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三章 汝南陈氏
    昨晚上又下了一场很小很小的雪,导致外面的风有一点冷,而昨晚上一整晚都没有睡着觉的李通,因为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所以忘记了点炭炉,直到早上他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伤风了。

    而即使是这样,他却依然没能想出一个两全的解决之道,这天都快要亮了,还是没有想好,自己没诏,到底要不要去见天子。

    堂堂将军,关内侯,居然索性从路边捡来一支野花,一片一片的揪起了花瓣。

    “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好在他还没有揪完,就有手下禀报:汝南陈氏,有客到访。

    汝南陈氏?这个时候到访是打算干什么?

    汝南陈氏在汝南勉强也算是士家,不过却也带着几分豪强性质,汝南士家么,和袁氏不清不楚的才是常规操作,虽然不敢明着造反,但偷偷帮着本地黄巾什么的,没少给自己找麻烦。

    大家虽然平日里互相之间也还算克制,但总得来说是敌非友,更没有半分交情可言。

    这时候主动来找自己,肯定是和天子有关。

    “且让他们进来吧。”

    李通略作犹豫之后,还是决定见了,听听他们到底想说什么。

    很快,李通就在客厅里特意安排了十数名手持长戟的刀斧手分别站在左右两旁,故意不穿上衣,露出胸口和胳膊上花里胡哨的纹身刺青。

    “呵呵,汝南陈氏,居然还敢派人来我这受死,果然是好胆色,认准了我不敢杀你们么?来人啊,给我去找几头公驴几头母驴过来,一会儿他们要是说不出什么我感兴趣的东西,就让他们要么跟母驴不可描述,要么被公驴不可描述。”

    汝南陈氏这次一共来了三个人,而且是三个年轻人,他们也知道这李通是在故意装粗俗在恶心他们,毕竟大家名义上同为汉臣,他要是敢知书达理,就必须对自己这等本地士族以礼相待,被恶心的就是他自己了,但可能他们这辈子都是头一次听到这么粗鄙的语言,一时间,还是被他给气得不清。

    尤其是帐中的那些刀斧手全都在对他们肆意的嘲笑,这让他们感觉面皮被刮得生疼,好不难受。

    为首一人,却似乎还算是较有涵养,深吸了一口气,朝李通简单的拱手行了个礼道:“汝南陈炽,陈祇,陈到,拜见将军。”

    说完,却见其中看起来年纪最长者背着手,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通对此特别的膈应,既然一见面哈哈大笑,那十之八九就是来献策的,这帮所谓的士族,聊天都不喜欢好好聊天,尤其是对自己这种人,自己还必须表现的稍稍微微的蠢一点,哄他们开心了,他们才会好好说话。

    不过他现在确实挺需要献策的,因此也只好跟他们演了下去,道:“先生何故发笑?”

    “我笑将军明明已经进退维谷,抉择两难,稍有不慎就要大祸临头,却还有心思欺负我们三个文人书生,如此,岂不是可笑?”

    “哦?本将如何会有大难临头?”

    “天子去征刘表,却征到了西平,此必是看上了将军武勇,和手中的雄兵,想要借故收编了将军,然而将军受曹公厚恩,又向来远离庙堂,若是就此接受收编,不但会丢了兵权,恐怕也颇有些失了忠义。

    他日曹公回师,他依旧可以做他的大司马录尚书事,依旧是位极人臣,一人之下,而将军你呢?既不融于大司马一派,对天子一系来说,也不算可信,又失了兵权,若是大司马对您有所忌恨,怕是您的后半辈子,都要战战兢兢的过了。”

    “若是您不去主动面见天子,那就更不妥了,给你机会你不珍惜,若是他下了诏书呢?还是不来?一个二臣贼子的罪名就先扣到您的头上,您毕竟是大汉的侯爵,更是大汉的将军,如果极端一点,天子若是大怒之下来讨伐您,您要如何自处?还击么?他杀你,你就是反贼,你反过来伤他一根毫毛,您就是夷灭三族的罪过。”

    “对于将军来说,难道这还不是大祸临头么?”

    李通闻言瞅了一眼,堂上的十几名刀斧手,全都倒吸一口凉气,知道差不多开场白说完了,可以进入正题了。

    可能是因为记述的原因,反正史记上当年高祖问记都是这么记的,所以这年头的谋士都特别喜欢在献策之前先装一把。

    于是李通连忙走下去握住陈炽的手道:“先生何以教我?”

    “我有一计,可保将军无忧,保将军继续做您的大汉将军,镇守汝南,继续远离朝堂纷争。”

    “哦?”

    李通一听眼睛真的亮了,虽然他相信汝南陈氏绝不会对自己如此好心,但还是连忙吩咐手下亲兵道:“快,快去把那六头公驴母驴都宰了,多放酱多放香料用猛火煮熟了切片,今日我要宴请三位先生。”

    说着,连忙将人请到了上首就坐。

    “先生计将安出?”

    “还请将军屏退左右。”

    “不必,帐中这些兄弟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元从之人,我们这些人,一条命,没什么不可信任的。”

    李通也不是傻子,万一屏退左右之后,这仨人弄死自己咋办?

    虽然他对自己的武艺有信心,但正所谓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万一阴沟翻船多不值,再说这仨人他也曾听说过,尤其是其中那个看起来面无表情,半天一句话也没说过的汝南陈到,据说有万夫不当之勇。

    虽然大概率是在吹牛,这些世家都可擅长吹牛逼了,而且正常来说这些世家子弟都会往偏文官的地方培养,那些吹嘘勇力的大概率都是边缘人物,但万一,这是真的呢?

    乱世做人,苟一点,活的才能长一点。

    “这……好吧。”陈炽犹豫了一下,决定和盘托出,道:“将军的解决办法很简单,两个字,黄巾。”

    “黄巾?”

    “实不相瞒,我们奉袁氏之命,让我们一来联络汝南黄巾,进攻天子,二来便是联络将军您了。”

    “什么?汝南袁氏打算攻杀天子?!他……他们好大的胆子啊!他们难道不怕天下人群起而攻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