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七章 士可杀不可辱
    当天晚上,刘协就真香了。

    他火急火燎的跑到了伏后的寝宫,高声地呼喊着:“刀下留人,刀下留人啊!”

    寝宫里,几个精壮的太监正将一名青年男子死死地摁在地上,脱去了他的裤子,而伏后本人则亲自拿着一把带弯钩的尖刀,瞅着他光溜溜的下半身笑的一脸狰狞。

    见刘协冲进来了,又连忙换上了一副温婉的样子给他行礼。

    “皇后!你你你……你在干什么?”

    “陛下,此人乃郗虑之子郗曦。”

    “我知道,我在问你现在在干什么!”

    “当然是,将其去势,让他留在宫中当个打扫厕所的太监,日日夜夜的折磨他,羞辱他了。”伏后平时也没少受这郗虑的气,对他更是恨之入骨,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伏后闻言皱眉:“莫非陛下,是觉得臣妾还太过心慈手软了么?这……郗虑平日仗着曹贼的信任作威作福,对天子确实是多有不敬,要不……臣妾效仿吕后故事,将其制成人彘,丢入茅厕?”

    “嗯?”

    刘协突然觉得有一点凌乱。

    不是说这是忠良之后么?

    何着这是个曹操的人?

    我,逼死了一个曹操的亲信?

    还把他的家人给弄到宫中凌辱和折磨?

    刘协吓的好悬一屁股坐在地上,嘴上一个劲的念叨着: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陛下。”

    刘协一惊,连忙对伏后大声吼了起来:“士可杀不可辱,那郗虑既然是曹公的心腹爱将,就是为朝廷立过功勋的人,如何能对其进行这般折辱?还不快快放人?”

    伏后一呆,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跪伏余地,向刘协道歉。

    几个健壮的太监也慌忙的放开了这个倒霉蛋。

    倒霉蛋惊魂未定,缓了好一会儿,才连忙提上自己的裤子,神情十分复杂的看了刘协一眼。

    他刚才就差一点,就真的断子绝孙了啊!

    “臣,谢过陛下。”

    刘协这时候也是无言以对。

    “郗虑的其他家小何在?”

    “还有一妻一女,现在交给了董贵人处置。”

    “董贵人?”

    刘协大惊,这董贵妃出身相对更加粗鄙,比伏后也更加跋扈,这会儿不会已经将人给杀了吧?

    吓得他连忙又火急火燎的跑去找董贵妃。

    事实上董贵妃玩的确实比伏后更狠,也更加粗鄙,却见他寝宫外面,一对母女花被扒光了一副仍在了小花园里,相互依偎在一起,正在被一群太监们用鞭子噼噼啪啪的抽打。

    远远的就听到董贵妃在喊:“打!给我狠狠的打!叫那些乱臣贼子知道,这就是欺辱汉室的下场!谁打的最狠,我就把这两个女人赏赐给谁!”

    刘协远远地听了这话,脑仁都疼了。

    你这是要跟曹操结死仇啊!

    虽然刘协这一会儿已经想明白了,自己是稀里糊涂阴差阳错的赢了曹操一局,只是,赢一局又有什么用?自己的小命还不是在人家的手里握着?

    等将来人家打赢了官渡之战,地位稳固了,还不捏死自己?

    我还指望着将来退位之后当个国公享清福呢啊!

    “董氏!你在干什么!”

    刘协连忙跑了过去,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给两个可怜的女子盖上。

    他也知道东汉不流行祸不及家儿的这一套,他虽然没有前身的记忆,却也知道,这郗虑以前肯定是欺负他们欺负得狠了,所以自己的两个老婆才会如此的变态。

    但董贵妃现在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已经触及到刘协的一点底线了。

    “董贵人,你在干什么!”

    “郗虑乃国之忠良,汝等怎可如此对待他的家人?还不快快放人?”

    “忠良?”董贵妃愣了一下:“他算什么忠良?我父董承才是真正的忠良。”

    刘协想到自己的这位便宜老丈人,好像确实是挺倒霉的,闻言语气也忍不住稍微软了一下。

    “是,董爱卿当然是忠良,他对朕的好,朕是记得的,他现在丢官弃职,全都是朕的过错,但是他是忠良,郗虑也是忠良,***女笑嘻嘻,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这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董贵人闻言噗呲一乐,笑道:“陛下又骂那曹贼做甚。”

    ????

    我什么时候骂曹操了?

    “陛下来的正好,臣妾正有一件事要跟陛下商议。”

    “什么事儿?”

    “我父董承,府上尚有门客百余人,皆是军中精锐,他现在既已丢官弃职,这百余门客自然便已无处可去,臣妾请求,不如将其填入宫中,负责宿卫可好?”

    董承的这个车骑将军是可以开府的,手底下自然也有一批私臣的,都是从西凉军中选出来的精锐,虽只百余人,却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汉。

    这些人是董承的私臣,是可以称呼董承一声主公,不归朝廷管理的。

    然而理论上来说,只有开府重臣才有当别人主公的资格,事实上天底下名正言顺的拥有这个权力的只有大将军袁绍,司空曹操,和车骑将军董承三人而已。

    董承的这个车骑将军相比于曹操和袁绍本来就是个水货,现在他更是连水货都不是了,车骑将军府也被空出来了,这些私臣自然就不可能继续再跟着他了。

    如果将其打散充军的话,这些西凉军和曹操手下的中原兵肯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到哪以后都是挨欺负的命。

    因此董承才让董贵妃代为询问,能不能干脆让他们充入禁军,护卫刘协安全。

    一百多人而已,眼下这个节骨眼曹操肯定不敢从中作梗,郗虑现在被撸了他就是想阻挠也没那么容易。

    然而刘协一听,立马就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不行,不行不习惯,绝对不行。”

    “为什么?”董贵人闻言大急。

    她也是稍微有一点私心的,毕竟她也明白他现如今的地位都是董承给的,现在董承完蛋了,伏后又妒恨她,这让这个女人本能的就想要抓住一切能继续给自己撑腰的东西。

    如今汉室衰微,禁中内外全是曹操的人,这一百精锐如果能成为宫中宿卫的话力量对于刘协并不算小,不求以后能作威作福,至少也能保证她不被伏后给欺负死。

    然而刘协一听,啥玩意?你还想让西凉军入宫当宿卫?

    那以后曹操还敢入宫禁了么?

    一定会让曹操不爽的吧。

    万一他废掉我怎么办?

    那我还怎么禅让?

    一个让权臣不爽的傀儡,绝对不是好傀儡。

    于是刘协果断的摇头拒绝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宫中守卫自有曹操调度,让这帮西凉人入宫不是添乱么?此事就此作罢,休要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