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十一章 一个个都是脑补怪
    种辑哪里猜得出刘协的脑回路,他是大汉纯臣,听闻天子居然这么说,既觉得感动,又替刘协感到委屈,跪拜下来道:“臣未有尺寸之功,实不敢受天子厚赐,臣,愿为陛下肝脑涂地,中兴大汉。”

    刘协却只当他在谦逊,笑嘻嘻地抓着他,就在宫里溜达了起来

    “种爱卿觉得这个铜鼎好看么?送给爱卿可好?”

    “对了,我这里还有纯白色的瓷瓶,我将此物也一并送给爱卿了。”

    突然指着一个美貌宫女问道:“种爱卿以为此女姿色如何?我赐给你拿回家做小妾可好?”

    刘协只当这种辑是曹操的新任耳目,为了缓和自己与曹操的关系,对他表示自己很怂,你可以对我予取予求,赶紧把皇位给夺了去吧。

    种辑却感到了山一般的重任压在了自己的肩上,天子对自己,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他对自己这么好,一定不会只为了保护他的宫禁安全,想来,一定是有大事还指望着我去做。

    “臣听闻,军中宿卫之士,大多为兖州或青州人士,敢问陛下以为,当如何整顿?”

    宫中宿卫当然不都是兖州人和青州人,其实有不少都是关中跟他们颠沛流离过来的流民,这些人还都是种辑以前的手下,种辑这么说的意思,是说这里面曹操的亲信党羽太多,咱们如何把他们清出去,清出去之后又如何填补空缺。

    这话说的其实已经不算含蓄了,就差明说了,可他哪里知道,不明说刘协完全听不懂啊。

    他还以为这种辑的话,代表着曹操的意思呢,那肯定得认真考虑啊。

    莫不是曹操觉得宿卫中都是外地人,让他觉得不放心?

    也是啊,外地人家小不在,很容易被人收买。

    “既然是种爱卿的意思,那就换成本地人吧。”

    本地人?

    种辑微微思索,便忍不住在心里拍手叫好了起来。

    陛下此举,当真高明啊。

    所谓本地人,当然就是豫州人,具体来说,也就是颍川人了,颍川人在曹氏集团的地位无需多说。

    但事实上,曹操的起家之地在兖州,军队的底子则是青州黄巾,颍川士族,其实大多都是奉迎天子以后才加入曹氏集团的。

    很难说他们投奔的到底是天子,还是曹操。

    这也是曹魏后期阶段颍川士族受到打压,曹氏和夏侯氏分量变重,东风压倒西风的主要原因。

    尽管曹操对颍川士族多有倚仗,甚至之所以把许昌当做政治中心,就近征辟颍川人才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但颍川士族至少此时,和曹操还真不完全是一条心。

    要知道,袁绍的主要肱骨也都是颍川人,如郭图、辛评、荀谌等人,连郭嘉以前都是袁绍的手下。

    如果将本地人的概念扩展到整个豫州的话,就会发现,曹操对豫州的掌控,其实极为稀松。

    四世三公的袁家,大本营就在豫州的汝南郡,望族两个字不是白叫的,袁绍本人对豫州的影响力其实远远超过曹操,历史上在打官渡之战的时候,豫州几乎到处都是造反呼应袁绍的,曹操不但很难从豫州征兵去打仗,还得分兵到处灭火。

    宿卫虽说也是当兵,但毕竟守着皇帝,在太平盛世,这基本上就是中级武将培训班一样的存在,颍川士族有上百士家,哪家没有一堆孩子,这些孩子不可能都安排去做官,能进宫中当宿卫,无疑是极好的进身之阶了。

    而此举更妙的地方在于,天子征辟颍川人,豫州人进宫担任宿卫,曹操几乎很难有办法去阻止,除非他舍得得罪整个颍川士族。

    真可谓是神来之笔。

    “臣明白了,一定尽心竭力,办好陛下的差事,万死不辞。”

    刘协一愣。

    你特么明白什么了?怎么就万死不辞了?

    算了随便吧,刘协是个顶替了原来那个刘协的冒牌货,啥都不懂,说多容易错多,反正点头,微笑就好。

    刘协指着刚刚挑出来的一堆所谓珍宝,还有两个宫女对种辑道:“这些东西,爱卿无论如何一定要拿走。”

    刚刚推辞之意还特别明显的种辑这会儿却不推辞了,特别痛快的就接受了这所谓的厚赐。

    他这个光禄勋,怕是从此刻开始,就要成为曹操的眼中刺了,财货美人,都是他应得的,他不拿,天子怕是反而还不放心呢。

    种辑正打算问一下具体如何操作,却不想小黄门小步快跑的就追了上来,道:“禀陛下,尚书台拟诏,同意废后了。”

    “哦?”

    刘协想不明白,废后这种事,这太监怎么这么高兴,莫不是伏后在宫里的人缘不好?

    但不管怎么说,这曹操能同意自己废后,这就是接受了自己的道歉,这就是大好事儿啊。

    就是可怜了伏后,和董贵人了。

    好像这事儿对伏后的刺激更大一点,听说都上吊了,若不是董贵人去气她,怕是现在都已经凉了。

    这脾气也是够大的了。

    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总共就两个老婆,她和董贵人都被降了一级,她虽然已经是贵人了,但董贵人直接就变成董美人了啊,她不还是大老婆?

    这女人脑袋怎么这么不懂拐弯变通呢。

    不过好歹这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这时候听到了确凿的消息,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想不开,想了想,刘协决定:去找她聊聊,安慰人家一下,至少别再让她这么想不开了。

    种辑见状,知道今天不是再继续请教的时候了,他毕竟是个外臣,也不好在北宫待太久,天子既然已经将大方向都给他指出来了,再去追问具体细节,岂不是显得他太无能了么。

    于是他识趣的就告辞了。

    话说这天子赏赐的两个宫女还真挺美,嘿嘿。

    刘协自然也没有多想,随便挥了挥手,就让他自己去了,自己则马不停蹄的去找伏后。

    到了地方,发现伏后的宫中冷冷清清,除了一个贴身侍女之外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而伏后不施任何粉黛,正顶着一张素颜,身穿一身素白的衣裳,见刘协过来,大礼就朝他跪了。

    “陛下今日,是来杀我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