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十三章 皇后曹曦
    妓馆外,老鸨看到杨修之后眼珠子忍不住就是一亮,连忙迎了上去。

    “呦~,这不是杨公子么,您可有日子没来了,小红小绿小紫可是日日夜夜都想着您呢,您今天是要俩还是仨?”

    杨修尴尬地笑了笑,故意咳了一声,道:“别叫我公子,叫我县令大人,本县最近正在追逐一个江洋大盗,有情报说他现在人就藏在你们这,来人啊,给我搜!”

    说话间,十余个许都卫已经冲了进来,挨个门去踹,看着屋里面一对对光不醋溜的人影惊慌失措的样子,哈哈大笑。

    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杨修毕竟年轻,性子也轻佻了些,再加上他又有个好爹罩着他,许都卫近来行事已经愈发的肆无忌惮了。

    老鸨也被吓得不行,他们能在许县这地方开妓馆,背后自然也是有靠山支持的,可是什么靠山能打得过杨家?这老鸨还以为是自己没有打点到位得罪了杨修呢,一个劲不停的跟他说软话,又是送钱,又是送妞。

    哪知杨修左手接钱,右手搂妞,上下其手一点都不客气,但却丝毫没有让许都卫停手的意思。

    这么大的动静,二楼的夏侯楙自然也知道了,见状,他穿上裤子翻窗逃跑了。

    同为二世祖,他当然不怕杨修,可今天全许都都知道他大婚啊,娶的还是荀彧的女儿。

    结果他刚从二楼跳下去,突然一个大棒子兜头盖脸的就是一下,把他的鼻子都给打折了,一个大马趴就摔倒了地上。

    “打,给我狠狠的打,此人跳窗逃跑,必是城中索拿的大盗,给我打。”司马懿大声呵斥道。

    “哎呦,别打,别打,别打啊,我不是大盗。”

    “不是大盗为什么会翻窗逃走?不要理他,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我是夏侯家的夏侯楙,我不是强盗啊”

    “放屁!夏侯公子今日大婚,如何会出现在这等腌臜之地?你这贼人死到临头居然还敢妄言,给我打!”

    “我真是,我真是夏侯楙,你们带我去见杨修,他认识我,他认识我啊,哎哟,别打了,别打了。”

    “大胆,竟敢直呼县令大人名讳!来人啊,给我将他押入大牢!”

    然后司马懿就真的将夏侯楙扔大牢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夏侯家的人才找到他。

    杨修将已经被打得半死,又在牢里过了一宿的夏侯楙接出来还乐呢:“哎呀呀,怪我了怪我了,仲达刚来许都不久,不认识少将军,让少将军受苦了,唉,谁能想到少将军新婚燕尔的,居然把美貌娇妻仍在家中,自己去外面风流快活呢?”

    把夏侯楙气得牙根都痒痒了。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全城,杨彪居然在朝会上公然代杨修向夏侯惇请罪,说,都是小儿孟浪了云云,气得夏侯惇一个眼珠子都疼了,荀彧则脸色难看的要死。

    夏侯惇心想,这次是自己家的儿子做错了事,于是张罗着打算摆一桌宴席,给荀彧赔罪,并将夏侯楙又给毒打了一顿。

    结果前线急报,说是刘备抢了吕布的马,惹得吕布攻打小沛,刘备顶不住了,向许都求援。

    吕布是肯定要打的,刘备也是一定要救的,夏侯惇一听,打吕布?夏侯惇的独眼中立时便燃起了仇恨的小火苗,当即也顾不上儿子媳妇这点狗屁倒灶的事儿了,直接找到了曹操,请求出战。

    然后夏侯惇带着兵就上前线去了。

    而没有了夏侯惇的教育,夏侯楙将发生的一切全部都一股脑的怪在了荀氏的头上,待荀氏愈发的冷漠,甚至酒醉之后还会打她,荀氏隔三差五的就会鼻青脸肿一次。

    待天子完婚之后没多久,荀氏就借口回娘家,然后就一直住在了娘家,再也不回去了,夏侯楙竟还大半夜的去砸荀氏家的大门,想要把自己媳妇给接走,结果忍无可忍的荀彧终于命令家丁又把他给打了一顿。

    此事成了许都城内人尽皆知的笑谈,不论荀氏还是夏侯氏,都很不爽,结亲不成,反成仇。

    而刘协,在一连持续了两天的大婚之后,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新皇后,曹曦。

    有一种包办婚姻的感觉。

    而且老实说,有一点点的失望。

    按理来说老曹家也是累世官宦,基因一代一代的改良下来,怎么着也不会有丑人才对。

    但曹操长得就不好看,关键是还特矮。

    曹曦是曹操的长女,长得……只能说是不丑,普通人的水准。

    比较直观的对比的话,自己的后宫之中,董贵人大概是一宿两千的水平,伏后大概是一宿八千的水准,郭美人差不多也是八千一宿的水平,但考虑到她还未成年,可能翻个倍卖到两万以上,或是三年起刑。

    曹曦,嗯,八百一宿,不能再多了。

    宫里大部分的宫女都长得比她好看。

    性子也不是很好,仗着曹操的关系,曹曦在宫里头也有一点跋扈,因此刘协在象征性的跟他睡了几宿之后,终究还是没忍住心头的躁动,找郭女王去了。

    夏侯楙的老婆睡的有什么意思?他连夏侯楙是谁他都不知道,还是曹丕老婆睡着爽啊。

    这一日,曹曦嫌弃宫中闷热难耐,让贴身的宫女给他拿点冰来,结果她这才发现,这许都的宫中居然连冰窖都没有。

    于是曹曦便让人去太傅府去取个冰鉴来,嗯,由于嫁了女儿,曹操现在已经升官做了太傅了。

    好一会儿,冰鉴送来了,曹曦迫不及待的对着冰鉴呼吸了一口冰凉的冷口气,又取了一颗冰过的瓜果来吃了,想了想,曹曦让人从冰鉴中凿了很小的一块放在了自己屋,叫人将剩下的冰装在冰鉴里,给天子送去。

    “天子喜欢么?他还说,这东西不应该叫冰鉴,应该叫什么……冰柜空调一体两用机呢。”

    曹曦也听不懂天子口中的怪词儿,但总之,天子喜欢就好。

    曹曦心满意足的就打算睡个午觉,结果还没等她睡着呢,郭女王就来了,而且……还带着她刚送出去的冰鉴。

    “皇后姐姐,您睡了么?刚才天子赏赐了一个冰鉴,臣妾想着,您才是这后宫之主,这东西怎么能让我来用呢?就给您送来了,您看,放哪合适?”

    曹曦闻言,脸都特么绿了。

    “你是来……特意羞辱本后的么?”

    “啊?什么?”

    曹曦早就对郭女王不爽很久了,此时气急之下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声道:“来人啊,给我掌她的嘴!给我扇烂这个狐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