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四章 内外交困的曹操
    古代女子,在面对现代的甜言蜜语时,沦陷起来真的还蛮快的。

    现在的伏后不但已经不打算死了,而且还彻底的活了过来。此时伏后只觉得天子待她极好,自己却还寻死觅活的给他惹麻烦,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几天伏后见天子迟迟也没有旨意另立新后,于是她反倒是急了。

    天子一定是因为爱煞了自己,不忍自己再伤心难过,所以将这事关国本的真正大事,都给压得延后了。

    这真是太不应该了,自己的父亲是个老实人,这性子在太平年岁做个国丈或许是国家之福,但在现如今,确实不是天子的良助。

    于是伏后暗想,既然天子因为顾虑自己而不好意思另立新后,那自己一定要懂事儿的帮他把这一步走出去,而既然是自己主持的,天子自然也就不会被人骂上负心薄幸的名声。

    所以她才问天子到底是喜欢贤良淑德,还是英姿飒爽,其实就是想试探天子到底喜欢个有威望的文臣当老丈人,还是要找个手里有兵的草头王当老丈人。

    而既然天子选择了文臣,那她自然就要办诗会来试探群臣的态度了。

    陛下放心,为大汉江山社稷,臣妾一定收了自己的小心思,顾全大局,为陛下选择一位真真正正能辅佐您的大汉皇后!

    于是伏后忙前又忙后的就开始给自己找起了“姐姐”,四下打探谁家有适龄的女儿,又敢于跟曹操作对,替天子出头,最后,伏后亲笔写了二十多封的邀请函,邀请了二十名公卿的夫人及女儿,共同进宫赏花品酒。

    而这样的消息,自然也瞒不过郭嘉。

    今天的郭嘉,可忙了。

    “看来咱们的这位天子还真是你齐家有术啊,居然能让伏后亲自主持他的则后事宜,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说完,郭嘉叹息一声,开始苦思对策。

    就在这时,又有手下来报“祭酒,刚刚得到消息,满县令遇刺。”

    “什么?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荀尚书亲自动的手。”

    “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今天散朝之后,荀攸就去了满宠的府上探望种辑。

    天下人都知道这俩人的交情,这自然也很正常。

    见到种辑躺在床上,明显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荀攸勃然大怒,当即就狠狠的抽了满宠一个嘴巴。

    抽一巴掌还不解气,荀攸左一巴,右一巴,一连抽了满宠几十个耳光,终于,把满宠给打急眼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满宠?

    他是许县令!名义上不是两千石,但谁不知道他干的就是以前河南尹的活儿?谁不知道他特么的是曹操的心腹?

    这要是荀彧亲自来打他,他可能也就受着了,可荀攸,凭什么?

    就凭你丫的姓荀?

    于是满宠和荀攸就扭打了起来。

    然后,荀攸可能是正在气头上,也可能是空着手打不过满宠,突然就掏出一把匕首,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满宠给捅死了。

    反正表面上,事实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荀攸已经被抓到廷尉大牢去了,满朝文武百官,现在正在准备上表给荀攸求情,但荀彧却铁面无私的表示,谁说话也不好使,今天他必须办了这个冲动的大侄子。

    弄得郭嘉都无语了。

    你特么真想要办他的话,你把他扔许都卫大牢去啊!扔廷尉去干个鸡毛啊!

    “大人,此事……会不会有蹊跷?”

    “肯定有猫腻,公达平日里性情沉稳,行事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莫说满宠只是差点打死了他的朋友,就算是亲手杀了他爹,他都干不出这么冲动的事。”

    “那……会不会,和天子令满宠严查荀家的事有关。”

    “满伯宁早就有这个心思,有天子明旨在,满伯宁可能还真有这个胆子,只是此事实在是匪夷所思,刺杀种辑的明明是我们,这事跟荀家有什么关系?”

    莫非,荀家真的有什么怕查的事?

    “大人,要彻查么?”

    郭嘉闻言陷入了沉默。

    查荀家?还是查荀攸?还是查荀彧?

    荀彧可是他郭嘉的举主啊!

    两汉潜规则,举主等于半君,察举制之下,那个肯举荐你的人,说是再生父母也不为过了。

    查自己的举主?他郭嘉以后还要不要在官场上混了?是不是要被口水骂死?

    何况他本人于荀彧荀攸,甚至荀悦的私人交情都不浅。

    如果查了,却没查出任何问题,他郭嘉以后还怎么做人!

    如果查出问题,对主公来说,难道就真的是好事么?

    正纠结之时,突然又有手下跑了进来:“祭酒,前线急报。”

    “讲!”

    “南征军进展不顺,主公中贾诩之计,已经被张绣和刘表的联军击败。”

    “什么?!”

    郭嘉听后大惊失色:“小小一张绣,竟成心腹之大患?!”

    “大人,现在怎么办?”

    “先封锁消息吧,主公回来之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消息传开,张绣小儿不过是仗骑兵之利小胜一局罢了,待主公大军兵临城下,必能一举成擒。”

    刚说完,突然又有一个手下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大人,不好了。”

    “又怎么了?”

    “河北传来消息,袁绍听田丰之计,意欲轻骑取许都,劫天子。”

    咚!

    郭嘉恶狠狠一拳打在桌子上,勃然大怒。

    “混蛋!!袁本初焉敢如此?”

    “袁绍说,主公凌辱天子,致使天子自伐,实为董贼第二,当邀天下英雄共讨之。”

    “放屁!不是他袁本初当初提议另立新君的时候了?”郭嘉气得都哆嗦了。

    如果袁绍真的南下,他们曹氏集团顷刻间便是灭顶之灾啊!

    “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

    郭嘉闻言苦笑:“还能怎么办?急报主公,让他赶紧回来吧。”

    “那,那荀家呢?还查么?”

    “查个屁!!万一真查出点什么事儿来怎么办!”

    说完,郭嘉一屁股坐下,呼哧呼哧地生闷气。

    今年,曹操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张绣虎踞宛城,又得刘表资助,随时对许都虎视眈眈。

    淮南袁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既然尊天子以讨不臣,这个胆敢称帝的傻哔是一定要锤到他死的。

    冀州袁绍,现在也差不多彻底吞并了公孙瓒的势力,雄据青、幽、冀三洲之地,随时可能南下灭了曹操。

    徐州吕布,近来势力同样也是愈发膨胀,虽有刘备牵制,但老实说,郭嘉并不报太大希望。

    当此危机关头,曹军内部,绝对绝对,不能再出乱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