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三章 天子之谋,神鬼难测
    “董承说,他养的那些人,是天子密诏,用来收集城内舆情,军情的。”

    “…………”

    “…………”

    荀彧这下都坐不住了:“荒谬!荒谬!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董承能干的了这事儿?对抗郭嘉的校事府,就凭他董承?”

    荀悦苦笑道:“你还真别说,这次要不是董承,种辑十之八九还真就已经死了,我大概猜出这是怎么一档子事儿了,公达你若是不出手,不出两日,他董承必然会被郭嘉连根拔起。”

    荀攸苦笑道:“现在不是担忧董承的时候了,如果让满宠抓住了尾巴,咱们荀家,可还脱得清关系么?”

    荀悦光棍地道:“有关系就有关系,谁能怎么滴?曹贼又敢拿咱们荀家如何?杀咱们?他要是舍得这天下士人之心,做那李傕郭汜之流,就让他杀。”

    过了一会儿,荀悦干脆一拍手:“文若,反正现在许都数你最大,事已至此,不如你把曹仁骗进城来,咱们偷偷把他给杀了,兼并他的部曲,趁着曹贼回来之前,咱们把许都给拿下,咱们还政于天子吧!”

    说着,荀悦整个人都激动了。

    荀彧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呢?等司空率军回来,咱们挡得住么?还是说,护送着天子出逃,去投奔其他诸侯?还能投奔谁,冀州的袁绍,还是徐州的吕布?”

    “曹贼将领,和他自己的家眷都在城中,我们占了城池,他如何还敢强攻?”

    荀彧叹息了一声道:“你不了解司空,逼急了,他真的敢,到时候,汉室就真的要亡了。”

    荀攸也道:“悦叔休要再说这般妄言戏语,为今之计,只有上、中、下三策可选了。”

    “何为三策?”荀彧问。

    “下策,就是认他查去,查出天大的事儿来,荀家有彧叔撑着,也倒不了,只是此事一发,怕是司空再也不敢对咱们委以心腹了,咱们也只能彻底的倒向天子一方。”

    荀彧闻言点了点头,确实,他知道曹操不敢杀他,而如果有了自己的加盟,天子至少在政治斗争中,可以反过来压制曹操。

    但是,他们没有兵权啊!

    刀把子里面出政权,真把人家惹得急了,李傕郭汜能做的事,曹操难道就做不得么?

    真斗得急了,到时候怕是整个汉室都要和曹操一起同归于尽了。

    所以说,这是下策。

    “中策么,眼下司空不在,许都城中大小事彧叔你说了才算,荀家是他满宠想查就能查的么?他便是拿了天子明旨,我们不让他查,他能怎滴?御史中丞既然参了他,他就应该罢官夺职,司空一时半刻的回不来,等他回来,百十来人而已,咱们怎么也能把他们都处理干净了。”

    这中策说白了就是仗着权力耍无赖了。

    这玩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几乎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人,我荀家确实有问题了,司空见疑是肯定的了,怕是连天子那都说不过去。不过毕竟没有实据,以曹操的性格,肯定哈哈一笑,表面上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至于天子那头……鬼知道天子会怎么想,现在连荀彧也越来越看不透这位天子了。

    “上策么……我去把那满宠给杀了,这件事自然也没了,我与种辑是刎颈之交,这件事我来做,总算是有个理由,至于董承手下那些死士,由我们接管过来的话,他郭奉孝未必就斗得过我们,如此一来,我和悦叔一样,也只能做一个铁杆的汉室纯臣了,司空可能也会对彧叔见疑,但终究只能是见疑而已,以彧叔您的地位,动摇不了我们荀家的根本。”

    没了满宠,这天底下怕是也就没有敢查他们荀家的人了,牺牲荀攸,保全荀彧,弃车保帅。

    荀悦见状,补充道:“还有一条上上策,就是我们把曹仁骗进城弄死他。”

    荀彧闭上眼,琢磨了起来。

    荀悦所谓的上上策根本就是扯淡,压根不用考虑。

    “如此,公达便去吧,一笔写不出两个荀字,身处乱世,咱们一家人,当要相互扶持,同进共退才是,若是事有不成,我自然会出面保你平安。”

    “是。”

    然后荀攸就去了。

    而荀彧……越琢磨,就越觉得这是个套。

    天子为啥依然让满宠来查案,又为什么给他壮胆,不惜下明旨来得罪他?

    你们俩在大殿之上又是对眼神,又是打暗号,当我看不见么?

    前日晚间天子召满宠进宫到底说什么了?

    从结果上来看,这上中下三策不管怎么选,不管公达的刺杀成还是不成,甚至即使是他们选择荀悦的所谓上上策,对天子而言,似乎都只有大大的好处,没有丝毫坏处啊!

    天子又为什么要让董承来做校事府之事?有脑子的都知道他不是这块料啊!

    难道,这一切,都是天子算计好的?

    不可能吧,这其中这么多的巧合,真的也是人力所能计算的?

    如果真的是算计好的,那天子之智谋……

    当真是鬼神难测啊。

    …………

    另一边,被认为“鬼神难测”的刘协,正在北宫做不可描述之事,来发泄自己心中的苦闷。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

    一场雨云之后,刘协抚摸着伏后光滑的脊背,心满意足。

    如果这时候能有一根烟就更好了。

    不得不说,这古代傀儡皇帝的生活虽然处处都不咋地,但起码两性问题上还是不错的,这伏后也是一个大美人啊,而且温婉有礼,学富五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这种妞在后世,就算肯出来卖,消费一次至少也要三千大洋,没个年薪百万的身份地位想娶回家肯定也不太容易,属于自己这种普通人一辈子也只能想想的女神。

    就这,女神在事后还要小心翼翼地询问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呢。

    “不知天子喜爱什么样的女子?是喜爱性子温婉一些的,还是飒爽一些的?”

    刘协一听,温婉的还是飒爽的?

    这是在变相的询问自己是喜欢她还是董贵人啊,这种基础的求生欲自己肯定得有啊,就道:“当然是像皇后一样温婉的女子了。”

    伏后闻言,心里大概也有了数了,继续道:“臣妾近日想弄个游园诗会,广邀京中忠臣的夫人、女儿一起进宫里来品花,做诗,陛下可要一道来看看?”

    “嗯?诗会?”

    刘协想了想,所谓的诗会一直以来都是非常经典的穿越小说的装逼桥段,也很容易邂逅个小姐姐啥的,虽然他不是个文科生,但脑子里好歹也背得下几首唐诗宋词,用来装一装,好像也挺合适的。

    再说这伏后前一段时间因为废后的事儿,要死要活的,让他整点活儿,乐呵乐呵,好像也挺好的。

    “如此,就全都倚仗皇后安排了。”

    “是,如此,臣妾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