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十六章 一脸懵逼夏侯楙
    其实枣祗作为一个颍川人,当的又是汉朝的官,在目前许都的政治局势之下,应该与荀彧是非常类似的。

    亲信固然是亲信,但未必就是铁杆的曹操一系才对。

    况且实话实说,枣祗一直都远离政治中心,一门心思的搞屯田,虽然屯田为曹操南征北战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但此举却也救活了无数的大汉百姓。

    至少在早期的枣祗时代,曹操搞的这套屯田制抽成还没有后期那么狠,占用的也都是无主的荒地,对社会对百姓,都还可以称得上是善政。

    可谁让他担任的职位是这该死的羽林监呢,他当这官的时候天子手上还没有羽林卫呢,这玩意类似于一个荣誉虚衔,可现在天子手上既然已经有了以他们郭家为主的羽林卫,这样说不好到底忠不忠的人当然是不能再留了。

    “可枣祗作为太傅亲信,死在我的屋中,我们如何能说得清楚?”

    “只要今晚上乱起来就说得清楚了,我今晚出宫找你本来就是要挑拨羽林与虎贲的哗变!”

    “什么?”

    果然,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似乎有了吵闹之声,互相斗气的羽林与虎贲终于起了冲突。

    郭女王和郭浮先将枣祗的尸体藏在胡床底下,然后郭女王道:“你是光禄大夫,眼下光禄勋不在,你就是宿卫禁军的最高统治,按我说的做。”

    “我要怎么做?”

    “马上派人去训斥虎贲卫,记住,只训斥虎贲卫,尤其是其中的谯县人,如果有人出自曹、夏侯、丁氏,就将人控制起来。”

    “我这个光禄大夫就是个摆设,虎贲营那些谯县子弟连大人都不服,如何能够服我?”

    “要的就是他们来闹,你快去啊!”

    “这……好吧。”

    很快,郭浮就传令去了。

    结果一道命令下达之后,军营之中果然就更乱了,不一会儿,账外居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显然有兵士在硬闯。

    郭浮的手心都冒汗了,郭女王倒是镇定如常,握着他的手道:“兄长别怕,我在。”

    郭浮这才安心了一点。

    呼的一下,一个身穿黑光铠甲的壮汉一把就冲了进来,破口大骂道:“姓郭的你什么意思,仗着妹妹当了贵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你们颍川人这么欺负人,当我夏侯楙的刀不利么?”

    说着,来人一把抽出了刀子,看那架势真恨不得活劈了郭浮。

    郭女王愣了一下,夏侯楙?

    就是那个,做了荀彧的女婿,结果新婚之夜因为嫖娼被抓去许都卫被暴打了一顿的那个夏侯楙?

    就是曹曦原本要嫁的未婚夫?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这小子最近真的是出了大名了,连郭女王在北宫都听说了他的事迹,估摸着他的这点糗事虽然不可能被写进史书,但肯定也会被写进各种话本故事,千古流传。

    其实真就是巧了,夏侯惇急着去救援刘备走得太急了,但临走之前还是没忘了狠狠揍了这个傻逼儿子一顿,并且勒令他不得再去烟花之地,命他在家禁足。

    夏侯楙心里苦啊,憋屈啊,委屈啊,就想喝点酒,他也不敢去外面喝,想起宫中宿卫中有几个小时候在谯县老家一块玩耍的玩伴,便拎着酒去找他们了。

    正好就遇到了今晚上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儿,在他看来,今晚上这事儿就是他们羽林卫这些颍川本地子弟在欺负人啊,你们颍川人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这让他想起了自家新娶的老婆,心中更不爽了。

    这天下是我们谯县人帮助太傅打下来的!你们除了会动嘴皮子还会什么?

    于是,当郭浮下令斥责虎贲卫之后,夏侯楙立时就炸了。

    区区郭浮,在他面前算个屁。

    我爸爸可是夏侯惇!

    然后,他就看到了郭浮身边的郭女王,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微笑。

    “你就是郭贵人么?皇后打你是教你规矩,你竟然不思感恩,反而仗着家中兄长在此胡闹,这难道就是你们颍川女人的家教么?”

    就见郭女王突然尖着嗓子大叫了一声:“啊~~~~,夏侯楙你干什么,放肆!你放肆!我是天子的贵人,你怎么敢对我如此无礼?”

    说着,郭女王突然一使劲,把桌子给推倒了。

    夏侯楙一脸懵逼。

    我无礼?我怎么就无礼了?

    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却见这时候,郭浮从床底下把枣祗的尸体也给拽了出来,郭女王叫得更大声了,郭浮也跟着大喝一声:“枣大人!枣大人啊!!夏侯楙,你,你太放肆了,有本事,你连我们兄妹也杀了吧!反正你们夏侯氏,从来都不将皇权放在眼里。”

    夏侯楙就算是再傻,这时候也看出不对来了,这两兄妹也太狠了吧!

    当即上前一把抓住郭浮的脖领子:“姓郭的,你特么陷害我!”

    郭女王大叫一声就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救命~,救命啊~,夏侯楙杀人了~,夏侯楙杀人啦~虎贲军要哗变啊~”

    门外的卫士们这会儿自然就冲进了营帐,见枣祗的尸体躺在地上,夏侯楙红着一双眼睛拎着郭浮,慌忙七手八脚的将他人给按住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是被陷害的,你们兄妹两个竟敢如此陷害我,我要告诉我爹,我要让我爹把你们都杀掉!杀了你们!!”

    郭女王在一旁:“他,他杀了羽林监,还要非礼我,我,呜呜呜,我作为大汉贵人,今日竟受到你们如此凌辱,我还活着作甚,就让我死了算了吧。”

    说着,郭女王就做出一副寻死觅活的架势,自然,被羽林卫之中,尤其是郭氏子弟给“救”了下来。

    虎贲卫之中,尤其是出身于谯县的那一批人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夏侯楙受辱,看今天这郭氏兄妹的架势,分明是想把夏侯楙杀死在这,当即就要上去抢人。

    羽林卫中的郭氏子弟自然不肯,于是就出头拦着,两拨人互相推搡了一会儿,很快就动了真火,然后又动了刀枪。

    事实上这个时候种辑已经得知了宫中的消息了,他毕竟是九卿,还是开府仪同三司,威望远非郭浮能比,如果这个时候他能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其实还是有很大概率是能控制住局势的。

    只是在他快马加鞭的赶到营外,叫亲信汇报了最新情报之后,种辑越琢磨,就越觉得不对。

    夏侯楙怎么会跑到宿卫去了?

    调戏郭贵人?这就跟开玩笑似的啊,夏侯惇的儿子总不可能真的草包成这样吧。

    枣祗死了?

    他夏侯楙就算杀光了羽林卫,也得把枣祗给留着啊。

    这肯定是个套。

    难道……这其实是天子的意思?

    再说虎贲和羽林两卫火并,这个罪名他也有点承担不起啊。

    于是他灵机一动,趁人不注意突然从兜里拿出一把飞刀,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插,然后大喝一声:“啊~,有刺客!”

    自从上次他莫名其妙的被刺杀之后,他就学会了一项新技能:碰瓷儿。

    这招好像还挺好用的。

    “快,快护我回府”

    说完,种辑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爱咋咋地吧,反正跟我没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