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二十九章 天子这话,另有深意啊
    曹操回师当天,刘协为了表示敬意,亲率文武百官出城足足一百里去迎接他,还摆下了极为隆重的排场。

    曹操见了之后脸都绿了,他这次是败逃回来的啊!这不摆明了是要看他的笑话么?

    “臣曹操,拜见天子。”心里再不愿,也得把礼数做足,而且越是这个时候,礼数就越要做足,不能让那帮所谓的忠臣挑出半点毛病。

    “司空,不,曹叔快快请起,曹叔为国征战不辞辛劳,辛苦了,曹叔可有什么想要的赏赐?不如我先拜你做太傅吧。”

    天可怜见,刘协真的是真心的,他现在大概也反过味儿来了,曹操在官渡之战以前,恐怕都不太可能接受自己的禅让了,自己要是非要让的话,说不定还会像这次一样适得其反。

    反正官渡之战应该也没几年了吗,自己等得起,但为了保证到时候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他可以不停的给曹操升官么。

    先升个太傅,再升国公,再加九锡,到时候自己禅让不就自然而然了么?

    他甚至都并不觉得曹操打了败仗,在刘协的印象里,曹操在赤壁之前就没打过败仗。

    什么张绣,什么吕布,都是跳梁小丑,我曹哥稍微一认真,就能全灭了他们。

    曹操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

    他疯了才会打了败仗后升官,拿他当夏侯惇么?

    “臣此次劳师远征,却未立尺寸之功,臣有罪,实不敢受天子礼遇。”

    于是刘协出言宽慰道:“曹叔何毕忧虑,区区张绣,不过疥癣之疾,再说我看那张绣也是个忠勉之人,早晚会主动归降,成为我汉室的大将,曹叔,我在城内特意吩咐为您准备了劳军酒水,你我叔侄,定当痛饮一番才是。”

    刘协虽然不是三国迷,但三国这段历史有许多耳熟能详的大事,他还是知道的,他记得张绣后来好像是主动投降曹操了,于是出言安慰了他一番。

    然而……张绣会投降?

    不带这么埋汰人的,谁不知道,张绣以前投降过一次,就是因为曹操玩人家婶子,结果导致人家降而复叛,长子曹安民和猛将典韦双双战死。

    这事儿,堪称是曹操人生中最大的污点,没有之一。

    而除了刘协自己之外,也没人相信张绣会再投降一次,这么大的仇,两家只能是不死不休,因此所有人都觉得,这天子……真是太坏了。

    这嘴也忒损了。

    这会儿连一向忠诚的荀悦都看不过去了,忍不住笑着对荀彧道:“咱们的这位天子,嘲讽的方式好特别啊,上次在满宠家也是这样,明明说的都是好话,可听着怎么就这么气人呢。”

    “可能,是性格使然吧,天子毕竟年幼,得意时难免轻佻一些。”

    只是说完之后荀彧马上心头一禀。

    以天子的鬼神之谋,他这话,真的只是为了嘲讽司空而说的么?

    不会又是个套吧。

    …………

    一场闹剧之后,曹操好不容易摆脱了刘协的“纠缠”,黑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司空府。

    荀彧早早的就过来等他了。

    他们两个之间,有太多的话需要唠唠了。

    “司空出征期间,没能为司空看顾好许都,下官有罪。”说着,荀彧就要大礼参拜。

    曹操连忙将荀彧扶起。

    “文若何出此言?城中之事,我已尽知,我还要多谢文若,帮我安定后方,这才没让袁绍和孔融等一众宵小坏了我的大事。如果真的有错,错也在我,竟又被区区张绣、贾诩所败。唉~,丢人啊。”

    曹操这话也并不完全是虚的,他比荀彧更清楚这个时候团结汉臣的重要性,如果不是杨彪回朝怒斥袁绍,说不定袁绍就真的来了。

    没了天子这张护身符,他真的就只能等死了。

    至于放出去的权力么,曹操心里有数,只要军权还牢牢我在自己的手里,那些汉臣就翻不起天。只要自己接下来争气,打几场打胜仗把威望给打回来,完全可以把杨彪再贬回去么。

    而如果他一败再败,再打几场像这次这样的败仗的话,那也不用那些汉臣搞他了,他们也可以自求多福了。

    “悔不听公达之言啊,当初他劝我说,张绣客军远来,与刘表之间必然龌龊,只需放任不管,必生大乱,若执意攻打,反而会逼得他们二者联手,万难取胜,只恨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不能采纳他的忠言,这才有了今日之败啊,对了,公达人呢?”

    “荀攸擅杀满宠,已被我下令关进了廷尉大牢,等待司空发落。”

    “满宠胆大包天,几乎阴杀九卿,公达仗义杀之,何错之有?速速将公达放了,此事公达做的有功无过,不但不能罚,反而还要赏!当表他做五官中郎将,参司空府军事。”

    “喏。”

    “去吧,知道文若你忙,就不要再在我这耽误时间了,实心任事便是,无需有任何的顾虑,我这个司空,也是汉臣啊!文若啊,还记得我们当年的理想么?我们还要一起,匡扶汉室啊!”

    “司空……”荀彧闻言,有点感动,有点想哭。

    “去吧文若,去忙吧。”

    “喏。”

    只是荀彧走了之后,曹操马上就换上了一张面孔,脸上写满了戾气。

    “来人,去把郭嘉,和董昭给我叫来。”

    …………

    几天之后,

    宛城。

    打了大胜仗的张绣志得意满,这几日来几乎是日日饮宴,顿顿吃肉,他北地枪王的名声也已经响彻天下。

    爽啊。

    正在这时,有下人来报,道:“将军,贾先生门外求见。”

    “先生来了?先生来了还通什么报啊!还不招呼先生进来饮酒吃肉?算了,我亲自去邀。”

    贾诩在张绣军中的地位格外特殊,他本是跟着段煨混的,在西凉军中素有大名,为人所敬服,弃段煨而投他的时候张济刚死不久,他自己的威望其实并不是特别的能够服众,也多亏了贾诩的加盟,才帮助他坐稳了位置。

    与其说俩人是上下级,倒不如说俩人是合伙人才对,平时,贾诩找他从来都是推门便进,怎么今天还客气上了?

    将贾诩亲自拉入席中就坐,张绣亲自给他倒了酒,贾诩却不喝,而是道:“禀将军,我找您有大事相商,还请您,屏退左右。”

    张绣愣了一下,还是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下去,道:“何事竟让先生如此郑重?”

    “臣,从许都得到一条消息,天子在许昌城外出城五十里迎曹操,亲自夸耀您为大汉忠良,还说,您不日一定会投降,成为汉室朝廷的一员重将。”

    “哈哈哈,天子可真有意思,这是在嘲笑那曹阿瞒吧。”

    “将军真的以为天子此言,只为嘲讽么?今年以来,天子诛郗虑,杀满宠,重建羽林、虎贲二卫,又迎杨彪回朝,这样的天子,出城五十里迎曹操,真的会只为嘲讽他么?天子这话,另有深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