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十二章 人生四大铁,有坑一起跳
    杀你?我为什么要杀你?

    “快起来,不就是不让你当皇后了么,干嘛就死啊活啊的。”刘协一脸的莫名其妙。

    所谓权力,越往金字塔尖走,往往就越是残酷,两汉的外戚既然拥有巨大的权利,伴随权利的交接自然也就格外的残酷,在两汉历史上,被废皇后的下场往往都是极惨的,动不动就死全家。

    因此,虽然刘协这个皇帝与其他有实权的皇帝不能相比,但伏后还是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问题是,刘协不知道这些啊,所以他现在只觉得,这伏后有点太敏感了,脑子不会转弯。

    可他也不是个心肠狠毒的人,见伏后的这个样子,显然真的已经心存死志了,而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吓唬人的那一套,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他是个现代人,对人命看的还是非常重的,何况这又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万一因为这事儿死了,自己以后怕是要日日夜夜做噩梦的。

    刘协紧挨着伏后坐下,将其搂在自己的怀里,施展出上辈子刘大炮的水准道:

    “皇后啊,这宫中除了你,我只有董贵人一个老婆,那董贵人的父亲董承公忠体国,乃是这汉室朝廷为数不多的依靠了,难道皇后还不明白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么?这宫里头就你们两个主子,你俩一块降级,你依然还是后宫之主,有什么可幽惧的呢?”

    “皇后大可放心,不管外人如何看待,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皇后,都是我刘协的结发夫妻。唉~,谁让朕没有用,没有大权在握呢,有些事,我这个皇帝也是无可奈何啊,不过你放心,我对你的情谊绝不会有半分褪色,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陛下?”

    伏后闻言,顿时就哭了,眼泪哗哗的,怎么止也止不住。

    刘协搂着怀中又软又香的美人,哭了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忍不住有点想入非非的时候,伏后的一双红唇便朝他印了上来。

    “唔~~~”

    就,挺突然的。

    刘协还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呢。

    不对,这是我老婆,还准备什么呀。

    不对不对,这是以前那个刘协的老婆,我其实压根就不认识她。

    可别人老婆好像更刺激啊,关键是她长得这么好看。

    这算不算是自己绿了自己?

    ………………

    另一边。

    种辑领着天子赏赐的财务和美女回了家中,既觉得亚历山大,又觉得无比的畅快,只是刚一进府,下人就告诉他,说是有贵客到了,正在书房里等他。

    种辑来到书房,忍不住就是一愣:“公达?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荀攸荀公达,俩人算是老熟人了,当年何进还活着的时候种辑担任侍中,荀攸担任黄门侍郎,俩人正是直属的上下级关系,更曾共同跟随郑泰刺杀过董卓。

    俩人是一起共过事,一起蹲过监,甚至还一起嫖过娼的关系,这在现代社会算是死铁杆。

    荀攸笑嘻嘻地给种辑行礼道:“恭喜种兄官拜九卿,愚弟如何能不来祝贺一番呢?我这有上好的龙涎熏香一副,便送与兄长,愿兄长前程似锦,官运亨通。”

    种辑打着哈哈的让荀攸坐了,又吩咐下人端来上好的果酒和小吃佐餐,便十分随意地盘腿上席,接过了荀攸的礼物笑着打趣道:“公达你该不会是来消遣我的吧,谁不知道公达你如今是司空大人眼中的红人,我这个九卿就是个泥菩萨,如何能与公达相提并论?”

    心中却暗想,这公达应该是曹操派来拉拢我的吧?

    嗯,应该是了,不过这荀攸,可是颍川荀家的人啊,若是能得到他的支持,我要做的事一定会容易很多。

    荀攸笑道:“兄长如今贵为九卿,如何能说是泥菩萨?就连司空对兄长也向来是极其推崇的,以兄长之年纪,将来那三公之位,必有兄长的一席之地啊。”

    种辑闻言哈哈大笑道:“公达啊公达,你这又何毕揣着明白装糊涂呢?三公九卿?如今这三公九卿还剩下几分权柄?实不相瞒,今日我升了这官,公达还是唯一一个过来给我送礼的人,只怕,也是唯一一个了吧。”

    “兄长如果不弃,可以常来我的府上来找我饮酒抚琴,待过些时日风头过了,我亦可向司空举荐,让你外放去做一任刺史或者太守,也远离这许都的是是非非

    “如此,那便多谢公达了,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公达既送我如此珍贵之宝物,我也不能让公达空手而回,我今日新得了两名美貌侍妾,你我兄弟,来,挑一个回去,咱们兄弟俩一人一个。”

    汉代时妾的地位很低,上流社会偶尔互相送妾,甚至换妾来玩都是常有的事儿,就荀攸和种辑的这个关系,别说分着玩两个,就是一起用一个也是没什么毛病的。

    男人么,荀攸倒是并不如何好色,但种辑的这两个美女单就容貌而论,确实是顶了尖的一流女子,荀攸也不禁心动,当即就抱拳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跟兄长客气了”

    “拿去拿去”

    于是荀攸果断的选了两人中胸部更大的那个给领回家去了。

    回到家发现女子居然是处子之身,更是心怀激荡,直到回家都享用完了,荀攸这才想起来问了一句:“姑娘是何方人士啊?”

    “妾身本是宫中采女,是今日被天子赏赐给光禄勋大人的。”

    “什么??”

    荀攸一听,直接就蹦了起来,被吓得冷汗都下来了。

    好一会儿才苦笑道:“连宫里的采女都敢转手送我,兄长这是给我下了个套啊,也罢,既然你是宫里出来的,一会儿,你便去找我的夫人,让她分一栋小院给你来住,再找一个嬷嬷伺候着吧。”

    “是,奴婢多谢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