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章 下臣冤枉啊
    第二天。

    鸡刚叫没多大一会儿,估摸着顶多也就是凌晨五点多钟,刘协就被宫女们催促着起床上朝。

    刘协这会儿睡得正香呢,迷迷糊糊地道:“上个屁的朝上朝,有正事儿找曹操去。”

    宫女却道:“禀天子,今日朝会,曹司空特意召集了文武百官,怕是有大事要宣布,您最好还是去吧。”

    “嗯?大事?”

    一听这个,刘协可就不困了。

    莫非是曹操想清楚了,接受我的禅让了么?

    哈哈哈,手机,外卖,冲水马桶,还有陌陌、探探、点聊、火聊、还有叔叔不约,我刘大炮终于要回来啦~。

    “快快快,服侍我沐浴更衣。”

    一阵忙活之后,天都还蒙蒙亮,露重霜浓的时候,刘协就穿着二十几斤重的大礼袍,端坐在了龙椅之上。

    心想,这古代皇帝真是有病,好端端的衣服上干嘛要绣金丝?又沉又不舒服。

    赶紧把皇位让给曹操,这样自己就可以不用再穿这么沉的衣服了。

    今天这大殿之上,气氛还真的挺特别的,大殿的两侧,站着的金瓜武士似乎多了一些,刘协也没多想,冗长的礼仪之后,就在刘协昏昏欲睡之际,好戏终于开始了。

    只见曹操率先发难,站起身来,大礼之后道:“禀陛下,臣,有事想禀明陛下。”

    “司空今日怎得如此多礼,你我君臣亲如叔侄,有事儿你说就是了。”

    曹操闻言,脸色黑了一黑,亲如叔侄这种话,实在是有些诛心。

    “臣想请问陛下,车骑将军董承,意欲行刺下臣之事,是否,是奉了陛下的诏啊。”

    ???

    刘协愣了一下。

    不是说禅让么?怎么又扯上行刺的事儿了。

    衣带诏?

    随即马上就慌乱了起来:“卧槽,衣带诏!”

    历史上的衣带诏,按说应该是发生在明年的事儿,说这个刘协不满曹操压迫,写了一封血书,藏在裤腰带里给董承,让他拿着这封血书在外面召集忠臣义士,诛杀曹贼。

    可惜董承做事不密,走漏了风声,让曹老板发威把有关人等全都给宰了,涉事的除了一个刘备之外,一个也没跑了。

    反正这事儿,作为穿越者的刘协看来,就是挺傻叉的,只是他一直以为那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儿,所以没特意留意过,却不想,自己的这位前身居然给自己埋下这么大的一颗雷。

    而曹操此言一出,大殿之上立时便乱做了一团,尤其是董承,脸都黑了,破口大骂道:“曹操!你无缘无故,焉敢如此血口喷人!”

    见状,大殿两旁的金瓜武士居然齐刷刷的上前一步,发出库,卡,的甲胄碰撞之声,吓得大殿之上立时就安静了一瞬。

    曹操哈哈大笑道:“董承,你要证据是么?许褚何在!”

    一声令下,从殿外走进来一个奥尼尔似得的大汉,手里拎着两个硕大的麻袋,丝毫不顾礼仪的走上前来,哗啦一抖,两个大袋子里就滚落出无数的人头,直吓得文武百官大惊失色。

    “董承你好好看看,这些人,是不是你偷偷豢养的死士?!除了这些当场伏诛的,我手上留下的活口也还有不少,怎么样,要不要当庭对质啊?”

    “这……你……你……”

    “哈哈哈哈,董承,你的这批手下招供说,你是奉了天子之诏,要诛杀我这个汉贼,今天,我倒要问问你,是你这个乱臣贼子在假传诏书啊?”

    曹操豁然转身,大礼跪拜下来对着刘协道:“还是天子真的要杀下臣?!敢问天子,下臣犯了何罪啊!”

    说话间,曹操脸上的胡子都跟着抖动,小小的身躯里似乎藏着无尽的气势,血海一般的杀气充斥着整个大殿。

    按照曹操对小皇帝的了解,这小子是个既懦弱,又刻薄寡恩的性子,面对自己的质问他肯定会一推四五六,打死不认,甚至高呼冤枉,到时候自己问他一句,这世上只有含冤的臣子,哪有含冤的天子啊,一句话就能问得他哑口无言,同时也凉透这些汉室余孽的心。

    自己以后就可以踏踏实实的挟天子以令不臣了。

    不等天子开口,几个老臣看不过去了,破口大骂道:“曹操!!你……你当庭质问天子乎?!”

    “曹操!你敢不敬天子!!”

    董承这时候倒也光棍,叹息一声,知道自己终究是棋差一着,干脆道:“此事是我看不惯你这曹贼专权跋扈,私自行为,与陛下无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曹操感到有点诧异,这个西凉匹夫,居然真的对天子这么愚忠,甘愿代天子去死?

    “很好,既然你承认了,那就来人啊,给我把董承这个老匹夫带下去,严加审问,看看他还有没有同党!”

    董承面色灰败,没有反抗,只是不住地对曹操破口大骂,朝堂上的老臣也齐齐面色一暗。

    刘协是个什么德行,他们都懂,可怜这大汉忠臣,今天又要凋零了。

    然而这时候,却听刘协大喝一声:“慢!”

    刘协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连忙喝止了曹操。

    毕竟这是自己老丈人,貌似对自己还挺忠心的,就让他这么死了怪不落忍的,况且这……这是个禅让的好机会啊!

    曹操的面色不变,依然昂首道:“天子欲为董承求情么?”

    “这个……曹叔啊”,刘协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走到曹操的面前,道:“曹叔,是……是我对不起你啊!”

    曹操一惊,道:“陛下何出此言。”

    “这事儿吧,确实是我给董将军下的诏,让他对付你的。”

    曹操闻言面色大变,好一会儿才道:“所以说,不是他董承要杀我,而是陛下要杀我?”

    “哎~,朕也是一时糊涂,误信了小人的谗言啊,不如这样,曹叔咱商量商量,我这老丈人你看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容易,看我了,你就放过他吧,万般的过错都在我了,我把我这天子的位子赔给你,你看怎么样?”

    说着,刘协迫不及待地就脱了自己二十多斤重的大礼袍,不由分说的就给曹操披上。

    把文武百官都给吓傻了。

    曹操自己也懵了。

    见刘协抓着曹操的手腕就要往龙椅上摁,曹操也急了,连忙又给他跪了:“陛下啊!!!”

    “哎你怎么又跪了啊,现在你是皇帝了,应该我给你跪啊”说着,刘协又给曹操跪了回来。

    满朝文武见状,这特么曹操和小皇帝都跪下了,我们不跪是不是也不合适?

    于是呼呼啦啦的,所有人都跪下了。

    一时间,大殿上不少大臣哇的就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骂。

    “我大汉四百年基业啊~~”

    “曹贼!曹贼你竟敢受天子大礼,曹贼啊!”

    “曹操!你是国贼啊!”

    而那些隶属于司空府的,以及曹操的一干心腹见状,则彻底的不敢吱声了。

    曹操没想到这个小皇帝,居然敢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跟自己玩这一手,一时间跪也不是,站也不是。

    突然大喝一声,曹操也跟着放声痛哭了起来:“陛下啊!!下臣,下臣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