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七章 这李通虽然能力不行,但很忠勉
    没多大一会儿,于圭便领着百余骑回来了。

    只是在禀报的时候面色有点古怪而已:“启禀天子,敌情已经探明,黄巾军人数太多,至少有万余人,不过看起来依然是携老扶幼,不甚正规,而被围困的将领乃是建功侯李通,建功侯似是不敌,已用辎重车辆围了一个简易的临时车营寨,不敢出战,而黄巾也不急于攻打,当真是有些怪异。”

    刘协牢牢记得自己的任务,就是要做个赏罚分明的工具人,于是问道:“将士们可曾被敌军发现?可曾有所伤亡?”

    “回陛下,贼军在外围没有放哨探,我等并未被敌军发现,自然也就没有伤亡。”

    “嗯,很好,你和将士们都该赏,就赏你们……嗯,这样吧,回头你将此次将士的明录报给仲达,回京之后,每人赏赐一个御赐肥皂,肥皂盒上面会刻有专门的皇室图章,下去吧。”

    刘协这也算是绞尽脑汁了,其实正常来说应该赏钱,钱多实惠呀,可惜他实在没钱,就算有,他这么穷也舍不得赏。

    想来想去,他也只想到了香皂这么个东西,这玩意现在在汝南和颍川两地都卖的不错,是值钱的,关键这东西是宫里做的,又是自己这个天子所赏,估摸着他们也不会拿来卖钱。

    这东西多适合用来装哔呀。

    而听了于圭的汇报之后,几个大佬则全部都拧着眉头讨论了起来。

    关羽对朝堂的事儿不熟,李通也不是什么很有名的将军,因此他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不知其他,没有插话,司马懿却拧着眉道:“李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在这附近驻军啊,莫非是来剿匪的?剿匪的话为什么又要避战不出呢?再说这”

    种辑却道:“这还用说?这必然是听闻了天子在西平,特意带着兵马来拜见天子的啊,据我所知这李通是建安年之后才投降朝廷的,想来,他对天子一定是忠心的,不但亲自来见,而且还将部队也带着,明显是想让天子收编他的部队啊,觐见天子,当然不是打仗来的,战斗准备自然不足,说不定人家怕咱们误会,还特意没带武器呢,所以才被这些黄巾打的不敢出门。”

    司马懿总觉得哪里有些怪,但他也说不上来是哪里怪,便也没多想,只是皱眉道:“这么说来,这个李通不但是个大汉纯臣,而且还颇为忠贞啊,不过他是不是能力不太行啊?按照于圭的说法,包围他的那些黄巾都是乌合之众啊,杀不出来么?”

    “仲达来许都还是太晚,有些事情都不知道,这个李通用兵还是很有一套的,去年大司马命曹洪二征张绣的时候,李通曾率本部兵马驰援,大破张绣,将其击退。”

    “竟然曾经击退过张绣?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要觐见天子,所以没带武器?”

    现如今天下人谁提起张绣来不得赞叹人家一句当世名将,那么,曾小胜过这位当世名将一场的李通,按说也应该是名将了吧?

    因为觐见天子所以不带武器的这个说法实在太扯了,哪有这样的名将。

    俩人讨论了半天,也不明所以。

    刘协却觉得,肯定是这个李通的能力不行。

    判断的标准也很简单,因为他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个李通的名字。

    反正他没听过名字的,一缕不算名将,既然不算名将,能力有所欠缺也是很合理的啊。

    这会儿他已经听明白了,这个李通,是驻扎在汝南这边的一个将军,貌似还是个大汉纯臣,一听说自己来汝南了,屁颠屁颠的带着自己的部队上赶着让自己进行收编,结果运气不太好,在半路上突然就被一群乌合之众给包围了。

    这也说明了这个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当将军的料,就主动提出要把兵马交给自己收编。

    能力不足,但忠勉可嘉,这就是刘协对这个李通的判断。

    这年头,手里有兵还肯忠勉于汉廷就不容易了,人家两头至少还占着一头么不是。

    “于圭,如果我们现在去救援李通,你以为我军比之贼军如何?”

    “禀天子,贼军真的是乌合之众,我军攻其不备,贼军必败,李将军也可以从营内杀出,致使贼军两面受敌,臣以为,此戝可一鼓而破。”

    “既然如此,忠义之士不可不救,我意救援李将军,诸将以为如何?”

    “谨遵天子之命。”

    “很好,云长啊,还是由你来指挥吧,我听你的。”

    “喏。”

    关羽也不客气,他还真怕这天子少年心性非要指挥作战,那样的话本来十拿九稳的仗,整不好就打输了。

    “斥候引路,全军急性,支援李通将军,天子銮驾在此,我辈奋勇厮杀,自会有行军司马为各位录功。”

    司马懿:???

    我什么时候成行军司马了?

    刘协的这支部队都是新兵蛋子,但胆气却是都不缺的,而且初上战场,对手从刘表的荆州精锐变成了乌合之众的黄巾,明显也更适合给他们来练手见血。

    因此底下的这些兵士非但没有惧怕,反而会觉得特别的兴奋,嗷嗷叫着就要上阵厮杀。

    而事实上,这支由何曼所率领,由陈到作军师的黄巾军真的是乌合之众。

    这何曼和龚都是关系很不错的好兄弟,在袁氏的作保之下,何曼甚至将自己手下军队的制式铠甲兵器,都给了龚都,这才给龚都那边武装成了,和寻常汉军无二的样子。

    而且,这么多年的流亡下来,黄巾军在攻击别人的时候也早已经不是以前扶老携幼的样子了,他们也早就学会了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但今天这不是特殊么,反正他们也只是过来陪着李通演一演戏,让李通将来在天子死后可以有所交代而已,何毕还让儿郎们和家人分开呢?

    于是,这群几乎没有制式装备,大部分人都只拿着木棍、锄头、短戈、甚至是扁担的黄巾军,就这样十分松散的将李通所率领的大汉精锐给围了,而且他们一点打仗的样子也没有,既没有保持警戒,也没有保持阵型。

    有些人甚至直接在李通的营寨之外带着老婆孩子做起了游戏,感觉就跟来踏青来了似的。

    结果,当刘协领着羽林军出现在他们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他们全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