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十章 新任光禄勋,种辑
    “天子之谋,真是一环套着一环啊。”

    司空府上,曹操与荀彧秉烛夜谈,还特意叫来了郭嘉,饶是他们三个当世最聪明的脑袋瓜,面对刘协的神来一笔,都是一筹莫展。

    从昨日大殿之上曹操发难要杀董承开始,本来应该是大占上风的他突然就被摆了一道,这天子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层层叠叠,这特么怎么看都不像是临时起意。

    “文若以为如何?”

    “我已经告诉了黄门太监,尚书台绝不拟诏,但恐怕……唉~,怕是就连此,也在天子的算计之中了。”

    郭嘉也叹息了一声:“郗虑是为主公尽忠而死,临死之前特意嘱咐主公照料家小,如果是天子执意报复其家小,我等束手,还可以说是皇命难违,天子也难免要落下个度量狭小的骂名,可他现在把罪责推到皇后身上,他倒是摘了个干净,倒叫我们来做这恶人。”

    “不同意废后,就要力证伏后没有失德,也就是说,郗虑的家人活该受此欺凌,他们以后的日子怕是更加悲惨,我们想救,也彻底没了理由。”

    荀彧又道:“况且皇后的废立,归根到底还是天子的家事,若是天子坚持,咱们,真的拦得住么?董承前脚废了车骑将军,后脚天子就欲要废后,可见其狠,退一万步来讲,万一哪天伏后在后宫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难道这天下还能无后么?”

    这么一聊,郭嘉和荀彧都觉得浑身上下脑袋疼。

    反倒是曹操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天子既然想换皇后,那就让他换好了,冀州袁绍,襄阳刘表,淮南袁术,徐州吕布,江东孙策,这么多的大贼未平,孤都从来没有过畏惧,难道还怕个不知道会是谁的天子外戚么?文若,尽管拟诏颁旨便是,尽快将那郗虑的家小妻女接出宫来,好生安置。”

    荀彧和郭嘉闻言,对视一眼,不由同时为曹操的心胸所折服。

    “喏。”

    ………………

    天子废后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各人表现,也不一而足。

    有些人喜极而泣,比如董承。

    虽然他的女儿也跟着伏后一块降级了,但天子总共就俩老婆,降不降的对董贵妃影响真的不大,对伏后的影响却是极大的。

    董贵妃与伏后不和,伏后下台,至少保证了自己女儿以后在宫中不会再被伏后欺负了。

    而且如此一来,天下人必然都会认为天子对他失望之极,对他更加不会有所防备了。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这董承把一百多名探子安置在许都城各处暂时潜伏,郭嘉还真没发现,或者是发现了也没有多想。

    毕竟董承是一介武夫啊,谁能想到他会是做情报的料呢?董承VS郭奉孝?用人再怎么不拘一格,也得有个度吧。

    伏后的父亲伏完,则表现的异常顺从,只是上书说,如果天子真的恶了伏后,请允许伏后出宫,让自己带她回老家去。也远离了这许都的是非之地。

    伏后本人则是以泪洗面,听说还玩了一出上吊自杀的戏码,结果董贵人带着人在伏后上吊的地方拍手叫好,结果气得她又不死了。

    当然反应更大的,是那些恰好有女儿的大臣们。

    有些大臣认为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因为看当今天子的心性显然不是个甘于当傀儡的主,谁当他老丈人必然要和曹操针尖对麦芒。

    有些本来就已经得罪曹操的大臣,则积极的表示家有良女,贤良淑德,开始满大街找人吹嘘自家女子的容貌。

    甚至连袁绍,都特意表示自己有女儿可以嫁过来。

    这就是存心恶心曹操了,这封所谓的奏疏也被荀彧自作主张的给扣了。

    而这一切,远在北宫的刘协一点也不知道。

    他压根就不知道在汉朝,皇后的废立代表着什么,还满心觉得自己很聪明呢。

    “臣,种辑,叩拜天子。”

    “种爱卿平身,咱们日后免不得日日相见,无需行如此大礼。”

    这个种辑,就是新任的光禄勋了。

    郗虑被逼死之后,天下人都见识到了天子的狠辣与对自身安全的重视,他也不好再派自己的亲信来担任这一职务了,没办法,就只能从那些汉室旧臣中选了。

    光禄勋是九卿之一,虽然实权上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但至少也得从两千石以上的官职中去提拔,老实说符合条件的人也并不是很多。

    最终,这个差事就落到了原长水校尉种辑的头上。

    种辑是官宦之后,而且很早就做过侍中,当年和荀攸、郑泰等人密谋行刺董卓,是天下皆知的汉室纯臣,不管是资历还是名望,都是足够担此重任的,而且也摆明了曹操的态度。

    另外种辑的这个长水校尉虽然只是个荣誉的空职,但当年他们从长安逃出来一路逃到洛阳,路上收编了不少的流民的精壮,这些精壮暂时都归在了种辑的麾下,是许昌内城还算很重要的一支防御力量,也是汉室手中除董承之外,为数不多还能指挥得动的嫡系兵马。

    当然战斗力比较堪忧就是了。

    曹操推举他来担任光禄勋,捎带手的,自然也就把他手底下那支兵马收编给了,也算是一石二鸟。

    历史上,此人曾参与董承的衣带诏,结果被曹操杀得顺手,就跟董承一块给宰了,只是此时衣带诏爆发的要比原本历史上早得多,他还没来得及在那上面签名,因此得以幸存。

    可问题是,这一切刘协都不知道啊!

    他想,这种辑一定是曹操的新亲信,负责监视我的,必要的时候甚至可能会杀死我,给曹操换一个听话的傀儡。

    因此他对这种辑表现的极为热情,亲自拉着他的手将他扶了起来,并且还拉着他到北宫去转悠。

    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种爱卿,朕的身家性命,自今日起可就全都要托付给爱卿你了啊,朕也穷啊,实在不知道能赏赐给你什么,你看,这北宫这如果有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除了朕的两个老婆,尽可以统统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