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一章 刘协为满宠求情
    事实上,董承和他手下的西凉兵,确实不是玩谍战的料。之所以现在还没被人发现,完全是因为谁都没想到他会去玩谍战而已。

    将来如果他真的跟郭嘉交手,肯定死都不知道他咋死的。

    荀攸既然从种辑处得知了董承有豢养死士,自然也就留意了一下,果然,很快就在一些新开张的酒肆、妓馆里发现了大量的西凉面孔。

    西凉那地方风沙大,又胡汉杂居,这帮人长得就跟中原人不太一样,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稍微一查,就查到了董承的身上。

    就这帮人的这点水平,哪怕什么都不做,不出仨月,郭嘉要是发现不了其中的端倪那才是见了鬼了。

    现在这帮人被种辑案牵扯进来,怕是连三天都藏不住的。

    毕竟是老友的临终所托,董承此举虽然蠢,但毕竟也是出于忠义,自己,就帮他这一把吧。

    于是荀攸连夜找到了董承,跟他晓以利害。

    而董承呢,原以为自己玩谍战玩得还挺好的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让人摸到了尾巴,吓得整个人都傻了。

    还好这荀攸看起来是自己人。

    “荀尚书,荀大人,你……你们荀家世代忠良,这次您可无论如何都要帮我啊!”

    荀攸闻言叹了口气,道:“也罢,也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来安排吧,明日一早,让他们乔庄打扮成商旅的模样,出城去吧,就先去颍阴我的家中暂避一下吧,我家,总还是安全的,不信他满伯宁敢查到我们家去。”

    “曹贼走后,许都城已经全面戒严,这么多人,如何能不引人瞩目的送得出去?”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

    另一边。

    这事儿闹得这么大,刘协自然也已经听说了,而且难得的,他今天上了一次小朝会。

    因为御史中丞董芬直接把满宠给参了。

    刘协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种辑是特么的他的忠臣!

    貌似还是为他而死的。

    坑爹啊!

    这帮人在历史上都没什么名气,至少自己这个非历史爱好者都没听说过,大家又都是朝廷命官,鬼知道他们谁是忠臣谁是奸臣啊!

    因此,在刘协上朝的时候,表情特别的复杂,心里特别的矛盾。

    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念种辑的忠诚,还是该怪他胡乱脑补,坏了自己的禅让大计。

    “陛下,董中丞既然参满宠胡乱执法,无故打死当朝九卿,就理应将满宠罢官夺职,听候有司审理,他现在人已经在殿外候着了,陛下是否要召见满宠进殿分辨?”荀彧恭敬地问刘协道。

    多年来,荀彧始终都在不损害曹操利益的前提下尽量维持着汉室的尊严,这满宠区区一个县令,竟敢无缘无故打死一名九卿,哪怕荀彧和满宠没有任何私怨,也绝饶不了他。

    因此,荀彧这次非常支持按照规矩将满宠罢官,至于他是生是死,那就等司空回来,将这个皮球踢给他吧,他自己还真不敢独断的杀了他。

    闻言,刘协叹息一声,道:“是非曲折,不可武断,还是召他进来吧。”

    报仇是不可能报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报仇的,我是曹操手上的好傀儡,是个随时准备禅让的吉祥物,怎么可能收拾曹操的亲信呢。

    这许都虽然是现在的国都,但曹操迁天子的理由是暂住,名义上国家的首度依然是一片白地的洛阳,因此满宠的这个许县令依然只是许县令,而不是许都尹,因此并不是两千石,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连朝廷本身在这乱世都是风雨飘摇了,能不能上朝其实意义也不大。

    殿外,满宠小步上前,狠狠一个头磕在地上:“臣许县令满庞,叩拜天子。”

    “满县令请起”刘协一脸的神色复杂。

    满朝文武都觉得奇怪,这天子怎么是这个脸色?看上去好像并不生气啊。

    天子真是喜怒不形于色啊。

    “满县令,朕听说种爱卿被你打死了,可有此事?”

    “回天子,绝无此事啊!种大人是日前遇刺受的刀伤复发,目前正在下官的府上修养,臣,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阴杀九卿啊!”

    “哦?没死?”

    刘协一听,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一个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自己尽忠的人,刘协还不至于冷血心肠的盼着他死掉。

    “这么说,是董芬诬告你了?”说着刘协看向了董芬。

    “天子明鉴,城中传言确实有误,臣昨晚去满县令的家中查探,种大人确实还活着,但却已经是伤情危重,昏迷不醒,臣以为,一定是满宠对种大人严刑拷打所致。”

    满宠见状叹息了一声,却还是解释道:“天子明察,下官待种大人一直是礼遇有加,亲自驾车送他回城,刚一下车他就晕倒了啊!臣甚至连话都没来得及跟他说呢!”

    “放屁!无数人都能作证,种大人在颍阴县诸多名士谈笑风生饮酒作乐,分明伤势已经无碍,临走之前还对你大声呵斥,怎么可能跟你回来就突然伤势恶化到这个地步,分明是你害得他!”

    荀彧则在这个时候说:“陛下,满宠的说法值不值得相信,可以交给廷尉严查,但现在既然董中丞弹劾,照规矩,还是先撤了他许县令的职吧。”

    刘协这时候也默默地叹息了一声。

    他也相信,种辑应该真的是被这满宠给严刑拷打了的了,没有能力保护好忠心于自己的臣子,他也很伤心,但是再伤心,也不能耽误自己的禅让大计啊。

    这满宠是曹操的心腹,他现在带兵正在前线和张绣PK,自己在后方弄满宠,曹操会怎么想?

    尤其是自己前脚刚通过种辑稀里糊涂的拿回来宿卫之权,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染指许县令么?

    下一步是不是要把曹仁也给搞了?

    再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搞曹操了?

    这样的误会是一定不能有的,否则误会闹得大了,万一把曹操给气坏了,要废掉自己,连禅让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可咋办?

    于是刘协做主,开口道:“这个……我觉得吧,许县令这个职位也挺重要的,眼下是乱世么,乱世,当然要用非常之法了,罢官的事儿,不如等司空回来再议吧。”

    荀彧和文武百官见天子居然给满宠求情,一时间,都很懵逼。

    满宠本来就是曹操的亲信,既然天子不但不打算追究,反而还亲自求情,这下即使是荀彧,也已经无话可说了。

    “请问天子,种大人被刺之事,要交给谁来调查呢?”

    “当然还是满县令了,满县令执法铁面无私,实在是调查此案的不二之选。”

    说着,刘协还偷偷给了满宠一个讨好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