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六章 天子之谋,恐怖如斯
    郭嘉是曹操最信任的谋臣,此处没有外人,他们俩倒是没啥不能说的。

    “如今天子见疑,如之奈何?”

    郭嘉早有准备道:“不如谦退,辞去司空之位,以做表率。”

    曹操沉吟了一下:“以退为进?”

    “天下如此乱局,非明公不能平定,朝中诸事,都还要倚仗明公,不弱以德薄为由,辞了司空之位,且看天子何以自处。”

    “嗯……”

    曹操低头沉吟,认认真真地考虑了起来。

    区区司空的这个职位,对曹操来说,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就那么回事儿。

    因为并不是曹操因为司空的位置而牛逼,而是因为司空是曹操,所以这个位置才牛逼。

    事实上所谓的司空,更像是个背锅的,因为汉朝流行天人感应之说,一旦出现天灾人祸三公就要辞职,尤其以司空的风险最大。

    董卓时期,荀彧的叔叔荀爽做过司空,结果很快就死了,种拂接任不到一年,因为地震而被罢免了,接替种拂的淳于嘉没干多久就被调任,换上了杨彪,结果没多久又因为地震给免了,换上了赵温,赵温干了俩月,又特么因为地震被免职,被张喜接任,结果过了没多久曹操就把他给顶了。

    上面这一大串的人名,绝大多数现代人所听说过的不会超过两个。

    辞了这个职位,一来可以向天子,也向天下人表明自己的谦卑,二来也可以塑造一种天子刻薄寡恩的形象。

    但曹操相对来说出身不是太好,又确实比较需要这个虚衔,因此他确实有点犹豫。

    结果还没等他纠结多大一会儿呢,家里的门客突然你就过来禀报,说谁宫里的小黄门到了。

    这个节骨眼上,为了表示自己的谦卑和对天子的尊崇,曹操也只能强撑着病体去迎接。

    小黄门倒也客气,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道:“大人,咱家是来替天子宣旨的,真是恭喜大人,贺喜大人了。”

    曹操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问:“喜?不知这喜是从何而来啊。”

    “天子口谕,让我跟您转述,他说今天的事儿,是他对不起您,为表歉意,也为了表彰大人您的功绩,天子决定,要拜您做太傅,使持节了。”

    “太……太傅?”

    “是啊。”说着,小黄门高高地举起手中的圣旨,恭敬地道:“请太傅大人接旨。”

    曹操犹豫了好半天,这才重重一叹,权且先行接过了旨意。

    这小天子是提前猜到了自己要辞让司空了,居然舍得用太傅把他给困得死死的。

    小小年纪,做事却如此周密,当真……厉害呀。

    这一招提前封路可是太狠了,这小皇帝刚刚这么折腾自己,这个太傅他肯定是不敢接的,但甭管接是不接,这个时候他再上表请辞司空之位,是不是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这就不是自谦了,而是在和皇帝唱反调,也体现不出他寡恩的特质,反而显得自己小肚鸡肠。

    对此,曹操也只能长叹了一声,认栽了。

    他曹操虽说是宦官之后,却也是被天下士人集团所认可了的人,不是李傕郭汜董卓那样的边郡武夫,最关键的是他也没人家董卓的实力,万一玩的过火了让天下人也整个十八路诸侯讨曹之类的,他根本顶不住。

    天子之谋,恐怖如斯,如之,奈何啊~

    …………

    许昌的宫殿规模很小,宫中用度也一向短缺,曹操对刘协虽然表面上还算善待,但怎么也不可能榨干自己的家底儿去给刘协修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

    整个宫殿占地不过方圆三里,其中大半还都是南宫,真正属于刘协生活的北宫不过只有一里方圆,可以说是十分的寒酸了,稍微大一点的太守官寺也大过于此了。

    按照曹操推脱的借口,现在国事艰难,天子也应该厉行节俭给天下人做表率,等将来天下太平了,咱们还是还于旧都,回洛阳或者长安再去好好盖一个大宫殿。

    这样一来,后宫不可避免的就有些拥挤了,董贵妃的寝宫面积目测只有七八十平米的样子,放上了梳妆台、餐桌、床榻、以及必要的家居摆设之后其实着实也没剩下多大的地方了,侧旁丫鬟的窄门里更是只有一两个平米的地方,两个丫鬟睡在里面甚至连翻身都费劲。

    不但地方小,大家住得也比较近,比如这董贵妃和伏皇后的寝宫居然是挨着的,因此刘协前脚刚进屋,伏皇后后脚就到了。

    “臣妾见过天子。”

    说完,就无视了董贵人杀人似的锐利目光坐在了他的身侧,让刘协好夹在中间不头疼。

    附后眼泪汪汪抚摸着刘协的伤口,问:“陛下伤势如何?”

    “没事儿,我自己桶的,有分寸,休养两天肯定就好了。”

    “哼,都怪那董承办事不密,如此大事居然会被那曹贼发现,不但平白折损了我汉室壮勇,还让陛下遭此无妄之灾。”

    董贵妃一听顿时就怒了,一拍桌子像个泼妇一样的站起来就要撕扯附后的头发:“姓伏的你欺人太甚!”

    伏后武力值不够,一不小心就被董贵妃把头发给抓住了,一边抓还一边打她嘴巴子,疼得伏后眼泪都流出来了,周围的一众宦官宫女太监们连忙去拉,只是拉着拉着,伏后的宫女就和董贵妃的宫女也厮打了起来。

    刘协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贴身宦官张宇,这老太监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自己的这个前身,有点治家无术啊。

    使劲一拍桌子,刘协呵斥道:“好了!一个皇后,一个贵妃,这成什么样子?!董贵妃,你先松手,不管怎么说伏后毕竟是皇后!”

    董贵妃这才不太甘心地松开了手。

    伏后的头发已经乱的跟鸡窝似的了,一边打理一边道:“哼,边郡鄙夫之女,如此的不知礼仪。”

    “你敢骂我父亲是边郡鄙夫?你以为我父不是车骑将军了你就能欺负我了么?”说着,董贵妃又上前去厮打。

    俩老婆之间向来不和,伏皇后是尊贵的皇后,但他的爸爸伏完只是个普通的大儒,名士,这年头名士这东西说值钱也值钱,但对刘协来说用处确实不大。

    董贵妃的爸爸是车骑将军董承,凉州军阀出身,手底下好歹有几千兵马,虽然现在大多都在许昌外围屯田,却也是刘协很重要的倚仗。

    因此董贵妃仗着董承给他撑腰,向来都很跋扈,对伏皇后并不尊敬,俩人以前在洛阳的时候就成天打架,最严重的一次董承还掺和进来还动了刀兵,差点把伏后给吓得尿裤子。

    现在董承虽然命保住了,却丢了官职和君权,伏后自然忍不住跑过来秋后算账。

    齐人之福不好享啊。

    他也着实是不太会搞了,情急之下只好捂着肚子上的伤口突然“哎呦~”了起来。

    “呀,陛下,您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在痛?”

    “张宇,张宇,”

    “陛下。”

    “我伤口好像又流血了,快,快扶朕去书房。”

    “是。”

    然后刘协就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打打打,打死一个少一个,两个都死了自己就再找。

    自己是皇帝,就算将来禅让了也是国公,还能缺了媳妇不成。

    既然都已经来古代了,肯定要开后宫,那老婆就至少不能找爱吃醋的,以后我刘协就是从饿死,渴死,从许都城上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再来找这两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