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八章 陛下这是在下密旨啊
    话说完,刘协自己的心里也不太好受。

    董承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丈人,更是这大汉的忠臣,他的那一百多号人,自然也都是大汉的忠臣了。

    傀儡皇帝么,本就是身边没人手中没权,心中有气眼中有泪做的跟个孙子似的,虽然刘协已经铁了心的要给曹操当吉祥物,争取提前禅让了,但看着董贵妃既失望,又幽怨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难受。

    谁的人心还不是肉长的呢?

    “不过……既然是汉室残勇,那也别慢待了他们了吧,若是充入军中,难免不妥,不如就在这许都城里,给他们找些工作,或是干脆置办一些产业,例如酒肆,妓馆之类的,雇佣他们帮手做些事情,开点工钱,也让他们能喜乐的过完下半辈子,嗯……置办产业当然也需要钱,这样吧,明日我去和伏后说,这后宫的用度看看还能不能再省下一些,捐赠给令尊,就算是朕的一点心意吧。”

    说完,刘协再不理她,而是亲自搀扶起了郗虑的老婆和女儿,温言细语的好生安抚了起来。

    董贵妃见刘协不去收容自家爹爹忠勇义士,反而对那可恶的郗虑的妻女关爱有加,更是气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性子本就跋扈,见刘协做的决绝,盛怒之下自然也就没了规矩,突然大吼了一声:“好啊!现在我爹没用了,我也没用了是吧,什么狗屁贵人,老娘我还不稀罕呢,我不当了!”

    说着,董贵人一把摘去了自己脑袋上的头花,狠狠的摔在地上:“我要回家!!”

    说完,她居然真的提着裙子就走了。

    而刘协见状……不但不恼,反而还松了一口气。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两汉四百年来任何一位皇帝的后宫身上,那都是天大的耻辱,可发生在他这个傀儡皇帝的身上,呵呵。

    他也唯有苦笑。

    小声嘀咕道:“走吧,走吧,走的好啊,走脱一个是一个,出去后找个好人家嫁了,远远好过在我这浪费青春和光阴。”

    当然,刘协这个并未继承记忆的穿越者脑子里并没有什么汉室尊严的概念,更对董贵妃这个便宜媳妇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她走了,自己的后宫还能安宁一点。

    ………………

    许都的皇宫不大,只有五里见方,北宫就更小了,只有一里左右的样子,这么小的地方,刘协又是个傀儡天子,宫中用度向来短缺,有时连宫人的衣食都没有着落,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规矩了。

    董贵妃在北宫的人缘相比于伏后可以说是极差了,为人又刁蛮,守卫宫禁的城门司马在应付式的阻拦了她一下之后,居然真的就打开了城门让董贵妃出宫。

    只是一出宫门,一向跋扈的董贵妃还是忍不住淘淘大哭。

    只觉得此生嫁给刘协当什么贵妃,真的是瞎了眼,自己的父亲非要不自量力的当什么国丈,更是瞎了心,手里有兵有刀,去哪还不能当个草头王?

    一时的鬼迷心窍,竟落得了这般下场。

    董贵妃哭哭啼啼的回家,发现家中牌匾上,那硕大的车骑将军府五个威风八面的大字已经被人用一块深色的粗布给遮挡了起来,院子里也是冷冷清清,院子中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行李,显然是正在搬迁。

    丢了车骑将军之位,便连这个大宅子,都要拱手让人了啊。

    想到此,董贵妃哭的就更伤心了。

    这一哭,倒把董承给哭出来了,一见是女儿回来了,顿时就大惊失色,慌忙问道:“女儿?你怎么回家来了?”

    “爹~,那刘协不是良配,我不要当什么贵人了,你接我回家吧,我们回西凉好不好?”

    “放肆!!!”董承又惊又怒,指着董贵妃气得直哆嗦。

    “这种话也是能说的么?!”

    还能回个屁的西凉,凉州现在早就已经被马腾、韩遂等一大堆大大小小的乱贼给占了,哪里还有他们的事儿,他既已嫁了女儿,还因此而做过车骑将军,这汉室忠臣的人设,肯定是只能顶一辈子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伏后又欺负你了?”

    “不是伏后,是……是陛下啊。”

    说着,董贵妃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说给了董承听。

    董承一听刘协不顾自己私臣却顾郗虑的家小,一开始也很生气,只是很快就道:“不对,不对不对不对,这不对啊。”

    “父亲,什么不对?”

    “陛下今天不惜以刀自伐,又以口舌言辞逼迫那曹贼在朝堂之上当场昏阙,怎么可能是怕了那曹贼的懦弱胆小之人?早上刚刚以言辞逼得那郗虑在大殿之上当众自尽,把他的家小一股脑的都给抓进宫里去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又心软了呢?这不可能啊。女儿,你再说一遍今晚的事,要详细地说仔细地说,任何的细枝末节都不要放过。”

    董贵妃不明所以,只好又事无巨细的复述了一遍。

    董承听了之后反问:“你说,你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向陛下汇报咱们董家那一百私兵的事情的?”

    “是啊。”

    “哎呀!女儿啊,你好生糊涂啊!”

    “啊?我糊涂?”

    “你当然糊涂了,你以为除掉了郗虑,这宫里就没有隔墙之耳了么?曹贼经营日久,这宫里的太监、宫女不知有多少人都是他的耳目,这般重大之事,你却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去向陛下汇报,你叫他如何回复于你?”

    “啊?我只是说让他们充入公众做宿卫,也没说什么阴私之事啊。”

    “你说你这次赌气出走,陛下不但没有阻拦,反而面上还有几分欣慰?出口的这一路上,他也没派人来拦你,连他自己的体面尊严都不要了?”

    “对啊。”

    “我明白了,陛下这是害怕隔墙有耳,又害怕像之前衣带诏那样处事不密泄露了天机,特意用这样的方式,让你来给我下这个密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