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八十一章 西城之战(为安颜卿盟主补更)
    事实上何曼手里的物资和银钱,要远比刘协他们想象中来的要多。

    这次何曼这伙黄巾将自己家的兵器都借给龚都了,龚都自然要拿东西出来抵押,而对于黄巾而言,最好的抵押物当然就是粮食。

    汝南袁氏也不可能没有表示的,家里的兵器、铠甲,绝大部分都援助给龚都了,那么能给何曼的,也就是一些钱粮了。

    可以说这次打仗龚都与何曼一直都是合伙人的关系,一个要了兵器,一个要了钱粮,两个人把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几乎都给掏空了,还得向冀州袁绍去补。

    结果现在,所有的钱粮都归了刘协。

    要知道刘协都穷得快要发疯了,看到这么多的钱粮,如何能够不兴奋呢?

    只是他咬了咬牙,还是道:“先收着吧,等一下让仲达仔细记录和评定战士们的功劳,根据功劳的多寡,再行分配赏赐。”

    关羽则道:“从俘虏口中得知,汝南的另一个大黄巾贼龚都已经于今天一早,便去攻打西城了,陛下以为,咱们应该再回返去打西城,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去南阳?”

    “打回西城一共也就半天时间,当然是要打回去了。”

    在他想来,这些黄巾的战斗力真的好低好低啊,但他们的辎重又好多,而且现在洛阳周边的皇帝还有很多很多,抓来的俘虏即使不能用于打仗,也可以用于屯田,根本不用发愁流民安置的问题。

    于是,大概中午简单的吃了个饭之后,大军便又折了个回马枪,朝着西平杀去。

    而此时,龚都的黄巾军正在西平城里撒欢。

    黄巾贼么,虽然天子没有找到,但他们这也算是攻破县城了不是?

    抢粮抢钱抢女人,这是作为贼寇最基本的工作操守,于是一上午了,这些黄巾不是在吃吃喝喝,就是在玩姑娘。

    县城里的姑娘可真白啊。

    他们中有不少人都是没媳妇的,为了抢媳妇甚至有不少人还打了起来。

    陈祇几次三番的找到了龚都,劝说他不要这样,可龚都根本不听,或者说这种事儿他真的有心无力,管不了。

    大家脑袋绑裤腰带上当反贼造反,不就是为了胜利之后的这一刻短暂的欢愉么?

    当了黄巾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了,自然是谁也不能阻止他们及时行乐的。

    看着城中惨兮兮的样子,到处都是女人的尖叫和男人放肆的大笑,陈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就叫引狼入室吧?

    无奈之下,陈祇只好尽力的约束陈氏的族人,将之聚拢到了一起保持建制不解散,让他们不要同流合污,甚至还有心思让他们进行一些简单的警戒。

    结果很快,一个族人就找到了他:“不好了大人,不好了,天子的大军出现在了城外,他们杀回来了。”

    “什么?天子杀回来了?快,快随我去告诉龚都,那个蠢货!有没有看清天子的羽林军是以何人为先锋?”

    “先锋是陈到啊!”

    “什么?”

    “先锋是陈到,全是咱们家的人,咱看得清清楚楚的。”

    陈祇脑子一过,当即便跺了跺脚:“哎呀!何曼一定是没了,不好,李通被天子给收编了,咱们败了。”

    “那大人,咱们逃吧。”

    “逃?逃什么,所有人披甲,随我夺城门,杀龚都,迎王师!杀啊!!”

    说着,陈祇拔出了自己的刀,直接就朝着龚都的住所扑了过去,他身后那些陈氏子弟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

    此时,龚都霸占了原本的县衙官寺,刚刚杀了县令,他的手下亲随在后院中找到了县令的妻妾女子和大概十几名丫鬟,兽性大发的将后院中的男丁尽数杀死,然后将女眷们扑倒后就地正法。

    然而龚都本人却没有参与其中,而是带着几名亲信到处的搜刮官寺中的各种竹简。

    他不识字,但他却知道这些竹简中肯定有关于本县各乡,各亭的人口、户籍、乃至于粮食的具体记录,他打算把所有的竹简都收好,到时候给陈祇去挑。

    有了这个,他这次攻打西平城才能真正的壮大己身。

    结果找着找着,足足找了两个大箱子的竹简,突然就听到外面有喊杀声,顺着窗户一看,就见陈祇率领着大概两百多口的陈家兵杀了进来。

    龚都只觉得尾巴骨上一股子凉气顺着脊椎直达后脑,噌的一下就从后窗跳出去逃走了,疯了一般的跑到了后院,对着正在对县令家人们施暴的亲卫们大喊一声:“别特么的玩了!陈祇兵变了!”

    他的亲卫们愣了好一会儿,这才鸡飞狗跳的开始提裤子,待陈祇领着人杀进来的时候他们中甚至还有几个倒霉蛋没有拿到兵器,更别说批挂铠甲了。

    批甲的士兵对付没披甲的士兵,基本就是屠杀,这些老牌黄巾哪个不是老兵油子,稍一接触,就知道打不过,然后哄的一下,就鸟作兽散了。

    陈祇的眼里却只盯着龚都,大喝一声,拿起大弓来就是一箭,正好射中龚都的肩膀,疼得他龇牙咧嘴,却是毫无办法,只得狼狈不堪的继续奔逃,一直跑到了大街上,陈祇也一直追到了大街上。

    一边跑还一边喊:“来人啊~快来人啊~陈祇兵变啦~”

    然而一路上零零散散的黄巾兵一看这架势,只有少部分会在第一时间冲过来帮忙,但无不是很快的就被陈祇带人斩杀,大部分的兵油子则是干脆掉头往反方向逃窜。

    于是就特别奇怪的,陈祇只领着百多人愣是在这座满是黄巾的小县城里,追着黄巾匪首龚都砍了三条街,龚都的身上足足中了六支箭,都特么的快失血过多了。

    直到这个时候,那些刚才逃窜的乱兵猜终于重新聚拢了起来,有甲的也都披上了甲胄,这才结队的赶过来“救驾”

    龚都大声的呼喝:“杀死他们!!快,快杀死他们!!”

    然后就看到,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部下们,突然轰的一下,就四散而逃了。

    龚都回头,就看到陈到一马当先,身后跟着无数汉军骑兵,齐声高喝:“国之羽翼,如林之盛!”

    龚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陈祇要兵变了,就听陈祇在后面大喊一声:“陈到贤弟,此人就是贼首龚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