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十章 贾诩:天子远谋,远胜于吾
    “另有深意?怎么个另有深意?侄儿愚钝,还请先生教我。”

    “杨彪回朝之后,朝政大权,天子已经逐步的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种辑重建两卫,只要曹贼不是公然造反,天子至少自保无忧,然而与曹贼相较,天子还差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筹码:兵权。”

    张绣点头道:“是这样,可是,兵权才是政权的根本,曹贼之所以看似被天子压制,其实是因为曹贼依然在表面上装出一副对天子尊崇的面子,一旦撕破脸面,没有兵权在手的天子,与当年在李傕郭汜手中无异。”

    “天子没有兵,但是将军您有啊!”

    “什么?我?先生这是何意?”

    “天子的话,表面上是说给曹贼听的,实际上却是说给将军您的啊!他说将军您其实非常忠勉,早晚是汉室大将,这是在对您劝降啊!”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投降?我杀了曹贼的儿子,还差点杀死曹贼本人啊!”

    “你杀的是曹贼的儿子,和天子有什么关系?”

    “这……”好像有点道理啊。

    “将军,咱们在宛城,只是一支客军,粮草辎重还需要刘表来帮我们供应,说是一方诸侯,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我们就是替刘表守北大门的。”

    张绣闻言点了点头,这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这也是贾诩之所以舍段煨而投奔他的理由。

    听劝。

    “宛城是荆州北上的门户,自古以来都是利北而不利南,此地离朝廷腹心太近,注定是要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的,咱们西凉人,是不可能得到这些中原人的认可的,我们的兵员也很难得到补充,死一个就少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投降朝廷,要么投降刘表。”

    张绣再点头。

    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否则曹操一征张绣的时候,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就投降了。

    他张绣从来就没想过要自立,他也没这个资本。

    可奈何曹贼欺人太甚啊!他手下的这些兵马都是他叔叔张济留给他的,军中将士也都是张济带出来的老兵,结果曹操在他投降当天就去睡他婶子。

    他不反叛底下的将士都不能答应,大汉以孝治天下,他这个侄子继承了张济的部队,自然也就与张济的儿子无异,他不反叛,他这个将军的正统性就没有了。

    说句实在话,曹操哪怕是把他自己老婆给睡了,张绣都能咬牙忍了。

    这一睡,俩人就睡成了血海深仇。

    “刘表是单骑入荆的,对荆州豪强宗贼倚仗太过,手中甚至连像样的嫡系人马都没有,弱势太平盛世,倒也是个三公之才,但现在生逢乱世,他也不过是一守户之犬而已,因此将军之前途,必在北方。”

    “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投降朝廷,但不投曹贼,可是曹贼如今把控朝堂,曹贼与朝廷实则一体,如何能做到降汉不降曹呢?我又要如何向天子表明心迹呢?”

    贾诩神秘一笑,道:“许都城中,我也有些探子,你知我在西凉军中素有一些威望恩德,原车骑将军董承的手下有我的人,他们告诉我,自董承被夺职之后,他们专门为天子负责军情、舆情的收集,现在,他们被秘书监荀悦亲自指挥。有这样的一层关系,我等想联络天子,自然十分容易,只需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将军自然便可以重归朝廷,不失封侯之位。”

    张绣此时长大了嘴巴,脑瓜子嗡嗡的。

    这怎么还跟董承扯上关系了呢?

    当年贾诩和张济都是牛辅直属,董承是牛辅的家臣,他们彼此之间确实是都认识,还挺熟的,但他万万也没想到,贾诩居然在董承身边还安插了探子。

    “如今看来,恐怕天子早就知道他们与我有的联系,所以才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般看似讥讽曹贼,实则向我们表达善意的言语,天子远谋,远胜于吾啊。”

    “哦~,啊,一切,就全都交由先生做主便是。”

    这帮玩笔杆子的心都脏,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玩刀枪吧。

    ………………

    另一边,曹操也在酝酿着对刘协的反击。

    此时的曹操,对天子哪还敢有半分的轻视之心,只觉得天子之谋略神出鬼没,天马行空,起码在政治斗争这个领域,堪称是曹操平生所见,最牛逼的存在。

    当年的灵帝如果有当今天子一半的才能,这汉帝国也不会落到现在的这个样子。

    为了能继续掌控朝局,曹操也得做出了取舍。

    “陛下,司空大人求见。”

    “曹操来了?快请,快请快请。”

    刘协大喜过望。

    北宫现在已经都是刘协的自己人了,这曹操现在这个时候还敢进宫来见他,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曹操至少并不担心自己埋伏刀斧手咔嚓了他,这说明曹操依然还信任自己,这说明,自己和曹操之间的这个缝隙可能还很好补救啊。

    “臣曹操,拜见天子。”

    “曹叔啊,曹叔,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我叔侄,万万不需如此大礼,来来来,曹叔您快请坐。”

    “谢天子。”

    “曹叔难得来找小侄,一定要留下来吃饭,一定要尝一尝小侄的手艺。”

    “天子也懂得庖厨之道么?”

    “何止是懂,简直就是精通,天下大事有司空帮我管着,我简直是太放心了,我天天在后宫没什么事儿,就喜欢琢磨一些厨艺来打发时间,嗯……现在做炒菜也来不及了,司空来尝尝我做的铁板烧吧,张宇,取朕铁板来。”

    “是。”

    曹操对刘协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没信,但闻听此言,也跟着重重的松了口气。

    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天子一块吃饭,能向朝野传递一个非常明确的政治信号,同时也能为他一会儿要说的事情做好铺垫。

    他与天子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外面强敌环伺,他迫切的需要与天子搞好关系不假,但这些强敌并不只是他曹操一个人的强敌啊。

    聪明人,自然明白什么时候该斗,什么时候该睦。

    如果刘协表现得和以前一样刻薄寡恩,昏聩无能,老曹这会儿还真不敢来。

    “如此,那,臣僭越,来享受一下天子的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