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十三章 五大中郎将
    翌日,朝会。

    如今的许都城也是有朝会的,只不过曹操绝大多数情况都不会来,而曹操不来,许多亲曹的铁杆嫡系干脆也就不来了。

    于是这所谓的朝会,形式往往已经大于了实际的意义,如今这天下之事,大多都令出司空府,天下到底还剩下几个人在乎朝会都说了什么?

    如果不是荀彧、丁冲、王必等几位大臣勉力维持着这朝会的诸般礼仪和规矩,竭力约束曹氏一系将领,汉室天下最后的这点尊严怕是也要丢得干净了。

    曹操不来,刘协自然就更不来了,三公之中就只剩下一个司徒赵温,无论资历还是能力,都极难挑得起大梁,三独坐中御史中丞董芬现在就是个摆设,司隶校尉的位置本来是曹操的,但现在曹操给了钟繇,让他抚镇关中,因此这朝堂之上真正能做主事的人,只剩下了尚书令荀彧。

    而荀彧在朝会刚开始的时候就让人猝不及防的宣布了一个消息:前线告急,司空将亲率大军二征张绣去,许都从今日起正式戒严。

    众人的心思各异,面色古怪。

    总感觉曹操这是被天子给气的,借故找了个借口暂时躲开那些骂他的外地奏报而已。

    只是眼下这个时候离开许都,难道就不怕天子趁机夺权么?

    随即众人心中一禀。

    曹仁还有七千兵马驻扎在许都城南,城内还有满宠的许都卫,天子手上唯一能够调用的只有种辑手中区区不足五百的宿卫,这五百人中还不知有多少是曹操的人。

    只要军权在手,剩下的那些文官再怎么斗,也终究只是跳梁小丑。

    “好了,我们议事吧。”荀彧云淡风轻地道,仿佛曹操出征对他来说没有半毛钱的影响。

    只是他刚说完,种辑马上就站了出来:“令君,下官有一事,想议一议。”

    荀彧点了一下头,一丁点都不意外。

    这种辑怎么说也是新任九卿,天子的真正传声心腹,此时这个节骨眼上若是不趁自己新官上任烧几把火,才是真的奇怪了。

    “下官新登重任,近几日一直食睡不安,唯恐做不好差事,辜负了天子,司空,和令君大人的信任,下官提议,能不能给下官配一些属官,来辅佐下官呢?”

    “不知光禄勋想任命何职,又有何人相举呢?”

    “下官与荀攸荀尚书向来交好,也深知此人才干,不知令君可否允许公达兼任五官中郎将之职?”

    荀彧愣了一下,有点懵。

    “下官再请,由杜袭兼任左中郎将,赵俨为右中郎将,荀悦为南中郎将,徐晃为北中郎将。”

    荀彧特别的蒙。

    除了一个徐晃之外,全是颍川人,而且全是自己举荐出来的人,他们老荀家更是有两人。

    天子和种辑到底想干嘛?

    离间我和司空?

    还是……争取颍川士族之心?

    这些中郎将名义上都是光禄勋的直属,因此种辑提这个并无不妥之处,又都是兼职,不影响这些人的本职工作,说白了就是种辑无缘无故的给这些人的脸上镀了一层金。

    在将军还没有烂大街的建安三年,朝廷正式册封的中郎将还是很值钱的,尤其是左右南北四大中郎将和五官中郎将,这与后来那些乱七八糟的中郎将完全不同,虽然都是荣誉虚衔,但也都是两千石的虚衔,至少说出去极有面子,当年的皇甫嵩和朱儁就分别担任过左右中郎将。

    荀彧本能的就想拒绝,只是话到嘴边却又犹豫了,毕竟荀令君也是人么,刚才点名的这几个人不是他挚友就是他亲戚,这中郎将再怎么水,至少也能多发点俸禄不是?他要是太干脆的拒绝,就算不会闹得社死,想来这些亲戚朋友们总会有点怨言,就算他们没怨言,他们的老婆肯定也得有。

    “此事……还是一会儿我回了尚书台再仔细斟酌一番吧。”

    种辑闻言,特别识趣地就重新站了回去,甚至干脆闭上眼睛小憩了起来,后面的朝会内容他没听,也懒得听。

    散会之后,种辑特意留了个小心,进宫去向刘协汇报了这件事,并表示荀令君虽然没有立即同意,但好歹算是没有直接否定,此事能成的概率很大。

    而刘协……则完全不明白这种辑想的是什么。

    别的职位他不懂,但五官中郎将这个职位他听说过,这好像是未来曹丕的职位吧?

    虽然不知道这个官职具体是干啥的,但他以为这个种辑是曹操的亲信,这种辑举荐的几个人选中他至少听说过荀攸,知道这也是曹操的亲信,这几个职位好像又和未来的曹丕扯在了一起,那他还有什么可过问的?

    我这么乖,怎么会和曹操拧着来呢?

    于是他挥了挥手,表示,你随便看着办吧。

    种辑暗想,自己这次果然办得对了,看来我的想法没错,陛下就是要拉拢曹贼手下的颍川集团。

    于是出了皇宫之后,种辑直接快马加鞭的就个赶往了颍川郡的治所,阳翟县。

    荀彧在得知此事之后,差不多也彻底猜出了种辑与天子的想法,心情复杂的叹息一声,竟决定不管不顾,听天由命。

    然而连荀彧都知道种辑去了阳翟,管着校事府的郭嘉自然比他知道的只会更早,而荀彧能够想明白的问题,郭嘉自然也能想得明白。

    曹操手下无论文武,其实主要就三个大块,分别是谯县集团,大多都是曹氏和夏侯氏的将领,这些人累死天子也拉拢不了;兖州地主集团,领头人物是程昱,当年陈宫和张邈叛乱,他们都是经受过考验的,也应该信得过。

    唯一还有可能被天子拉拢的,只有颍川集团,其领头人正是如今曹操手下头号人物荀彧,官至三独坐中的尚书令!

    这些人都是曹操在奉迎天子之后才加入麾下的,老实说,即使是郭嘉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投的曹操还是天子,与兖州老臣不同,颍川名士不管到哪个诸侯手下都是香饽饽,曹操手上如果没有天子的话,他们还真不一定就稀罕这个主公。

    而郭嘉虽然同样也是颍川人,但他出自寒门(作者怀疑可能是某个偏房的庶出子之类的,不可能真是寒门),与那些所谓的名士并不是一回事儿,几乎不存在什么家族之累,虽然是荀彧将他举荐的,但曹操对他推心置腹,又委以重任,他早已经决定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曹操本人,将自己完完全全视做了曹操的私臣。

    为了主公的大业,同乡之情,他也可以完全不顾。

    “张三何在?”郭嘉淡淡地吩咐道。

    “祭酒”从阴影中走出一名面色阴郁的男子,对郭嘉抱拳行礼。

    “替我送一封信回阳翟给家母,问候一下她老人家,顺便,把种辑给我杀了,记住,一定要让他死在阳翟,最好能让他死在荀家。”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