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八章 让许都变个样子
    翌日,朝会。

    “朕现在正式的告诉你们,朕与司空之间,绝无半点龌龊,我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爹一样尊敬!”

    万岁殿上,刘协疯狂的咆哮,对曹操表达着自己的忠心。

    就是这所谓的忠心之言让人听着实在是有点诛心。

    也不知道刘宏的在天之灵听到会不会被气得活过来。

    “司空为了朕的大汉江山,鞍前马后不辞辛劳,他多不容易啊,再有人敢说什么弃曹投缘,迁都邺城,形同此桌!”

    说着,刘协狠狠地抽出自己的包间,用力地砍向桌子角。

    没砍动。

    一时间,场面有一丝丝尴尬。

    荀彧见状,却暗暗点头。

    果然,天子是有大智慧的人,拎得清孰轻孰重,有这样的天子,是大汉之福啊。

    而既然天子这么懂事,自己当然也得投桃报李,眼下许都城人心惶惶,正是安抚人心之时,尤其是这些汉臣,更是需要安抚。

    因此荀彧十分痛快的就带头支持起了种辑开府。

    待此事议定之后,荀彧又突然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决定:“禀陛下,臣以为,当此危机关头,我大汉文物一定要勠力同心,才能抵御住外敌,若袁绍真的遣轻骑南下,臣自认为才疏德薄,实在无法完成带领臣民百姓抗袁的重任,必须择一真正的重臣,才能保障臣民同心。”

    “司空不在,若是连令君都无法带领城中军民万众一心,谁还能担此重任?”

    “臣以为,当此重任者,非前太尉杨彪不可,臣请天子诏,再拜杨彪为太尉,录尚书事。”

    此言一出,朝堂巨震。

    这荀彧,难不成是不是打算跟曹操决裂了?

    东汉时期,三公九卿已经只剩一点虚名了,真正的决策行政机构在尚书台,也因此尚书令才成为三独坐之首。

    大体的行政流程是这样的:全国各地的大小事务会统一汇总到尚书台,尚书台的一大票官员处理完政务后会将重要的事情汇报给尚书令,尚书令附上自己的意见之后会请示给录尚书事的三公批准,三公批准之后,才会再呈递给天子审批。

    司空曹操,就是录尚书事。

    现在又要再加一个太尉杨彪?

    唯一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就只有刘协了。

    “哦~,杨彪啊。”

    听着这个名字耳熟。

    这位在此时名满天下德高望重的汉室一柱,因为种种原因吧,在后世的知名度还远没有他儿子杨修来得高。

    对于郝仁这样的普通人来说,仅仅只是听着有点耳熟而已,还特么是借了杨修的光。

    既然没什么印象,又是荀彧安排的,他怎么可能反对呢?

    “令君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既然如此,朕就重新拜杨彪为太尉吧。朕今日十分疲惫,后面的事,你们自行商议便是,朕要回宫休息了。”

    昨晚上,他安抚董贵人的时候使出了十八班的武艺,累得都发虚了,可得好好休息休息。

    ………………

    就这样,杨彪回到了朝堂,录尚书事,种辑开府仪同三司,汉臣一时间声威大振,士气如虹。

    一时间,曹操手下的嫡系人马与汉室旧臣真的做到了同心勠力,相敬如宾,一切,就和他们刚刚来到许都时一样。

    对于这个结果,远在宛城的曹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他甚至还要捏着鼻子写信给荀彧,夸奖他做得对。

    因为有了天子当众自伐的这件事影响,袁绍真的攻打许都的可能性变得要远比历史上来得更大,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想赶紧回师,一时,居然还回不去了。

    因为张绣和刘表不想让他走了,曹老板撤至安众时突然发现这里居然已经被刘表派兵给占了,张绣的追兵随即赶来狠狠给了曹操一顿胖揍,前后夹击的给曹军包了饺子。

    曹军,一时陷入绝地。

    曹操不得已与张绣、刘表的联军展开了对峙,这一对,就对了接近两个多月,而且急切地呼叫了曹仁和李通的援军,最后,曹军是通过挖地道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才逃脱了联军的包围网,却又被贾诩秀了一脸的骚操作,被张绣一路狼狈追杀,惨败而回。

    绝顶毒士贾诩,至此名扬天下。

    而且是踩着曹老板名扬天下。

    托贾诩的福,汉室纯臣们也度过了有生以来最舒服的两个月。

    重回朝堂的杨彪果然不负众望,上任当天,就发文将袁绍好一顿骂,怒斥他此举心怀不轨,大逆不道。而袁绍见杨彪都站出来骂他了,居然真的很快就偃旗息鼓,甚至还上表请罪,被杨彪又是一顿臭骂。

    但杨彪两个月来可不止是只干了骂袁绍这一件事而已,趁着曹军主力吃瘪,他成功的将手,伸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职位:许县令。

    本来这个职位在争执了半个多月之后,是要留给远在洛阳的董昭的,董昭也确实已经离开了洛阳来到许都打算走马上任,结果杨彪回朝之后毫不留情地就是一句:“无德背主之辈,安能当此重任?”

    于是董昭就赋闲在家了。

    这职位被急于将功赎罪的孔融举荐,由杨彪之子,杨修给担了。

    虽然杨修年轻,可人家生得好啊,杨家也是四世三公,而且此人虽未出仕,名头却是一点都不小,是闻名天下的才子,当个县令,倒是也还算够格。

    而且新官上任三把火,杨修刚一上任,就开始了审案。

    “我家小妹死得冤啊,当初都是谁造谣来着?”

    董昭说,那要不然我回洛阳继续当洛阳令?

    然后杨彪就举荐了避世在家待着没事儿干的司马防为洛阳令。

    这还不算完,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杨彪做太多事了。

    天子有中兴之象,我杨氏何惧一赌?

    洛阳一代早已被董卓烧成了白地,闲置空地很多,杨彪干脆自己出钱从朝廷手里把这些地给买了过来,然后,从弘农老家迁移了数千户的族人过来,让天下人狠狠的认识了一下什么叫特么的郡望之家。

    郡望之家,除了诗书传家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先决条件:人多。

    这些杨氏子弟又很快充入了杨修手里的许都卫,甚至是天子宿卫。

    而宿卫这头,种辑也没闲着。

    以阳翟郭氏子弟为基,全部由颍川士族所组成的羽林卫,也已经组建完毕。

    他们这些宿卫全都出身于颍川大族,可能都不是直系的嫡出子弟,但基本的弓马还是娴熟的,而且难得的全都至少识字,这在颍川以外根本想都不要想。

    考虑到这些颍川士族之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朝中做官,他的这个宿卫,已经与两汉传统的羽林卫相去甚远了,反而越来越有初唐时期的北宫宿卫制的模样。

    换一个现代人比较好理解的代名词的话应该是……未来中高级武将训练营!

    那些非颍川士族出身的宿卫则被编成了虎贲军,最终,种辑手里的宿卫超过了一千五百人,许都的皇宫太小,也不可能全都驻扎在北宫之外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把南宫也给占上了,种辑这个光禄勋卿,实际上把卫尉卿的活儿也给干了。

    于是当狼狈不堪的曹操终于回来的时候,等待他的,已经是个完全变了样子的许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