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八章 上阵
    在何曼所部看到刘协的羽林军之后,刘协所部也终于看到了这些黄巾。

    看上去人好多呀~

    刘协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么,问关羽:“咱们这一仗要怎么打?”

    关羽捋须大笑:“贼寇果然是乌合之众,陛下放心,此战我军已大胜了。”

    说完,就见虎贲卫李典越众而出,道:“陛下,中郎将,吾观贼军阵型松散,正适合骑兵冲击,末将愿率领本部人马请为先锋,正面凿穿敌军。”

    李典的官职同样是虎贲监,与于圭是平级,当然,也就是竞争关系,毕竟羽林卫已经有了中郎将,虎贲卫可还没有呢。

    本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希望挺大的,因为天子好像莫名其妙的就对自己特别的信赖和看重,自己这个羽林监也是破格提拔起来的。

    结果那于圭仅仅是因为率领白骑完成了一次侦查任务,就被天子和中郎将赞赏有加,还赐给他们每人一盒香皂,这是多大的恩荣?

    还特么乃父之风,哪跟哪了就乃父之风啊,他有乃父之风,我李典难道就没有么?他老子于禁也就是打打黄巾,打打陶谦,打打袁术、随曹操打过三次张绣,还都打输了,算什么名将?

    我老子当年可是击退过天下猛虎吕奉先的!

    同样都是将二代,谁还比谁差了不成?

    于圭听闻,也同样道:“末将也愿率领本部人马对敌阵进行凿穿,曼城还是跟在天子身边呢,护卫天子安全吧。”

    李典闻言心中冷笑,直接变噎他道:“于兄已经有过一次侦查之功了,还得到了御赐的香皂,不如将这次机会让给弟弟,你来护卫天子安全如何?”

    “虎贲卫中谁不知道曼城你才是天子信赖的腹心之臣,护卫天子安危不比击杀这些乌合之众来的重要?还是将这个机会让给我吧。”

    说着,俩人居然互相瞪起了眼睛。

    按说天子一直以来明显是跟羽林卫更亲近一些的,但是此次出征,羽林卫大半都散去做了各部的什长甚至是百人将,军马并未集中在一起使用。

    剩下给刘协当保镖的着实已经没几个人了,这护卫的重任自然也就落到了虎贲的头上。

    虎贲卫也是宿卫的编制么,也就是说,这俩人不管谁去杀敌,必然要有一个跟随在天子的身边,看似恩宠,但实则却是寸功难立。

    关羽也没有调节两人的较劲,在他看来这其实是一件好事,于是便笑着对刘协讲解了起来:“陛下,贼军阵型松散,根本无法阻挡骑兵的突击,若以骑兵将敌军的阵型凿穿,不但可以打击敌军士气,还可以阻止贼军布阵,杀到营寨城下,还可以激励李通手里的将士,护卫他们出寨厮杀,天子以为,当派遣他们二人中的谁来出战?”

    刘协这会儿也已经听懂了,说白了就是李典和于圭都想杀敌,都不想给自己当保镖呗。

    当即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何毕非要分出一个先后?李典你从左侧穿插,于圭你从右侧穿插,你们比比看谁的杀伤更多便是了,至于我么,便跟着李典一块吧,我可不要当累赘。”

    “天子欲要亲自冲击敌阵?”

    “怎么,李典你没有把握在乱军之中护卫朕的安全么?”

    李典闻言连忙抱拳道:“吾视这些贼寇如同草芥,臣敢以李氏万余口性命作保,绝不让贼寇惊扰到了圣驾。”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虎贲卫,出击!云长啊,后军就交给你来统领了。”

    说完,刘协已经打马而出。

    他刘协现在也已经是会骑马的人了。

    于圭见状,不无失落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天子果然还是更信任李典一些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谁让他老子于禁,这时候还在跟着曹操打仗,被倚为亲信大将了呢。

    唉,等老爷子回来一定得跟他说清楚喽,两头不靠从来都是政治站队的大忌,天子如此的英明神武,自己也被他倚为重任,何苦还要跟着曹操厮混?

    咱们于家又不是他的嫡系。

    却说刘协第一次带兵打仗,还冲锋陷阵,不慌肯定是不可能的,但他也确实被保护的很好,前后左右全是自己人,他与其说是在冲锋杀敌,不如说是被簇拥着到处溜达,根本就没人能杀到他的面前,他也没机会亲自动手砍人,只听到外面喊杀阵阵他却连个敌军的影子都看不见。

    两支骑兵每一支都在四百人左右,不多,但却足够精锐,这些虎贲来自于兖州,不管是于禁手里精挑细选的泰山雄兵,还是李典手里的李氏族兵,全都是百战之师,且武器最为齐全,长矛短戟强弓环首刀俱全,各个身穿制式筒袖铠,贼军简陋的武器砍在身上跟没事儿人一样。

    仅片刻,贼军营寨就彻底被两支骑兵打得相互挤压践踏,看上去就像是热刀切奶油一般,所过之处竟似没有丝毫抵抗一般,打得比预想之中还要顺畅。

    有一种,这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屠杀平民的感觉。

    李典见状,干脆将手中的马朔挂在马后抽出了环首刀大喊一声:“用刀!”

    马朔主要是用来冲阵的,这阵压根就不用冲,一碰就散了,所以,还是用环首刀杀人来的快。

    冲啊,冲啊,刘协什么感觉都没有,感觉就好像是郊游散步一般的就真的成功将贼军贯穿了。

    原来打仗,也挺简单的么。

    冲到了营寨城下,刘协也是意气风发,抽出了压根就没沾上一滴血的天子剑,冲着营寨里面一指,哈哈大笑道:“李通啊,朕亲自来救你来了,哈哈哈哈,你不要怕,出城和我杀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