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十六章 关二爷威武
    朝会之后。

    虽然把毛玠给扔出来了,但他毕竟可以代替曹操霸府,阳翟驻军现在可全都是曹操的人,因此毛玠当即便以太傅府的名义给阳翟的兵将下了命令,让他们按兵不动。

    因此当尚书台的一封诏令给曹洪让他率兵救援,而太傅府又不让动的时候,曹洪自然选择拉肚子跟尚书台请假。

    这倒也在预料之中。

    然而整个许都都陷入到了一种,特别亢奋,又特别茫然,还特别恐慌的状态当中。

    这世上聪明人虽然不少,但也不会太多的,由于刘协、刘备、荀彧、杨彪四个人的精湛演技,城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相信了,刘表真的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在打宛城。

    打完了宛城,人家下一步就是打许都。

    而许都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十之八九是挡不住十万大军的。

    那些在许都附近屯田的兵屯们一想,这特么还不增援等啥呢啊!

    士兵想问题是最简单的,上层斗争的弯弯绕绕他们不懂,他们只知道打了胜仗能抢钱,打了败仗搞不好小命就没了。

    打仗的时候上面的将领穿着刀枪不入的盔甲躲在后边动动嘴,他们这些小兵才是生死线上和阎王爷在唠嗑。

    他们今年几个月前才刚从宛城回来,只知道宛城的城墙又高又厚,知道宛城的地势很高,是建在一个小丘陵上的,守城的时候射箭特别的方便,只知道宛城西边是伏牛山,东边就是白河,算不得雄伟险要,但守城的话总会舒服很多。

    同时他们更知道,许都地处平原一马平川,毫无险要可言,知道许都的城墙又矮又破。

    因此毛玠带头反对派援兵自然就是一件极其不合理的事情了。

    为什么不去救援宛城,在宛城和刘表进行决战,反而坐失良机,在许都跟他们打?

    曹操定都许县的关键原因是因为这些青州兵正好就在这附近屯田,而当初选择这里屯田的原因正是因为这里残破不堪,且山地少,平原多,易于管理。

    事实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考量,许县都不是一个适合作为都城的地方,这守城,都不如让他们出去和刘表野战来得痛快。

    他们都是青州兵,说白了也并不是谁的嫡系,吃的粮食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屯田屯出来的,朝中也没有他们的靠山,说是兵,其实就是农奴。

    曹洪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没什么恩义可言的。

    凭什么天子都下诏让我们去救援宛城了,你却磨磨蹭蹭的拉肚子?

    当天晚上,青州兵带着一肚子的怨恨,不解,惶恐,和委屈,很晚才睡,若不是典农中郎将任峻亲自出面巡夜、安抚,搞不好都要闹起来。

    然而子时,他们刚睡着没多大一会儿,就听到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

    这些人都是百战老卒,条件反射一般的刺溜就惊醒了,然后就是一慌。

    难道刘表这么快就打到许都来了?

    慌慌张张的随手拿了武器就出门,结果就看到,那个长着大胡子带着绿帽子的红脸大汉,又特么的带着那些耀武扬威的颍川人跑他们军营里遛马来了。

    神经病啊!

    大晚上的为什么要遛马?

    事实上白天的时候关羽是经常来这边遛马的,毕竟阳翟和许都离着太近了,骑马跑起来,很容易就跑过来,而他们这些屯田兵,总是堆积着高高的枯草、麦麸等物,可以让这些娇贵的战马痛痛快快地饱餐一顿。

    天子还总是跟他们一块遛马呢,天子人看上去挺好的,很亲和,军营里常有人说,天子的架子比曹洪还小呢。

    虽然他们瞅这些颍川的公子哥们骑着马耀武扬威的样子也觉得很眼气,很嫉妒,可同人不同命,人家是吃皇粮的职业士兵,是出身于颍川士族的直系子弟,是负责保卫天子安全的宿卫亲信,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所以两军之间倒也从没闹出来过什么矛盾。

    可你们大晚上的过来遛马是什么意思?欺负人么?

    还没等他们开骂,却见关羽一挥手,他身后的羽林卫却先骂起来了,就跟练过似的,口号喊得特别的齐:“青州兵,胆如鼠,田舍奴,窝囊废。”

    一边说着,还一边哈哈大笑,在关羽的带领下他们骑着马到处溜达。

    叔能忍,婶都忍不了啊!

    当然也用不着他们如何,这个时候曹洪如果还不出面,他以后也就别再号令三军了,就听一声大喝,曹洪带着亲兵骑马赶来,大怒道:“关羽匹夫,你欺我宝刀不利乎?”

    关羽闻言停马驻足,傲然一抚自己的美髯,斜着眼睛对曹洪道:“吾实是不知,上战场之前还要拉肚子的人居然还配使刀,你便是曹洪?果然是个插标卖首之徒。”

    “匹夫找死!”

    曹洪怒喝一声,拿起自己的马朔,直取关羽而来。

    他也不认识关羽,这个时期的关羽虽然已经是久经沙场,但名声却并不算大,至少相比于曹洪来说,并不算大。

    关羽见状冷冷一笑,两个咪咪着的眼睛突然铜铃一般睁大,在黑夜中仿佛两个小灯泡一样的亮了一下,双腿一磕马腹,猛地与曹洪对冲而去,却不提朔。

    待曹洪冲至跟前,手中马朔直取关羽心窝之时,却见关羽突然一伸手,用带着臂铠的小臂狠狠地砸向了朔尖。

    马朔这东西太长,这一砸之下,曹洪完全无处使力,朔尖儿居然被砸得歪了一点。

    电光火石之间,就见关羽伸出另一只手握住朔杆,咯吱窝一夹,大喝一声奋力一甩,竟将曹洪整个人从马上甩了下来,落地上吃了个狗啃屎。

    “将军!”

    曹洪的亲兵见状连忙冲了上来。

    关羽却仿佛没看见这些曹洪的亲兵一般,一勒缰绳,抽出环首刀来,兜头就朝坐在地上,失魂落魄仿佛傻了的曹洪劈去。

    面对这视若千钧的一刀,曹洪要躲的话唯有俯身翻滚一条路可选,可他堂堂将军,今日已经将脸面丢得尽了,如何还愿意这般狼狈的“滚蛋?”

    当即怒喝道:“你敢杀我?”

    乓!

    一刀。

    关羽确实不敢杀他,但却用刀背直接打飞了曹洪原本就没怎么来得及穿戴好的头盔上,将头盔高高的打飞。

    那头盔飞出去好远好远,才终于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刀刃,却已停在了曹洪脑袋上的二尺之地。

    曹洪的亲兵都被这场面给吓傻了,明明只要一拥而上就能将关羽捅出七八个透明窟窿,却谁也不敢上了。

    就见关羽收刀入鞘,一边像撸猫一样的撸着自己的胡子,一边睥睨道:“光武故地光复,却被反贼所围,宗正卿危在旦夕,百余万百姓生灵涂炭苦盼王师,你却在此拉稀,你,也配做这大汉的将军?若无胆,就让关某领兵代你去会会那刘表逆贼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