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十七章 荀彧VS毛玠
    将时间线拉回眼前。

    刘协,这会儿已经完全被整的有点不会了。

    在郭女王声情并茂的叙说之下,她成功的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恃宠而骄,因为被皇后责打,所以半夜偷偷出宫去找自己的兄长哭诉,一个脑子单纯,不太懂事儿的小姑娘形象。

    夏侯楙……反正夏侯楙在她的故事里,形象已经没法看了,完全就是一滩臭狗屎。

    乱哄哄的时候,荀彧火急火燎的终于到了,他是尚书令,这么大的事儿当然要赶到,而刘协看见荀彧来了,也不由松了口气。

    不知不觉,荀彧这个既忠心于汉室,又忠心于曹操的尚书令已经成为了刘协的主心骨了。

    “令君以为,今日之事当如何处理?”

    听完了前因后果之后,荀彧冰冷的看了夏侯楙一眼。

    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婿,他简直是太失望了。

    他倒也不信他这个女婿真的会蠢到调戏宫中贵人,杀害枣祗,但他好端端的居然会落到这样浑身是屎是泥都说不清的地步,却也足见其人之蠢。

    “臣以为,此事既然皆因夏侯楙而起,不如,便先将其投入廷尉府大牢,待详细调查清楚此事原委之后,再做打算吧。”

    刘协点了点头,正要依照荀彧说的办,却突然听到后面大喝一声:“慢!”

    再一看,一个不认识的人已经越众而出。

    荀彧见状叹息一声,微微拱手道:“孝先,你也来了啊。”

    来人正是司空府东曹掾毛玠,嗯,现在应该叫太傅府了,官职不大,换算下来大概是四百石,比之寻常县令都还要不如,因此平日里他自然是不上朝的,刘协自然也就不会认识他。

    然而荀彧却是认识的,东汉年间,官员的实权和秩序品级早就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系了,严格来说荀彧的这个尚书令还隶属于孔融这个少府呢,荀彧给孔融行个礼,孔融敢受么?

    建安初期,出身太好的人一般不会直接去司空府任职,而是在汉朝当个正经的官儿,然后兼职以参司空府事这样的头衔名正言顺的参与曹操的私人事务,司空府和朝廷是两条既相交,又平行的线。

    但对那些出身不高的所谓自己人,有时候曹操干脆也懒得费这个劲,就全都让他们直接当司空府的官,不当汉朝的官了,而司空府诸多事务的大管家,就是这个毛玠。

    简单说毛玠的这个东曹掾对于曹操本人而言就是个小号的尚书令,一定程度上是对荀彧的掣肘,曹操强盛时甚至可以架空荀彧。

    再者程昱因为需要留守兖州不在许都,毛玠事实上就是许都城内曹操手下兖州集团的首脑,兖州人陪着曹操出生入死的多不容易啊,好不容易现在曹操阔了,结果胜利果实却被颍川人给摘了,他跟荀彧的关系能好才是见鬼了。

    事涉天子宿卫,曹操懂事儿的没来掺和,毛玠在某种程度上自然也就代表曹操了。

    因此面对毛玠的拆台,荀彧也只能客客气气的先拱个手,听他有什么高见。

    毛玠也对荀彧抱拳道:“令君,夏侯楙可是您的快婿啊,如此果决的将其送入廷尉大牢,不怕令千金成为寡妇么。”

    “若真的成了寡妇,让她改嫁便是。”荀彧面色不变,仿佛,巴不得这夏侯楙赶紧去死,好让他女儿赶紧改嫁一样。

    “令君倒是大义灭亲,只是今日之事,在我看来实属有些怪异,还是谨慎一些为好,至少,也不能只听某人的一面之词。”

    “孝先是在指责贵人说谎,故意冤枉夏侯楙么?”

    “呵呵,兹事体大,还是问清楚的好,至少,也要让夏侯楙自己为自己辩罪吧,夏侯楙呢?”

    此时的夏侯楙早已经被羽林卫五花大绑,嘴里也塞了臭袜子,见毛玠这时候站出来替他出头,羽林卫也只好把他嘴里的臭袜子给拔了,让他说话。

    “冤枉,我是冤枉的啊!毛大人救我啊!”

    毛玠淡淡地道:“不要慌,当着天子与令君的面,你将事情的原委说清楚。”

    夏侯楙惊魂未定,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道:“他们,他们兄妹两个合伙坑我,我进他们军账的时候枣祗就已经死了,是他们杀的枣祗!郭贵人还陷害我,我压根没有非礼她!”

    荀彧厉声喝问:“那你闯人家的营帐又是要干什么,郭浮是堂堂光禄大夫,为什么你要闯人家军账,你今夜又为什么出现在宿卫禁地!”

    “我……我就是心情不好,我就是心情不好来找老乡喝点酒,真的啊,正好碰上这郭浮和他们这些颍川人欺负人,明明是他们先挑的事儿,凭什么只斥责我们虎贲卫,还处处为难我们谯县人?我看不过,就去找他理论。”

    “郭浮身为光禄大夫有帮着光禄勋卿管理宿卫之职权,他想怎么管理是他的事,你凭什么去找他理论,就凭你爹是夏侯惇么?!你知不知道,擅闯禁军主帅大帐,仅凭这一条,郭大夫就可以把你军法从事,先斩后奏!”

    “我……”

    荀彧不依不饶,继续道:“我且问你,你闯入大帐之前知不知道贵人当时正在账中?”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么?当时军中谁不知道贵人来了,此事分明是两卫起冲突的原因,你连贵人来了都不知道,那你冲进去找郭大夫论得是什么理,出得什么头?”

    “我……我知道。”

    “知道,知道贵人在你居然还敢硬闯营寨?!你现在说你没有不良居心如何能让人信服?!”后面还一句话荀彧憋着没说出口。

    蠢成这个样子,不坑你坑谁。

    说完,荀彧对毛玠又抱了抱拳:“孝先,我看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清楚么?我倒是觉得,夏侯楙证词颇为可信,敢问郭贵人,你说夏侯楙对你意图非礼,请问他是如何对你非礼?如果他真的非礼了你,你又是如何挣脱的?难道夏侯楙将门虎子,居然还不是你一介女流的对手不成?哦对了,你说是令兄救了你。”

    说这又看向了郭浮:“我看光禄大夫文质彬彬,倒不像是有这等勇力之人啊。”

    夏侯楙这时也高呼道:“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我要是真的想意图不轨,一只手就放翻他们兄妹了!”

    “再说枣祗的死,我看他分明是被短剑从后脖颈刺入,咽喉刺出,令君,咱们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若夏侯楙真的是盛怒杀人,又怎么会用这样的姿势杀人呢?郭贵人,还请你解释解释,当时枣祗是站在什么位置,夏侯楙又是站在什么位置,是怎么将枣祗杀死的呢?”

    郭美人闻言,面上一黑,然后突然就躲在刘协的怀里放声大哭:“陛下~,你看他啊~,他凶我~~”

    毛玠:“…………”

    荀彧:“…………”

    刘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