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章 天子自伐,司空溢血
    “陛下~,下臣,下臣冤枉啊~”

    曹操嗷呜的一嗓子,给刘协还真吓了一跳。

    “陛下,是将下臣当做董卓了么?”

    “当然没有了,司空您怎么会这么想,我是真心实意要将位置让给您的啊。”

    曹操在心里嘀咕,你特么敢让我也得敢接啊,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么。

    “陛下,臣,世代忠良,绝不敢,有半分大逆不道之心,既然陛下,已经将臣当做了董卓,那么就请陛下,杀了臣,以全臣,对大汉的赤裸真心。”

    说着,曹操居然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高高的举过头顶。

    刘协这会儿也不会了,我特么跟你聊禅让的事儿呢啊,你让我杀你是什么意思?

    哪跟哪啊就突然死啊杀啊的,多血腥啊。

    见刘协发呆,曹操突然大喝一声:“陛下,既然已将臣比作了董卓,那就请陛下,诛杀曹贼!”

    杀你?

    杀了你,谁来保护我?

    刘协一直以为历史上原本的那个自己挺缺心眼的,好端端的为啥非要杀曹操呢,有曹操在,自己才是大汉的皇帝,傀儡的皇帝也是皇帝啊。

    没了曹操,就算能控制得了许都,又能有个屁用,打得过袁绍袁术么?

    若使天下无曹,这天下不知要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了。

    这么一想,刘协都替曹操委屈,这老曹,也不容易啊。

    这曹操现在肯定很生气。

    自己得给曹操道个歉,让他原谅我才行啊。

    毕竟自己的目标是禅让,不是让被废立,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想到此,刘协用力挤了挤眼睛,可惜他没有刘备的本事,不能说哭就哭,但还是用力的嚎了起来。

    “呜呼呼,司空~,是朕,对不起你啊,当年董卓迁都,其他人全都畏缩不前,只有司空,奋力杀贼。当年朕逃到洛阳,落魄到饭都吃不起的地步,满朝文武们都只能靠挖野菜充饥,还是司空,带朕来到了这许都,司空如此忠贞,朕,却听信小人谗言,误会了司空,朕,真是罪该万死啊!”

    说着,刘协一把捡起地上的匕首,在曹操一脸懵逼之中,噗呲一刀,居然把刀子插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当然,插的一点都不深。

    但曹操和文武百官全都被吓得彻底傻掉了。

    “司空啊,朕自罚一刀给司空赔罪,不知司空可消气?还请司空您大人大谅,原谅了朕可好?”

    见曹操瞪大了眼睛,木头一样的瞅着自己,刘协感到很满意。

    这曹操一定是被自己的真诚给感动了啊。

    我可真是太聪明了,哎呀,好疼。

    “快!快传太医啊!!”

    一个不认识的臣子突然扯着脖子喊了这么一嗓子。

    “没事儿没事儿,小伤,小伤,缝几针就好,咱们先开会,你们让我把正事儿忙完。”刘协连忙说道。

    说着,刘协干脆割下自己的一角龙袍,先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伤口止了一下血。

    然后扶着曹操道:“司空,天下将倾,也只有司空你,可以挽狂澜于既倒了,这天下可以没有我刘协,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司空你啊,为了这天下苍生,还请司空勉为其难,就登了这大宝吧,只求司空念在我对您还算恭敬的份上,留我一条性命……司空?司空?卧槽老曹?老曹?”

    刘协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见曹操明明是睁着眼睛的,却瞪着直直的大眼珠子,笔直的朝后面摔了过去,竟然已经昏了。

    我特么明明扎得是我自己啊!

    这是……脑溢血了?

    可别啊,赶紧的,赶紧的太医在哪啊!

    正想着呢,就见那太医跌跌撞撞的就跑了过来:“陛下~陛下啊~”

    这是来给他治疗刀伤的。

    “陛下,让臣来看看您的伤口!”

    刘协却道:“朕区区皮外之伤有什么好看的?快,你快来看看司空,他这是怎么了?怎么晕了?速速医治司空,司空若是少了半根毫毛,朕扒了你的皮。”

    太医闻言懵了一下,道:“陛下,您……您还在流血呢,要不还是让臣……”

    “流得点血算什么?朕一个只会空耗国帑的废物皇帝,如何比得上司空千金之躯的万一?快,快来医治司空,司空若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都活不了。”

    “这……”那太医神情复杂地看向了刘协,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臣无能,真是……苦了陛下了。”

    说罢,才掏出针具来给曹操施针。

    而此时,大殿之上那些,痛骂曹操的大臣也已经全都闭嘴了,改哭了,一个个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共同的爹死了呢。

    他们在哭啥?

    难道他们也怕曹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再也没人保护他们,他们又要去挖野菜艰难度日了么?

    这曹操,果然是深得民心呢,自己禅让给他果然是对的。

    只是这曹操貌似是心理素质不太行的样子,自己答应传位给他,他居然高兴的噶的一下就抽了,跟范伟似的。

    自己上哪给他找个心理医生呢。

    闹闹哄哄的,一场大闹剧看起来就要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曹操脑袋上扎了针,自然要回家休息,事实上他就算是没病这个时候也得装出一副起不来的样子了。

    被刘协这么一搞,本来就衰微的汉室进一步的透支了它的尊严,但这一招伤己八百杀敌一千,这特么已经不是曹操放在火上烤了,这简直就是把他直接放油锅里炸了。

    大汉天子被曹贼逼的以刀自伐!

    鬼知道明天起这天下会被震动成什么样子。

    今天这事儿传出去,曹贼这两个字基本就可以坐实了,从此之后,天下诸侯大可以拿他曹操当做董卓去打,他曹操这些年“尊天子”的表面功夫全都白做了,明天,骂他的檄文怕是就要堆满他的书桌了。

    恐怕这满朝文武,也只有刘协一个人觉得这曹操是高兴晕了的。

    然而这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的时候,却突然有一个人,面色严肃且冷静的站了出来,高声喊道:“臣,荀彧,敢问陛下,您说有小人挑拨您和司空的关系,请问这个人,是谁啊。”

    荀彧?

    刘协的脸色立马就为难了起来。

    这荀彧是曹操的亲信,莫不是他觉得不解气,非得要把董承给弄死?

    不是说,这荀彧是汉室的忠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