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一章 这,就特别的尴尬
    登基已超过八年之久,却第一次手握军权的刘协,亲自坐镇军中,率军出征了。

    一时之间,天下震动。

    此次出征以青州兵为主,出共两万人,由刘备做了主将,任峻做了副将,孙乾、简雍等人填为爪牙,又启用了刘备原本的丹阳残兵为亲卫负责上下传令。

    兵是百战精兵,将也确实是当世名将,稍加整编,便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直刚刚从别人手中夺过来,军心不稳的队伍。

    中军则是由天子亲自率领的羽林军和虎贲卫。

    羽林军是种辑在荀彧的帮助下以羽林卫为根基,在颍川郡迅速的招募了一万人的全新军队,名义上由种辑节制,但实际上种辑毕竟不通军略,指挥权在出征之后便逐渐落到了关羽的手中。

    偏偏种辑的上面又有天子亲自坐镇,因此种辑这个名义上的主帅,只能干幕僚军师的活儿,为刘协出谋划策。

    可问题是,种辑自己其实也是头一次指挥大军作战,起码经验上并不比刘协能强到哪去,刘协就是真问他什么,他也不敢胡乱回答,偏偏理论知识居然还比不过同样第一次随军出征的司马懿,因此他看上去虽然像个幕僚军师,实际上干的工作却是个吉祥物的工作。

    至于兵,可以说颍川士家真的很给刘协面子,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各家把家中的家丁、佃户、雇农什么的一股脑的全都派出来了,分别由打散了的羽林卫统领,这些羽林卫本就来自于颍川士族,因此实际上就相当于各人管各家的人,都认识。

    这也是这支一万多人的军队,可以在短短两天就组建完毕,并且真的能勉强做到可以指挥的原因所在。

    然而,这终究不是一支久经战阵的军队,甚至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没上过战场的雏,颍川不比三河之地,这里崇文而不尚武,而军事素养这种东西,还真不是靠简单的操练就能突然开窍掌握的,就算有关羽来亲自指挥,但关羽本身也不是颍川人,他这个羽林中郎将满打满算,其实也没当多长时间。

    真的就是只做到了能简单指挥的地步,用刘备私下里吐槽的话说,给他一支一千人的骑兵,半天的时间都用不了,就能打崩了这支所谓的天子亲军。

    当然,刘协的身边还是跟着虎贲卫的,以兖州子弟为主的虎贲卫,还是称得上百战精锐这四个字的,真要发生什么极端情况,七百人左右的虎贲卫还是足以护住刘协的安全的。

    因此这支一万人的中军,说白了就是去练练兵,天子九五之尊,不到万不得已,哪能真的上阵杀敌,让天子在后面专心的调兵遣将,动动嘴就得了,真的硬仗还得是让前军的刘备来打。

    正好刘备的前军比天子的后军要提早出发了三天,所以也就理所应当的充当了一个前锋的角色,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天子只需要领着部队溜达一圈,顺利且安全的到达宛城,然后停留在宛城等待刘备的捷报就是了。

    打赢了,自然就是天子指挥有方,第一次出征就打了大胜仗。

    打输了,自然就是刘备废物无能。

    事实上东汉时打仗都是这么打的,一点毛病也没有,刘表也是这样。他也是坐镇新野,让黄忠顶在了前面的缯关。

    名士么,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才是名士风范。

    这跟刘协想的好像有点不太一样,至少,让自己活着被刘表捉到,难度还挺大的。

    但群臣都反对他跑前军去,他不得已也只好从善如流,至少这样如果曹操突然跑回来了,他可以躲开曹操。

    后军就后军吧,好歹也是一万多人的大部队,两辈子加一块他还是头一次领导这么多人,这些羽林军虽然军事素养不行,但至少大家排成军阵的时候,看上去还是很威风的。

    这也算是醒掌天下权了吧?

    所以上路之后,刘协直接就骑着大马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时不时的回头瞅一瞅自己的部队,心里美滋滋。

    有那么一瞬间,刘协甚至产生了,如果真的能把权力夺回来,留在东汉当一个有为天子,不禅让也不回去也挺好的想法。

    一直走啊走啊的走到日头偏西了,走的刘协都有点累了,终于在官道远处看到了一座城,刘协大喜过望,连忙命手下亲卫去问问,是不是到了舞阳了?

    结果没多大一会儿,亲兵面色古怪地回来禀报道:“陛下,咱到西平了。”

    “西平?”

    刘协愣了一下,他出征之前是特意查看过路线图的,他怎么不记得有西平这么个地方啊?

    而跟在他的身边,因为此次诛杀曹洪立下大功,实际上真正担任了参谋幕僚职位的司马懿闻言,面色却特别古怪,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对刘协说:“陛下,咱这是走汝南来了。”

    “哦……嗯???你是说我特么走错路了?”

    司马懿无奈地点了点头。

    从许都进南阳,最佳的路线是走舞阳,叶县,沿澧水进攻,曹操打了三次都是从这条路打进去的,沿途早已经经略得很熟了,许多驻军用的营寨甚至都还没拆,到了就能直接用。

    这条路位于许都的西南方向。

    而西平,这已经接近于正南的方向了,是汝南的地界。

    而汝南,说实话名义上虽然也是朝廷的地盘,但这更是袁绍的老家,汝南袁氏在这里经营日久,势力极大。

    而且这里的黄巾残党势力也非常的大,特别的嚣张,汝南袁氏与他们暗通曲款,互为表里,偷偷的给了他们不少的资助,弄得朝廷特别的头疼。

    简而言之,他们跑敌占区来了。

    刘协走在最前面领路领得太嗨,走错了。

    司马懿、关羽、种辑这些人也都没去过舞阳,也没有去过南阳,天子那么自信开心的在前面走,他们就一路也非常开心的在后面跟,完全没有考虑这条路走的对不对这种,这么低级的问题。

    毕竟,从特么许都到舞阳总共也没有二百里地,还有官道,还是特么的沿着河走,这么近的距离谁也没想过走错的可能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