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章 再给曹操升个官吧
    刘协一听,这下就更生气了。

    都已经逼死了一个大汉忠良了,怎么,怎么还不肯放过我老丈人呢?

    深深地吸了口气,刘协略带忐忑地到:“不如……不如留他一命,革职在家,让他在许都当个富家翁,如何?”

    荀彧深深地看了刘协一眼,心中更是感叹这位天子的早慧。

    这般大好形势之下,他还以为天子会保下这董承的将军之位呢,如果真的这样的话,自己一定顺水推舟,替曹公答应了他。

    毕竟董承出身于西凉军系,他的那点嫡系人马早就都打散了安排屯田去了,这次他积攒的那点死士被清缴一空,这所谓的车骑将军也已经是一张掀开了的明牌了。

    没想到这小天子居然如此痛快的把这车骑将军给让了。

    有谋略,知进退,明得失。

    小天子如果早生十几年,想必,一定是一位明君,未必就不能中兴汉室啊。

    可惜了。

    也不知他和司空之间的嫌隙还能不能弥补。

    荀彧这下也没有理由反对了,而且他觉得,董承滚出朝堂,从此眼不见心不烦,说不定也有利于修复曹操与天子的关系,因此自然就答应了。

    至此,这朝会也开的差不多了,也没有人有心情再议了,曹操的脑溢血还需要回府修养呢,大家在胆战心惊的吃了一顿超级大瓜之后,自然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受此连锁,光禄勋这个位置,一时半刻的肯定是找不着合适的人再当了,傻子都看得出天子对自身安全的看重,完全是一副不惜鱼死网破的态度,再加上天子把郗虑的家人还给接宫里去了,摆明了一副要斩尽杀绝的态度,谁还敢去这个位置上自讨没趣?

    天子几乎毫不费力的,就拿回了自己的护卫之权。

    顺手还赚了个侍中。

    于是这天之后,全天下的士人几乎都在称赞天子睿智。

    顺便骂一声曹贼。

    …………

    刘协在上完了朝回到北宫,第一时间就去了董贵人的寝宫,毕竟今天这董贵人的爸爸差一点就被曹操给砍了,后来性命虽然给保住了,但车骑将军的职位却给他撸了,自己作为老公,似乎有必要去安慰一下。

    谁知一进屋,就看到董贵妃一脸的喜色:“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今日终于让那曹贼吃瘪了。”

    “吃瘪?吃什么憋,我是要将我的皇位传给他,不过爱妃不必忧虑,曹公既受我传位,将来也必然尽力保咱们一家平安富贵。”

    刘协美滋滋地说着,脑海中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回去后化身刘大炮再展雄风的英资了。

    却听董贵妃噗呲一声的乐了出来:“陛下您真会开玩笑,那曹操北惧袁绍南怯刘表,如何敢接受您的禅让?您今日以退为进,对他如此逼迫,将他气得在朝堂之上当场中风,实在是太解气了。”

    说着,董贵妃突然伸手摸了摸刘协腰腹上已经包扎完毕的伤口处,含泪道:“就是可怜了陛下,不得不自伐千金贵体了。”

    刘协这会儿脑袋一懵。

    啥玩意?曹操不敢接我的位子?

    他在朝堂上也是气晕的,而不是高兴晕的?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啊?

    刘协也是被后世的固有印象给坑了,作为一个并不了解历史的普通人,对自己这个所谓的汉末天子的分量,心里一点数也没有,还以为自己就是个吉祥物呢。

    刘协一下子就急了。

    不行啊,我是要禅让的,这不是背道而驰了么。

    况且他小命还在人家手里握着呢,这万一把人家给气得急眼了,咔嚓一刀把自己弄死可咋整啊。

    不行,我得给他道个歉才行。

    可……现在自己的一切都是曹操给的,能拿什么来给曹操赔罪呢?

    想来想去,貌似就只有官职而已了。

    “董贵妃你知不知道……这朝廷中有什么官职,是特别特别大的?”

    “特别大的官职?那当然是百官之首的太傅了。”

    “比司空还大?”

    “这是自然,不过这太傅可不是常设官职。”

    “好,那就太傅了,来人,给朕去尚书台拟诏,朕要拜曹操为太傅!”

    “拜曹贼为太傅?那还让他录尚书事么?”

    “录录录,该给他加的荣誉都给他加上。”

    董贵妃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地叹息了一声。

    …………

    晚上,曹操悠悠转醒,却只觉得头痛欲裂,在听说了郗虑的遭遇,以及小天子要求他们把郗虑的家人也送进宫中,以供他凌辱折磨的时候,气得好悬没重新晕回去。

    郗虑可是郑玄的弟子,当世大儒,兖州名士啊!

    想到此,曹操干脆放声大哭了起来:“鸿豫啊~,我对不起你啊~,你跟着我出生入死,出生入死的打了多少仗,刚过上几天的好日子,还连累了你妻儿家小啊。”

    曹操哭的特别大声,这其中固然有七分都是哭给别人看的,却也着实有那么三分真情在。

    还是郭嘉劝说道:“主公,当时在朝上,天子逼迫甚巨,甚至不惜给文若鞠躬了,文若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

    曹操闻言摆了摆手:“不怪他,不怪他,这件事情,文若做的很对。”

    说着,曹操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木已成舟,他还能说别的么?难道还真能因为这事儿,再跟荀彧闹不愉快么。

    那可是他们曹氏集团的二号人物,自己手下的半壁江山都是人家举荐的,东汉实行察举制,举主相当于半君,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潜规则了,他就算对荀彧真有什么不满这时候也只能咬牙忍着。

    何况荀彧做的属实也不能算错。

    说到底,这次提前爆发的衣带诏事件,因为提前了太多了,所以反倒是没掀起什么浪花来,毕竟董承只是打算杀曹操而不是真的已经动了手。

    何况此时曹操的情况也远没有原本衣带诏时候来的好,毕竟张绣、袁术、吕布都还虎视眈眈的活着呢,而奉迎天子之后他和袁绍的关系又已经崩了,这个时候,曹操还真没有大动干戈的底气。

    在天子不惜以禅让相逼,并自伐一刀的情况下,他也只能认栽。

    吃完药,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天子年级不大,行事却当真果决,就这耍无赖的劲,还真像是高祖的后人。”

    曹操挥了挥手,便屏退左右,只留下了郭嘉留在此处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