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十九章 心态崩了啊
    李通站在营帐之内,看到年轻的过分的天子亲自骑着马,出现在自己的营寨门前大声呼喝自己的名字,他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天子这个时候不应该被围困在西平城内么?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难道,他早已看破了我们的算计?

    听闻天子有鬼神之谋,朝中曹公和诸卿全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甚至能料敌于千里之外,他还多有不信,以为只是以讹传讹的夸大之言,可如今看来,这特么的好像是真的啊!

    大冷天的,李通却浑身上下大汗淋漓,百战之身,居然不住的开始打起了摆子。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李通!出来呀,我们一块奋勇杀敌。”天子还在寨外大声呼喝,李通看着眼前这个身穿儒铠,手持天子剑,看起来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时居然有些恍惚。

    大汉天子,雄壮如斯,果然是,天不绝汉么?

    却在此时,关羽所率领的后军也已经压了上来,远远的便齐声呼喊着震慑人心的口号:“国之羽翼,如林之盛!我之所往,护国安邦!”

    只见两军稍一接触,贼众就像是滚汤泼雪一般,直接变消融了,羽林军作为一支初上战场的新军,这杀敌的效率居然跟行军的速度都差不多少。

    这不是战争,这就是屠杀!

    李通的心思百转千回,良久,才终于苦笑着叹了口气,吩咐亲卫道:“开营寨,出击吧。”

    “将军咱们……打谁?”

    “我等身为大汉官兵,当然要歼灭反贼,难道我们还能去攻击大汉的天子么?难道我们好好的大汉军官不做,要去做反贼流寇么?”

    手下见状,也知道事已不可为,只好下令出寨,迎敌。

    事实上李通和陈氏的谋划保密性做的一直都挺好的,知道具体情况的只有高层的少数几人,和一些早年早早就开始跟着李通厮混的亲信弟兄。

    绝大多数底层的将士压根就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他们只知道自己在行军的路上突然就被一群黄巾贼寇给围了,他们都是久历沙场的老兵了,一看就觉得外面这些黄巾应该都是乌合之众。

    可偏偏他们的主将太稳健了,居然不许他们进攻,只允许他们用车阵防守。

    很憋屈啊。

    现在天子的援军来了,将军也终于下令出击了,那他们自然要把心里头憋着的一股火给发泄出来了啊,于是这些汝南兵一出手,就疾如雷猛如火,直接与关羽配合,将贼军前后夹击。

    如果这个年代有无人机高空摄像的话,远处看来,就好像两块巨大的面包在用力的挤压一块汁水充足的黄色大柿子,一挤,大柿子立马就瘪了,黄巾的贼兵根本没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前后被攻,纷纷向左右两侧开始溃逃。

    跟着李典,刘协也学会了不少的骑兵使用心得。

    比如此时此刻,刘协他们的主要目标就并不是击杀敌军的有生力量,因为敌军几乎已经呈溃败之态了,关羽的后军也已经拉上来了,只知道闷头杀敌的骑兵将领顶多只是三流武将,甚至可以说是不合格的。

    这种情况下,步兵的杀敌效率并不比骑兵低多少,相比于杀敌,为将者更重要的是观察整体战场的情况,尽量往高处走,遇到明显顽强的抵抗分子,可以利用骑兵高机动的特点进行快速的支援,以保证步兵推进的整体速度和杀敌效率。

    能做到这一步,才能称之为是合格的骑兵将领,不过也只是合格而已。

    再进一步,优秀的骑兵将领会迅速的判断战场形势,利用骑兵优势像赶羊一样的去赶人,将这些四处乱跑的敌军尽量往一处驱赶,尽量让他们挤成一坨,这样的话他们光是互相践踏也能死不少人。

    而且挤成一团之后,想跑都很难跑得了了,只需在外围胡乱朝那一坨抛射箭雨,就可以对他们造成客观的杀伤,步兵跟上来之后,杀起人来真的可以做到比杀猪还快,十之八九也用不着打了,敌军自己就会跪地请降。

    不过能做到这一步的将领不仅其本人需要瞬时判断战场动向的调查能力,对部队如臂使指的指挥能力,更需要骑兵将士们的个人军事素养和彼此之间的默契配合。

    大汉朝知名的骑兵不少,但能做到这一点的兵和将,真的不多,满打满算也超不过十指之数。

    而李典的手下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他们李氏,全是他们家亲戚,且又确实都是久经战阵,李典本人虽然是第一次指挥骑兵在战场作战,但他家学渊源深厚,从小耳濡目染,再加上他也真有天分,更重要的是这些黄巾真的是乌合之众,而且斗志全无,是他们这些战场新丁极佳的练手对象。

    居然真的让他打出了赶羊的效果。

    “陈先生,怎么办怎么办?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这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龚都到底在搞什么,还有李通,他又在搞什么,他跟咱们不是一伙儿的么?陈先生,咱们跑吧。”

    何曼这时候已经彻底慌了,但却还想着裹挟了陈到一块跑,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何曼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陈到是个有本事的人,只能说人家世家子就是世家子,自己败了不要紧,汝南这地方活不下去的流民很多,随时都能聚,但他手里头有知识有文化,至少识字的人实在是一个也没有,而这个陈到居然还通晓军略,这就更难得了。

    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说的就是如此,只要他能把陈到给裹挟走,这一波未必就是亏的,将来他还能够东山再起。

    “何江军不必忧虑,眼下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有一计,可击退敌军。”说着,陈到一把抽出了自己的佩刀。

    “哦?先生竟然还有计?计将安出?”

    噗呲一刀,陈到就斩掉了何曼的人头。

    “汝南陈到在此,陈氏儿郎,随吾奋勇杀敌!为大汉死战,为天子死战!”

    刘协一看,呀?这还有义士啊。

    于是刘协愈发的开心了起来。

    而黄巾,

    前面挨揍后面暴菊,再加上中心开花,主将还死了。

    心态崩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