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十九章 满宠与种辑
    满宠坐在刘协的身边,真的被刘协给恶心的不轻。

    为了也恶心恶心刘协,满宠梗着脖子回道:“臣打算彻查阳翟郭氏与汝阴荀氏,天子还要我严查么?”话语中,不无讥讽之意。

    “当然严查了!事涉种卿,便是天王老子,就是查到朕的头上,也必须要严惩不贷!”

    满宠闻言,懵了。

    郭家作为颍川的半士族半门阀,谁都看出了天子欲拉拢他们入宿卫保卫自己的意思。

    荀家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没有荀彧,汉室朝廷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保留住最起码的一点尊严。况且荀氏的地位实际上等于颍川士族之首,荀家世代忠良的这四个字也不是说说而已的,说白了,乃是汉室国祚中类似于底裤的存在。

    让自己这样的铁杆曹系酷吏去查荀氏?

    天子这是失心疯了,还是突然缺心眼了?

    不,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可是满宠在回家之后苦思冥想了一整宿,还是想不明白,这天子到底有什么阴谋。

    想来,想去。

    想到了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头绪的满宠突然在心里冒出来一个荒谬大胆的想法:要不然,我真的动荀家试一试?

    事实上满宠的心思极为细腻,根本不像面相上那么粗豪,作为历史上曹魏集团头一个靠刷孙权的战功几乎刷成万户侯的外姓大臣,当他是憨憨的人才是真憨憨。

    要知道两千年历史里,以酷吏而闻名却能得善终的,都是凤毛麟角。

    汉室的忠臣们一定是恨自己不死的,这个他心里有数,其他人他都无所谓,他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儿,曹操之所以重用他用的就是一个狠字,但是荀彧,荀彧啊!

    荀彧也想杀自己,这是昨天他拜访荀彧时能清晰感受得到的。

    这可是整个曹氏集团的二号人物,而且是铁打的二号人物,地位与自己有若云泥之别。现在荀彧虽然不敢对自己动手,那样的话就跟曹操撕破脸皮了,但谁知道几年以后,十年以后会怎么样呢?

    这就好像是小网红狠狠的得罪了全国顶级富二代一样,嚣张只是暂时的,心虚和后怕才是后半辈子的主旋律。

    这也是昨晚他明知道不太可能,还是忍不住试探郭嘉态度的主要原因。

    他满宠想对荀彧先下手为强,这段位上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唯一的机会,就是利用曹操与天子之隙,利用荀彧本身的左右为难。

    只有彻底将荀彧推向天子阵营,彻底的让他失去曹操的信任,自己,在未来才有好日子过啊!

    想到此,满宠居然有了一点豁然开朗的感觉。

    难不成这才是天子的目的?

    如果能将荀彧彻底的拉入自己的阵营,区区一个郭家算什么,种辑死了怕是他都不会心疼!

    这……这特么不是阴谋,是特么针对他的阳谋啊!

    洞悉人性,明察人心,天子之谋划,当真是举世无双。

    如果我真的调查荀家……难道真的会有意外收获?

    满宠不敢确定,更不敢直接动手,但一颗躁动的心,却怎么也安抚不下去了。

    (满宠没审出证据转而劝说曹操放了杨彪,反而得到荀彧敬重这种说法,反正我是不信,他算老几啊能在杨彪案上说话)

    满宠照着镜子里自己那张已经肿得和猪头一样的脸,想苦笑一下,却发现两颊剧痛难忍。

    一会儿,他还要顶着这样一张肿脸去县衙,去审案子,在无数的官吏面前丢人现眼。

    这是天子给的羞辱,也是郭嘉给他的折辱,更是他作为一柄别人手中刀的无奈与辛酸。

    想到此,满宠的眼中一抹厉色一闪而过。

    …………

    另一边,在荀家养伤的种辑,一样也没有踏踏实实养伤的福分。

    天子重任在肩,无一刻,不敢不竭尽全力。

    一早上,种辑就强撑着还在发烧的身体,硬挤出了笑脸挨个与荀家众人见礼,感谢荀家对自己的救命之恩,硬是与众人高谈论阔了一上午。

    结果中午的时候,陈、韩、忠等人都派了家中宿老带着礼物来探望他,他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很精神的样子,与大家一同参加了由荀家张罗的宴席。

    他知道这些人表面上是来探望他的,实际上都是急不可耐的来试探天子的态度的,种辑自然咬着牙也要装出一副虚怀若谷,热情洋溢的样子,用尽身体里的全部力气来替天子来表达对这些颍川士族集团的重视,欢迎大家都把家里不成器的子弟送宫里当宿卫去。

    为了这个目标,让他当这些士族的舔狗都行。

    一顿饭,吃得可谓是宾主尽欢,就是体力有点跟不上,等这顿饭好不容易近了尾声,快要结束的时候,满宠突然就带着许都卫冲进了荀家。

    “呦,各位这是吃着喝着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这个粗人又要打搅各位的雅兴了,没办法,皇命在身啊,昨晚上陛下特意将下官叫进宫中,让我一定要追查胆敢刺杀种卿的凶手,实在是不敢耽误时间,万一这主谋跑了就不好了,是吧,还请诸位高贤见谅,见谅啊。”

    “你是……啊,满伯宁?你的脸这是怎么了?”

    “…………”

    种辑本来这会儿都快要晕倒了,但一看到满宠,斗志立马就起来了,从骨髓里榨出一丝力气,道:“满县令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啊,这里可是荀家。”

    “天子有诏,涉案者要我一律严审。”

    一旁的荀氏族人闻言暴起怒喝:“大胆~!!审案子审到荀家的头上来了?我们荀家算是涉案者么?”

    这些颍川士族本来就瞧不起满宠这种酷吏,这里又是荀家,自然不会有人跟他客气。

    “种卿尽管在我府上安坐即可,我倒要看看这满伯宁是不是吃了天大的胆子,敢在我荀家把你给带走。”

    满宠笑着道:“诸位高贤这是何意啊,下官此来,是为了追查凶手,种大人是被害者,我当然要向种大人详细了解被刺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啊。我难道还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审讯被害者不成?”

    众人一愣。

    好像……也是啊。

    他们所有人一见到满宠第一反应就是此人来找茬的,连逻辑都混乱了。

    种辑这次是被害者,怕这满宠干嘛呢?他难道还敢对种辑不利?

    种辑也不愿意在满宠面前弱了声势,因此虽然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跟他抗议,但还是硬挺着中气十足地道:“既然满县令要问,那我答便是了,不知满大人是想我陪您回许都呢,还是就在这问?”

    “下官在府外特意备了牛车软座,大人如果不嫌弃,不如和下官一道回京如何?”

    “好。”

    于是种辑就上了满宠的车,并由满宠亲自驾车护送他回许都,然后就……晕倒在满宠的车上了。

    满宠脸的懵逼:“什……什么情况?种大人?种大人?您别碰我的瓷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