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四章 两全之法
    汝南袁氏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李通一清二楚。

    如今虽然袁术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但袁绍在河北,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天下最大的诸侯了,只要彻底解决了公孙瓒,统大河以北的精兵南下,吞并朝廷轻而易举,到时候代汉自立,可谓易如反掌。

    从实力的角度来看,袁绍的实力比曹操至少强出三倍以上,而且曹操是四战之地,袁绍已经与刘表结成了同盟,下一步,就是去关中联络马腾和韩遂,到时候挥师南下,朝廷的那点兵马,自然不会是对手。

    但是这篡汉自立,那自然必须是彻底剿灭朝廷会后,再缓缓图之的事情,而当前要想进攻朝廷,最好也最合理的借口当然就是清君侧,只打着清算曹操的借口来打这一仗。

    原本计划的好好,天子突然把兵权给夺手里来了是什么鬼啊!

    一个天子拥有实权,甚至还能御驾亲征的朝廷,清的是什么鸟侧啊,这不就是造反么?

    莫要小看了天子二字的威力,两军对峙的时候,如果天子能够御驾亲征,对没有天子的那一方的士气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毕竟名义上大家都是天子的臣子。

    而如果干脆称帝,大封诸公,来,袁术的例子就在这摆着呢。

    汝南袁氏,对此简直是愁白了头。

    结果,刚刚掌握了军权的天子,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突然来汝南来了。

    来汝南好啊,只要能借黄巾之手把天子给干掉,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就算干不掉让天子逃了,能进一步挑拨天子与曹操之间的关系,想必也是极好的,内耗的朝廷才是好朝廷,说不定曹操一不小心,就把天子给杀了呢?

    要是那样的话,天下可就真的要姓袁了。

    李通闻言皱眉,道:“先生,不会是来劝降的吧,莫非是要让我堂堂大汉将军,投降汝南袁氏?”

    陈炽苦笑道:“不是,事实上袁氏中真的有人曾提议过劝降将军,并许诺大事成功之日,封侯拜相不在话下,不过这确都是些许狂徒的胡言乱语,整体上,汝南袁氏并不敢这么想,我也不认为将军您会愚钝到改换门庭的地步。”

    “嗯。”

    汝南袁氏想招降李通是不可能的,这倒不适因为忠心,而是这对李通来说太不划算了。

    袁氏能许诺给李通的,也就是封侯拜相这四个字而已,可问题是现在李通在大汉也已经当上将军和关内侯了啊。

    除非袁氏能许诺他李通当县侯,当大将,这才有一点吸引力,但凭他李通的实力,袁绍也不可能一收编马上就让他当大将。

    当然,真要是在这把天子给坑死了,那这个功劳倒是足够大,可这个功劳根本没法公之于众啊,袁绍只会打着为天子报仇的旗号起兵,把这事儿推得干干净净的,别说升官,不灭他的口就算不错了。

    至于袁绍势力更大,胜利的可能性更高,这确实是真的,可是曹操和天子毕竟才是占据了大义的一方啊,大义这个东西可太有用了。

    如果曹袁之间是袁绍赢了,最终袁绍推翻了朝廷,李通作为汉朝的将军,即使到最后只剩下一兵一卒,只要他肯投降,袁绍就必须,也只能善待他,这是他作为新王朝建立者所必须要做出的姿态,否则天下人都会反他。

    可如果他现在反而投靠反贼,到时候万一输了,那就是身首异处,甚至有可能会夷三族。

    这,就是天子,朝廷这张牌在汉末三国时期最大的价值所在了,贾诩投曹,事实上也是这么想的。

    说什么慧眼如炬一眼相中曹操会赢,这就太扯淡了,官渡之战的时候曹操自己都未必相信自己能赢,无非是在曹老板手底下打工心里有底罢了。

    “汝南一代的黄巾大大小小有十余支,其实这十几支黄巾或多或少都有袁氏的支持,这一点将军您是很清楚的,此次天子来的突然,虽然袁氏完全没有准备,但也联络了龚都、何曼二人,这一次,袁氏会出钱出粮甚至出装备,让我们陈氏来出人做这件事,老实说,将军只要按兵不动,则天子大概率真的会被覆灭。”

    李通皱着眉道:“你给我出的主意就是这个?来人啊,那驴杀了没有?没杀的话就先别杀了。”

    陈炽闻言连忙道:“不不不,当然不是,事实上,这只是他们袁氏的意思,这个……看并不是我们陈氏的意思啊。”

    李通闻言一拍桌子,吼道:“驴先别杀了,活着割去皮毛,直接用热油往肉上烫,烫熟了把熟的部位切下来,这样做的驴肉味道才好吃呢!”

    “…………”

    “先生您继续说,我跟你说我杀驴吃驴,那是行家,一会儿驴肉端上来,保证是色香味俱全。”

    陈炽被李通弄的好生难受,却也只能继续说道:“我们陈氏不敢说是一流世家,但至少也还算是有一定名望,只是根在汝南,这才不得不对袁氏多有顺从,眼下天下崩坏,袁绍确有取天下之资,但未来的事儿,谁又能说得准呢?弑君这种事,我们陈氏实在不敢参与其中。”

    “所以,我们将这次袁氏所援助的物资,大半都分给了实力较强的龚都,今日正午,陈祇会领着我们陈氏的宗兵随龚都去攻打西平,陈琦负责统帅其手中的全部骑兵,到时候天子大败,必然会在宿卫的保护下狼狈逃走,也必然是由陈祇率军追讨,追上之后,我们会上演一出义释天子的戏码,名为追击,实为保护。”

    “至于将军您,您将会在主动带兵觐见天子的路上,‘恰巧’的遇到何曼所部,打一场遭遇战,贼兵势大,您也只能结寨自首,到时候陈到会跟随何曼一起,您只要确保您麾下的将士死守不出,我们就能确保何曼只会围而不攻。”

    “到时候,您顶多也就是个作战不利的罪名,既能向天子表忠心,又能保住您手中的军权,岂不是两全其美?而我,自然就留在将军的营寨之中,与将军共同谋划此事,以表我们陈氏的诚意了,不知将军,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