军星爷驰援。”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令君说得办吧。”

    毛玠见状大喝一声:“陛下!此事万万不可!”

    刘邪对他终于有点忍无可忍了,当即大喝一声:“左右,给我将这个狂生叉出去!这是御前会议,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会了?”

    如今这驻守南宫的可是虎贲卫,虽然虎贲军都是兖州人,远没有羽林卫来的忠诚,如果今天在这里跟天子吵架的人是曹操,他们还真不敢动弹,大概率只能装死。

    但毛玠么……

    毕竟他不是曹操不是?

    于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李典便从侧门带着兵上去,对着毛玠抱了一下拳,道:“曹缘,对不住了。”

    刘协一见李典,还问了一句:“李典你说,咱们该不该派出援兵去救援张绣?”

    “这……”

    李典心想,这么大的事儿您问我干什么啊,抱拳道:“这个……既然,既然令君、太尉、和皇叔都认为该去救援,那我想,应该……救吧。”

    刘协当即一拍龙椅,道:“你看,连李典将军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把他给我扔出去,我瞅着他就烦!”

    李典:???

    虽然不明所以,但皇命难违,他背靠李家,也不是特别害怕得罪了毛玠,因此李典也只好咬着牙,和手下几乎是扛着毛玠,把他给扔了出去。

    扔得他在地上还滚了好几圈,摔得他灰头土脸的,特别狼狈。

    看得刘协心中暗爽不已,心想:“哼哼哼,人家李典才是曹操的亲信大将,他都说应该派兵去救援了,这不就代表曹操的意思么?轮得到你个小丑,在这鸡毛当令箭的。”

    满朝文武见到这一幕,则纷纷变了脸色。

    天子果然是成竹在胸啊,这是打算跟曹操彻底翻脸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