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六章 呀,这有黄巾
    将时间稍稍回拨一点。

    今天早上的时候,刘协起床之后越琢磨,越是觉得这事儿不对。

    他昨晚上好好研究了一下地图,发现从汝南的方向,确实也可以进入南阳,但要穿过一片连绵的丘陵,也就是要走一段山路。

    如此做,他固然可以说是早有谋划,下面也不会怀疑他带错了路,可以保全他的面子。

    但是兵者死生之地,国之根本,他既然是主帅,他的每一个微小的决定,都将直接影响手下这一万多人的生与死。

    他一个走平原都能迷路的选手,若是贸然带着一万多人一头扎进深山,万一到时候在山里迷路了可怎么办?

    山里迷路和平原上迷路可是两个概念,万一到时候走不出来了怎么办?这个概率可不低呀。

    打赢还是打输,走错路还是早有谋算,这对他这个天子来说只是面子问题,但对下面的将士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命。

    谁不是只有一条命。

    天子的面子,难道比一万将士的性命还要重要么?

    于是一大早的,刘协当着三军将士的面,非常诚恳的做了检讨,承认自己是初次领兵没有经验,一时得意忘形,犯了幼稚又低级的错误,害得所有人都陪着他多走了一天的冤枉路。

    而士兵们一看,这天子真的是走了冤枉路,一时间也是哭笑不得。

    倒也没有人因此而在心里怨恨天子,毕竟他们这冤枉路也只走了一天而已,算不得什么,也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初次上战场么,天子也是人,犯点低级错误也很正常,大家对他还是非常包容和理解的。

    司马懿还用得意的眼神扫了一下关羽和种辑,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看,我说对了吧,没有人是生而知之者,天子第一次领兵能有个屁的高深谋略。

    为了不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刘协将指挥大军的权力交给了沙场宿将关羽,让他来负责领路,自己在后面跟着就是,他说怎么走就怎么走,他说怎么停就怎么停。

    那关羽就说,既然咱们已经耽搁了一天了,如果原路返回的话一来一去就是耽搁两天了,大哥本来就比咱们早走两天,那咱们还是抓点紧吧,别等咱们到达宛城的时候大哥已经打完几仗了,那就太不好了。

    刘协对此自然是从善如流。

    于是大早上的,天刚亮刘协他们就埋锅造饭,利索的吃完之后也就不在墨迹,直接调头,开始往回走了。

    而龚都他们攻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这时候刘协早已经离开半天了,他能摸到刘协的人影才叫见鬼了。

    一路上,关羽充分的吸取了刘协的经验教训,毕竟他也是头一回走这条路,也害怕再领错了路,那就太尴尬了,于是他一路广派骑兵哨探,时时汇报,随时探听路况信息。

    结果中午的时候。

    “报中郎将,天子,东北方向二里,发现黄巾军踪迹,正在与官兵交手。”

    “黄巾?”

    关羽和刘协闻言齐齐一震,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里虽然已经属于汝南郡了,但其实只是刚出颍川。

    虽然早就听说过汝南的黄巾军很厉害,可难道他们已经发展壮大到了这个地步了么?难不成他们还打算全拒汝南不成?

    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攻打颍川,再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攻打许都了啊!

    关羽冲着刘协行礼道:“陛下,如之奈何?”

    “军伍之事,朕纯粹是个新丁,此事全由云长处置。”

    “喏。”

    关羽恭敬地行礼参拜,而后起身轻轻捋须,气势也随之一变:“于圭何在?”

    “末将在。”

    “命你率本部虎贲百骑,查探敌情,务必将敌军数量、统帅何人,战场形势尽快报来,速速归来。”顿了一顿,又补充道:“令尊乃军中翘楚,勿要坠了令尊的威名。”

    于圭闻言,面色却也平静,只是抱拳唱喏,闷声不响的便开始调拨起了人马,也不见他如何的大声呼喝,却只片刻之间,便已将百余骑准备完毕,也不见他如何下令,只简单的说了一句,白骑便已扬长而去。

    关羽见状,满意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道:“于圭倒是颇有乃父之风啊。”

    刘协不懂就问,道:“如何看得出这乃父之风了的?他只是领着兵马出去了而已啊。”

    关羽道:“吾命其百人行军,不多,却也不算少,而从领命到选人,于圭几乎一息时间都没有用到,而这些被他指派的将士也无人面露难色,反而有些闻战则喜,这说明他平日与虎贲军中的将士已是极为熟稔,至少了解这些将士的脾气秉性,据我所知于圭当虎贲监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是两三个月而已,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殊为不易。”

    “再者,百骑探军情,这个差事其实颇为危险,一旦被敌军发现,便会有性命之危,寻常将领,这时候必然会大声呼和,以鼓噪军威,提振士气,说白了就是用大吼来给自己和麾下壮胆,然而于圭他从头到尾下令的声音都不大,吾听闻于禁领兵,威德并重,沉着冷静,所以才说,此子有乃父之风。”

    “原来如此,想不到这么小的事情,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学问,云长可以管中窥豹,亦当世之名将也,依我看,便是于禁也一定不会是你的对手。”

    关羽闻言抚须而笑:“陛下这话,却是无从验证了,于禁既然遣子入虎贲,想来,我与他怕是不会再有交手之日,倒是颇为遗憾。”

    说罢,关羽又命令全军整装披甲,随时准备战斗,待全军已经将甲胄都穿戴好了,关羽还细心地嘱咐道:“陛下,侦查敌情是十分危险的任务,不可不赏,军中为帅者,赏与罚,不可假手于人,一会儿于圭回来,还请您亲自赏赐他们。”

    刘协闻言点头,这个关羽,真的还蛮贴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