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十一章 以前我管你叫叔,以后我管你叫爹?
    不一会儿,张宇就将铁板给支好了,又在底下放上了烧得通红的炭火,以及一盘盘一碟碟的河虾、白眼鸭、羊肉、鸡蛋等生食。

    这铁板烧自然是刘协这几个月以来的发明了,许都的宫中虽然用度紧张,但紧的也是那些宫女啊,太监啊什么的,刘协这个皇帝总不可能饿着他,猩唇驼峰熊掌之类的珍馐可能吃不着,但鸡鸭鱼肉起码是顿顿都管够的。

    问题是汉朝时候的烹饪技术实在是一般,连铁锅都没有,也没有植物油,刘协闲着没事儿,有点精力都使在这上面了。

    “曹叔,尝尝我秘制亲自调配的酱料,蘸着吃,特别的香。”

    “谢天子,这些简单的食材经过这铁板烤制,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看了一会儿,曹操差不多也学会了,这铁板烧压根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让天子一直忙活着烤肉确实也不太合适,因此很快的,曹操就接过了铲子,他烤,刘协吃,俩人相处得其乐融融。

    刘协更是越吃心情就越好,好一派君臣和谐的场面啊。

    看来自己离着禅让的大计又近了一步呢。

    俩人一直都快要吃饱了,曹操才终于说起了正事:“禀天子,臣以为,后宫不可一日无后,天子既然废黜了伏氏的后位,这新的皇后,为何迟迟不立?”

    “没有合适的人选呗,曹叔跟我说这个,可是有什么人选推荐?”

    曹操终于图穷匕见,道明了来意:“臣有一女,姿容德行尚可,或可居后宫之主。”

    “曹节?”

    刘协前世看过历史小故事,说是曹丕逼迫献帝退位时,曹节死抱着玉玺不给,后来一生气,还把玉玺给摔了,对曹丕破口大骂。

    可见这曹节是个很好的媳妇。

    说不定历史上的刘协能得善终还是借了这曹节的光。

    嘿嘿,娶了曹操的女儿做媳妇,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啊,曹操就是自己的老丈人了啊,以前我管你叫叔,以后我管你叫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女婿半个儿,还有一句话,叫做虎毒不食子。

    娶了曹操的女儿,这以后安全不就有保障了么?

    哪怕她生得丑一点都没有关系,那不是还有后宫佳丽三千呢么。

    曹操闻言一愣,道:“陛下,臣确实有一女,小字为节,但……她今年刚一岁,还满地乱爬呢”。

    “啊?是么?哈哈哈哈,误会,都是误会。”

    “臣另有一长女,小字为曦。”

    不等曹操说完,刘协直接就大礼参拜道:“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给曹操整的一愣一愣的。

    天子会答应,这并不出他的意料,因为他知道天子也是聪明人,他女儿当个皇后本来就绰绰有余,有此一门亲事,汉臣与曹臣之间原本就已经缓和不少的关系一定能进一步的缓和起来,曹操,也可以专心去对付袁绍、袁术、张绣、吕布、刘表、和关中的数十个大小军阀。

    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他曹操现在的敌人是真的多。

    就是这天子着实有些阴损,明明都和好了,还要在言语上让他难堪。

    于是曹操自然连忙又重新给刘协跪下,这一翁一婿之间互相对着磕头,场面上极为滑稽。

    朝中,对刘协欲立曹操之女为后的这件事,自然也是闹腾了起来。

    以荀彧为首的一派重臣自然支持得紧,荀彧本人更是乐得都找不着北了。

    但杨彪可就不干了,自己好不容易回朝,起码在文政上已经可以和曹操分庭抗礼了,结果这个时候曹操摇身一变,要变成国丈了?

    那不还是骑在我头上?

    虽然他也明白这个时候汉室与曹操修复关系共抗外敌很有必要,但人么,怎么可能没有私心,他对曹操的仇恨犹如滔滔颍水一般,自然要尽一切的手段来搅和此事。

    于是杨彪带头,带了一大票的汉臣上书反对这门婚事。

    反对的理由也非常非常充足:这个曹曦,她是个二手货啊,她和夏侯惇的儿子夏侯楙有婚约啊,只等着两个孩子长大一点就结婚了,天子怎么能无缘无故的娶人家别人的未婚妻呢?

    好你个曹贼,你以为你自己喜欢人妻,天下所有的男人就都喜欢人妻么?!

    刘协本人倒是真不在乎,事实上他还挺喜欢人妻的。

    何况这是政治联姻,考虑的是利益而不是爱情,他又不认识这个曹曦,别说只是有婚约,就是离过婚带着孩子又能有什么关系?

    结果莫名其妙的,夏侯惇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这夏侯惇打仗的水平,说实在的也就一般,但他的政治敏感度却是不低的,也很懂事儿,于是想来想去,便主动为曹操分忧了。

    曹操最近一段时间在汉臣面前受了不少气,他自然也跟着受了不少气,而这一切,跟荀彧显然是脱不开干系。

    于是大半夜的,夏侯惇居然咣咣的,带着亲兵把荀彧的门给砸开了。

    荀彧见到夏侯惇这架势一懵,连忙道:“元让!大半夜的你这是要干什么?”

    夏侯惇狞笑一下,道:“干什么?当然是要跟文若你亲近亲近了。”

    说着,夏侯惇把荀彧推开,直接就往后院闯。

    “夏侯惇!你敢!我是大汉朝的尚书令!你安敢如此辱我?”

    “哼哼。”

    夏侯惇对荀彧的大喊大叫置若罔闻,荀彧本人又如何挣得过夏侯惇身边如狼似虎的亲兵。

    结果夏侯惇直接就闯进了荀彧的后宅,一脚踹开了他女儿的房门,将人给扛了出来。

    荀氏睡得正迷糊呢,吓醒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夏侯叔叔?你,你你你,你这是干嘛?”

    “以后,你要叫我爹。”

    “啊?”

    夏侯惇扛着荀氏走到荀彧的面前,道:“咱俩联个姻亲,明天我就让楙儿娶了她,正妻,你明天过来喝喜酒。”

    然后,夏侯惇就走了。

    “你……你你你,你就不会好好说么?土匪么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