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五章 头一次见到抄这么近的穿越者
    满宠死了,种辑却活了。

    这场所谓的刺杀大案,就这样以一种稀里糊涂的,近似于闹剧的方式结束了。

    怎么想怎么诡异。

    一个对朝局至关重要的许县令,稀里糊涂的就这么没了。

    董承搞的那个不靠谱的情报系统稀里糊涂的就落到荀家的手里来了,现在由荀悦亲自接手,安排的妥妥当当,至少短期之内再也不用担心会被郭嘉给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

    杀满宠者荀攸,把荀家也给套里了,一个曹操的谋主,稀里糊涂的就变成了大汉的忠良,顺便在曹操与荀彧这对亲密无间的老战友的心里,钉下了一根钉子。

    怎么看,他都大赚特赚了。

    哦,顺便的,荀彧把之前种辑的举荐也给批了,除了戴罪之身的荀攸,以及看起来就比较碍眼的河东人徐晃,荀悦、赵俨、杜袭,都成为了直属光禄勋卿的中郎将。

    身为颍川士人集团的领袖,他也要考虑他这个小团体的利益,只是在批准这些中郎将的时候,又捎带手的给这些中郎将加了“参司空府军事”的后缀。

    以保证曹操依然保有绝对的军权。

    谁都不得罪,给颍川士人集团的好处反而更大了,这一手充分的体现出荀彧的政治智慧。

    不过徐晃,他真的不敢批。

    此人毕竟是降将,以前又是天子跟前的人,再加上他又是被满宠劝降的,俩人疑似私交还挺不错的,这个节骨眼上,荀彧也不希望再有何满宠有关系的人出现。

    于是,正在跟随曹操一同征讨张绣,啥都不知道的徐晃莫名其妙的就先是被人举荐为北中郎将,又被莫名其妙的给撸了。

    这个名额荀彧也没好意思再分给颍川人,总得有一个外地人意思意思啊,于是这回他亲自表举了青州刺史李整任北中郎将,这货是兖州人,忠心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又不是曹操嫡系,这样对双方都能有所交代,也有利于朝局平衡。

    至于许县令的新任人选,朝廷上吵吵嚷嚷许久,却始终也没能商议出一个合适的人选。

    这位置太重要了,曹操不在,荀彧也不敢自己做主。

    其实按说天子这个时候是可以一锤定音,发挥其影响力的,可谁知天子居然对此事不管不问,这让朝臣们忍不住都在犯嘀咕。

    这天子……鬼知道天子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当天晚上,很多人都看到,郭嘉亲自去找荀彧聊了一整夜,至于俩人聊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荀家突然就说自家的女儿身染重疾,不能参加由伏后所举办的诗茶会了。

    听说因为这事儿,荀悦和荀彧还大吵了一架,荀彧却只是摇头叹气,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仿佛是有什么苦衷一样。

    与此同时极其诡异的是,杨彪的一个女儿也突然传出了许多不好的名声,然后,就自杀了。

    杨,荀两家的女儿本来是今天这场诗会的主角,结果,却双双没来。

    这让伏后难过得偷偷哭了大半宿。

    只有真正接触这些外臣,才知如今这大汉朝事到底有多艰难,天子日日在外,忧心汉室国祚,想来,一定是苦得极了,也累得极了吧?

    自己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帮不了他,真是没用。

    许多汉室老臣听了这个消息,同样也被气得咬牙切齿。

    太欺负人了啊!

    羞辱,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不止是对杨彪这位名重天下老臣的羞辱,更是对天子的羞辱,是对大汉的羞辱啊!

    这事儿很快就闹大了,讽刺的是,这些汉室老臣不敢去找郭嘉闹,反而一个个的都去找荀彧一哭二闹三上吊,就差用刀逼着荀彧把女儿侄女给送进宫中去了。

    逼得荀彧也是没有办法,到最后,只得憋出一句大局为重,便闭门谢客了。

    可能全天下唯一一个没心没肺还觉得这场诗会还办得挺好的人,就只有刘协了吧。

    他压根就没意识到这所谓的诗会是在给自己选皇后,还以为这是伏后单纯的因为无聊而举办的消遣活动呢。

    正好他也无聊,因此他居然还挺喜欢这场诗会的。

    谁会不喜欢长得好看,年龄合适,又会吟诗作对的小姐姐呢?

    哪个穿越者又能不爱诗会这种绝佳的完美装哔场合呢?

    为了今天的这场装哔,啊不对,是诗会,刘协特意准备了好多首诗词,他知道伏后是大儒伏完的女儿,文学造诣极高,于是提前就一首一首的背给她听。

    结果伏后却说他的这些作品韵律都好奇怪,而且一点也不公整。

    这不废话么,唐宋的诗词拿到东汉来不奇怪才见鬼了。

    于是刘协意识到他只能拿汉朝和魏晋时期的诗词来装哔。

    可问题是他不是文科生啊,这个时代的诗么……他只会一首。

    于是刘协一首诗把所有人都给震了。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没办法,就会这一首。

    中学课本上这个时期学过的诗就这一首,原作者是曹操。

    曹操就曹操吧,反正这玩意谁先说了就是谁的。

    一边吟,伏后就在一旁哭了出来。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如今国祚衰微,天子真是太苦了啊。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吟完,座下的这一大票美女哭的都已经泣不成声。

    整的刘协还挺纳闷。

    哭啥呀。

    他中学的语文老师跟他说,这首诗表现了曹操的霸气啊,你们不应该给我鼓掌么?

    只有一个很漂亮的小美女没有哭,这小美女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初中生的样子,但却长了个美人胚子。

    谁能不喜欢萝莉美少女呢,于是刘协就问了一句,这位姑娘,你是谁家的小丫头啊?

    “我?我是陪我郭姐姐一块来的,她是阳翟郭氏的人。。”

    “那你呢?”

    “我?也算郭氏吧,我爹郭永生前当过南郡太守,他死得早,我被寄养在郭氏,我叫郭女王。”

    “哦~噗~!!!!”

    刘协一口茶水忍不住喷了出来。

    “你说你叫啥?”

    郭女王闻言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郭女王,我爹说我是女中君王,所以就叫我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