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章 小公鸡点到谁我就选谁
    此时,这位年尚不满四十的尚书令,面如冠玉的脸色已经忍不住晕上了一层青红之色,如果稍微仔细看一下就可以发现,他整个人的身体和手脚都是在微微发抖的。

    他这个尚书令是汉帝国的尚书令,但同时他又很清楚这个官是曹操让给他的,作为汉室重臣与曹操的左膀右臂,这几年他过的一直都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努力的维持着曹操的利益与汉室尊严的微妙平衡。

    今天,却是终于维持不住了。

    然而荀彧毕竟是荀彧,就算是这样了,他也必须站出来进行弥补,天子被逼自伐,曹操注定是要担负天下骂名了,汉室仅剩的那点尊严也必然再被刮去三尺,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场双输。

    必须得有人来抗这个锅!

    “臣敢问陛下,你说的这个小人,是何人啊。”

    “这……”

    刘协先将目光看向了董承。

    不行,这是自己老丈人,就算是为了让曹操消气,也不能杀自己老丈人啊,况且这好像还是个忠臣,咱心里不忍。

    那这个小人能是谁呢……

    刘协的目光在满朝文武中依次划过。

    都不认识啊。

    小,公,鸡,点,到,谁,我,就,选,谁。

    “他!就他了,他就是那个小人。”

    被点名的倒霉蛋一脸懵逼。

    荀彧见状却马上一锤定音,道:“原来是光禄勋郗虑,此人身为天子近臣,却妖言离间天子与司空的君臣情谊,臣请旨,不必有司审理,应将此人拖出去,立即斩首示众!”

    语气中特意将天子近臣四个字咬的极重,极狠。

    说着,荀彧自己都在心里叹气。

    不但保下了董承的性命,捎带手的,居然还把郗虑给除掉了,这就是天子的谋划么,果然是好深的心机,好毒辣的手段啊。

    只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用这郗虑的命,来保全曹公的名望了。

    看来这天下人,都小觑了天子啊。

    满朝文武的想法都和荀彧差不太多,都觉得这是天子的计谋,他搞出来这么多事儿,就是为了要杀郗虑。

    郗虑此时的官职是光禄勋,兼侍中。光禄勋是九卿之一,名义上他负责的是天子的宿卫,也就是专门保护天子安全的。

    侍中这个职位也很重,是专门沟通天子与尚书台的中间人员,职能上与中常侍重叠,有点类似于天子的小秘书,负责帮皇帝处理政务。

    当然也可以用来阻塞天子视听。

    小皇帝这肯定是觉得郗虑守卫自己的安全自己不安全,所以才搞出了今天这么一出闹剧的。

    然而这些刘协都不知道啊,他既不认识这个郗虑,也没听过这个名字,甚至连光禄勋是干啥的他也都不知道,一听荀彧这么说,第一反应居然是:卧靠,原来这是我的亲信近臣?

    唉~,这手气可真够背的。

    对不起了啊兄弟,为了我老丈人,也只能拉你背这个黑锅了,我这也是木有办法啊。

    这么干不会失了人心吧?

    算了,反正我都是要退位的人了,还要人心有个屁用。

    这会儿其实大家都还有点懵着呢,曹操又昏着还没醒,一时间还真没人敢动弹,见状,荀彧又是一声大喝:“金瓜武士何在?还不速速将此逆贼拿下!”

    郗虑这会儿也已经大惊失色:“文若!你真要杀我?”

    荀彧自己的心里也在滴血,这郗虑是他多年的好友,当年就是他将此人举荐给曹操的。

    却不想,今日居然是自己要杀他。

    可能,这就是乱世吧。

    曹操昏迷,满朝除了皇帝以外他最大,他这个时候突然这么一声暴喝,左右武士犹豫了半天,还是上前拿人去了。

    郗虑是完全蒙着的,他特么的可什么都没干啊!

    昨晚上还和老婆在家恩爱欢好呢,早上起来的时候他眼睛都没睁开,迷迷糊糊的就上朝来了,朝会的前半段说了什么他都没怎么听清,怎么就……就要死了?

    郗虑条件反射一般的,就将金瓜武士手里的金瓜给抢到了手上:“我,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过!”

    “郗虑!”荀彧适时的又是一声暴喝:“你这二臣贼子,莫不是要造反谋逆不成?这是要诛你九族的!”

    郗虑被这一喝,顿时也清醒了过来,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悲凉的叹息一声,一语双关地道:“君命难为,看来臣今日,不得不死了。”

    说着,郗虑噗通一声双膝跪地,一边哭一边大声地喊道:“明公啊,郗虑今日,为您尽忠了,还望明公厚待吾家小妻儿啊!”

    说罢,郗虑狠狠地轮动金瓜锤,一锤子打在自己的脑袋上,将自己的脑袋咚的一声,就给打瘪了。

    连荀彧都不忍再看,默默地撇过了头去,暗自垂泪。

    刘协也为这位自己不认识的忠臣所感动,忍不住哭了出来。

    多好的人啊。

    这么忠诚的人,居然被这荀彧活活给逼死了。

    这荀彧可真不是个好人啊!

    “汝放心去吧,汝妻儿,吾养之。”刘协动情地说道。“荀令君,这郗虑,好歹叫我一声明公,虽然他罪大恶极,但是你看,他都已经知错自尽了,他的家人是无辜的啊,他临死就这么一点请求,不如,让其妻儿在宫中闲住,用我的用度将他们养起来,如何呀?”

    荀彧:“…………”

    满朝文武:“…………”

    “不……不行么?”

    刘协突然感到有点委屈。

    怎么说我也是皇帝啊,你们这群王八蛋当着我的面逼死了我的忠义之臣,难道连我最后的这么一点面子都不肯给我么?

    这就是傀儡皇帝的悲哀啊!想到此,刘协更心窄了,却也更加坚定了要早退位,早禅让的决心。

    然而人心都是肉长的,虽然刚刚认识这位郗虑义士一小会儿,但这会儿他已经很难受了,也希望能为这位忠义之士最后再做点什么。

    于是刘协也顾不得什么威仪面子了,反正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傀儡,也没有那玩意,主动站起来,朝荀彧拱手鞠躬道:“可以么荀令君?您也看见了,他就这么点可怜的要求,祸不及妻儿,您就行行好,成全了他,也成全了我吧,我,我求求你了。”

    荀彧哪里敢受刘协的礼,慌忙躲了过去,心里却在感叹:“这小皇帝的心,未免也太狠了,这是要杀鸡儆猴啊!也不知,这郗虑的家人日后在宫中,要受到怎么样的折磨凌辱。”

    心里头痛如刀绞,嘴上却也只能说:“臣,遵旨~,今日晚上宫门关闭之前,一定将郗虑的家人,尽数送入北宫。”

    刘协大喜道:“谢谢,谢谢你啊!”

    荀彧叹息一声,却又上前了一步,道:“敢问陛下,车骑将军董承虽然实属被小人蒙蔽,但蓄养死士乃是证据确凿,敢问陛下,应该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