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七章 种辑开府
    “臣,种辑,拜见天子。”

    “种爱卿快快请起,快快请起,伤势可痊愈了?”

    “回陛下,已经大好了,虽不能习弓马,但日常起居,读书写字,已是无碍。”

    “身子不好,就不要拘谨了,咱们坐得随意些,张宇,你去搬两个胡凳来给我和爱卿坐。”

    “谢陛下,敢问陛下,可听说了城中谣言?”

    刘协闻言叹息一声:“正为此事忧虑,爱卿何以教我?”

    种辑却当机立断道:“此乃天赐良机,机不可失!”

    刘协闻言皱了皱眉:“卿,难道也如孔融所想,主张带朕去投奔袁绍不成?”

    “袁绍不臣之心早已昭然若揭,若移河北,则生死操于他手,汉室必危,天子也有性命之忧,孔融,真腐儒尔。”

    刘协这一听才放下心思来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卿又为何说是千载良机?”

    “曹贼南征大败,东方不稳,北方又临强敌,威信大跌,陛下先诛郗虑,后杀满宠,正是此消彼长,此次谣言,又正是绝佳之借口,臣以为,当借此天赐良机,扩大宿卫,重建虎贲、羽林两卫,拱卫天子安全。”

    “这……曹操能同意么?眼下袁绍恶贼就要来了,我,这个时候,咱们只能指望他了啊,万一咱们这个时候翻了脸面,这……这岂不是平白便宜了袁绍?”

    “如此机要消息,校事府必然会封锁消息,而这条谣言在短短两日之内就能传遍全城,一定是袁军细作所为,臣以为,袁绍如果真要轻骑来取,又怎么会故意告诉我们呢?此一定是虚张声势,意图逼迫曹贼回师,声援张绣、刘表。所以臣才说,这是天赐良机啊!”

    “这……”

    “退一步讲,即使袁军真的来了,天子手中有兵,起码也能护卫天子逃亡,另做他图。”

    刘协一听,对啊,如果袁绍来了,我特么可以跑啊。

    于是刘协沉思了起来。

    其实本来,刘协是打算等种辑的伤势好了之后就把他给换下去的。

    毕竟自己的目标一直都是禅让,他要是早知道这位不是曹操的心腹,早就给他扔一边了。

    但是现在想想,这位忠臣还是留下得好。

    一来,自己毕竟不是三国迷,好多事儿自己都不知道,必要的时候,身边还是得留一个自己人来进行商议,就像现在这样。

    这二来么……他现在觉得种辑说得也有道理,目前来看,自己想要禅让的大计在短期之内应该是没法实现了,其余的权力自己可以统统不要,但负责保卫自己安全的宿卫,还是很有必要争一争的。

    先杀郗虑,后杀满宠,虽然自己是冤枉的,可没人信啊,曹操这会儿估计都快要恨死自己了吧?他现在虽然不敢公然废立,但万一要是哪天自己突然就躲猫猫死了,游泳着凉死了,吃饭吃到鱼刺被卡死了怎么办?

    “仓促之间,如何能够成军?”

    种辑早有腹稿,恭敬道:“臣听闻,陛下新纳美人,正是阳翟郭氏之女,臣斗胆,请天子将郭美人拔擢为贵人,臣的掾吏,大多征召自阳翟郭氏,郭氏又是颍川豪族,与颍川各大世家都有联姻,臣以为,可以从阳翟郭氏中则一人做光禄大夫,一人做太中大夫,尽征颍川子弟,重建羽林卫,现有宿卫中,由臣来清洗补充之后,重建虎贲卫。”

    刘协被这一套给说的晕头转向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官职,他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爱卿看着办吧。”

    种辑见天子对自己如此信任,突然一咬牙,噗通一声就给刘协跪了:“为了让臣可以顺利重组两卫,不被曹贼掣肘,臣斗胆,恳请天子允许臣,开府!仪同三司!”

    说完,种辑咚得一声就给刘协嗑了,嗑得贼响。

    其实这也不是说不过去,种辑的光禄勋卿属于九卿之一,理论上来说,九卿现如今实权索然已经没多少了,但是至少理论上,这依然是除三公之外天下地位最为尊崇的九个大臣。

    几年之后,刘备以左将军的空头名号都能开府,曹丕更是臭不要脸的以五官中郎将的职位开府,凭什么九卿不能开府呢?

    而刘协。

    他压根就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心里点头道:“这种辑是想让我给他加一个荣誉职称么?唉,他也怪不容易的,那就加吧。”

    种辑闻言大喜过望,感激涕零,咣咣的给刘协磕头:“臣,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协的脑子已经不自觉得想飞了:“今天晚上要用什么姿势去安抚董贵人呢?她现在已经是董美人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郭贵人,品级比她还高,她肯定很伤心。唉~,我真的是心太软了。”

    ………………

    “什么?让种辑开府仪同三司?”

    荀彧一脸震惊地望特意找他来喝酒的郭嘉。

    开始了,又开始了。

    去年刘协就是趁着曹操在外出征的时候突然发难,强行将董承拔擢到车骑将军的位置,并允许他开府,今年,这剧本几乎都是完全一样的!

    想到此,荀彧也叹了一口气。

    “文若,主公如今四面受困,战局已经是极为不利,这个时候,许都无论如何也不能生乱了,否则若是主公覆灭,你我二人如何还能独活?主公若是覆灭,谁来匡扶汉室?”

    “嗯……,若是天子执意要封,我便是想拦,又真的能拦得住么?到时候我和天子互相掐起来,许都,怕是要乱得更厉害啊。”

    “哎呀文若!!如今许都城中,暗潮汹涌,我以为,应当直接调令曹仁将军率军入城,以安朝臣之心。”

    “奉孝!你……你要我调外军入京?安敢如此放肆?”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法。”

    “你不要忘了,你如今也是外戚!”

    郭嘉闻言,抿了抿嘴,终究还是叹息一声,说不出话来了。

    “奉孝放心,天子绝非不智昏君,眼下大敌当前,天子绝不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的。”

    “唉~但愿如此吧。”

    说罢,郭嘉闪身而去。

    这一对挚友,彼此之间的裂痕终究是越来越大了。

    荀彧在郭嘉走后急忙将荀悦给叫了出来:“奉孝一定会派人行刺种辑,董承之前那一百死士训练得如何了?”

    “文若放心便是,我保证种卿一定会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