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十八章 原来这才是隐藏boss
    刘协这会儿其实大致上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曹操如果因为这事儿砍了郭女王的话,绝对不是冤枉她。

    又一个“大汉纯臣”。

    太特么讨厌了。

    当然了讨厌之余他也有一点感动,自己,这是何德何能啊,让这么多的仁人志士为自己前赴后继,拼死相搏。就连郭女王这样的一介女流,都不惜以身犯险,击杀枣祗,只为整顿宿卫。

    要不要干脆放弃她呢?

    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转了一下就被刘协给放弃了,他做人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让他自己去舔曹操,可以,但要让他主动把这些忠义之士送给曹操杀,他不忍,也不耻这样做。

    再说郭女王还是他老婆。

    虽然他有四个老婆,但其中两个都是前身自带的,另一个是纯粹的政治联姻,娶回来的是一个祖宗,也只有郭女王,是他自己选择的老婆。

    把老婆送出去投降,这也太怂了一点。

    因此刘协也不得不一边抱着郭女王不停安抚,一边对毛玠道:“这位大人,是叫毛玠是吧。”

    毛玠闻言并没有大礼跪拜,而是弯腰,拱手,面上也看不出多少恭敬地道:“不敢当天子一声大人,小吏正是毛玠。”

    嗯,没听过他的名号。

    应该……不是什么太厉害的角色吧?(话说毛玠的知名度确实不高,与他的地位严重不符,很奇怪啊。)

    “郭贵人毕竟是女流之辈,面皮薄,朕的面皮也不算厚,若是令堂哪天被人调戏,却被人当众质问调戏的具体细节,这合适么?”

    毛玠闻言,将腰弯地更深了一些,不过依旧没跪,道:“小吏莽撞,还请天子责罚。”

    “责罚就不必了,只是你不要再凶我的贵人便是了。今夜出了这么大的事,种辑何在?为什么还不来?”

    刘协感觉事情好像挺复杂的,想干脆把皮球踢给种辑。

    种辑的亲信终于逮到机会向天子汇报,道:“回天子,大人今夜仓惶赶来,未带亲随,至营门之外被不名人暗杀,已经送回府中修养去了。”

    刘协闻言又愣了一下:“种辑又被刺杀了?”

    这下刘协是真的有一点火了:“朕别的都不要了,就要这么一个保镖投资来护卫朕的安全,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能允许么?区区一个种辑,你们就这么容不下么?!”

    除了有点火之外,刘协还有一点慌。

    又是种辑,为什么又是种辑!

    为什么总有人又刺杀种辑,他只是一个保镖啊!你们一个劲儿的刺杀朕的保镖到底是要干什么?

    是不是要杀我?

    荀彧、毛玠、和一众文武大臣一听种辑又被刺杀了,心里也是被吓了一跳。

    荀彧和毛玠甚至还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严重看到了惊骇。

    种辑可是开府仪同三司,他被刺杀,这事本身的政治影响力怕是就不比今晚的这场火并来的小。

    恰恰这两件事又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二者叠加,在加上说不清楚一裤子是泥是屎的夏侯楙,一个貌似单纯天真,实则心如毒蝎的郭贵人,又死了一个枣祗。

    今夜的这摊水,远远比想象中要深啊。

    “荀令君,种辑遇刺之事,君以为该当如何啊?”

    “臣以为,必须严查。”

    “谁去查?”

    “许县令杨修。”

    “好,就让杨修去查,希望他能给朕一个满意的结果。”

    说着,刘协又看向毛玠,道:“江山社稷,祖宗宗庙,朕统统都可以不要,只求能保住这条性命,这么点的要求,太傅都不肯满足朕么?”

    毛玠闻言终于跪了,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连忙替曹操表忠心道:“小吏也以为,此案非许县令不可查,无论背后主使是谁,都应该找出来,将其就地正法,以正天威。”

    “嗯……”

    刘协闻言终于点了点头,“再说这夏侯楙和今夜两军哗变之事……”

    刘协说着说着自己就先皱起了眉。

    种辑不在,他谁都不认识。

    郭浮虽然是光禄大夫,但他是典型的德不配位,下面的人不服他,上面的人也瞧不上他,羽林卫之中说话倒是好使,但虎贲卫这边却根本说不上话。

    指着他是肯定不行的。

    再说夏侯楙也是肯定不能杀的,毕竟这是夏侯惇的儿子,夏侯惇是谯沛武将集团的首脑,曹操铁子,杀他的儿子,自己也不敢。

    嗯……

    “今夜之事,虎贲卫之中就没有人要出来解释解释么?”

    话音未落,就见虎贲军这头出来一个剑眉星目的小帅哥,显然这一宿给他憋屈坏了,出来后大声地道:“回天子话,虎贲营今日什么都没干啊!今日之事,分明是羽林卫挑衅在先,末将也从未见过枣祗大人,也没见过夏侯楙,还请天子明察。”

    刘协也不认识他,问他道:“你这小将又是何人,担任何职啊?”

    小帅哥对着刘协抱拳跪拜,道:“末将虎贲卫都尉李典,请天子准末将代虎贲卫自辩!”

    刘协一听,卧槽了一下。

    李典?

    是那个,和乐进好像一对两口子似的,总是在三国演义中一块出场的那个李典么?

    他不是出场挺早的么,怎么这么年轻?

    刘协上辈子没看过三国志,只看过三国演义,还忘得差不多了,但这个李典他还真的听说过,一般的三国游戏里好像都会有这个人物。

    他是不是五子良将之一来着?

    但总之不管有没有,这肯定是曹操的心腹,是大将的啊,怎么还让这么大的大将来给自己守门来了?

    弄了半天宿卫里真正的大BOSS在这儿啊!

    于是刘协连忙走了过去,亲切地抓住李典的手道:“原来是将军您啊。”

    李典则彻底懵了。

    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道:“回,回天子,末将只是都尉,当不得将军二字。”

    “都尉?”刘协闻言都笑了。

    这年头官职与实权之间不划等号,刘协也是明白的,在他想来,这个李典,肯定是曹操安排在虎贲卫中负责统领虎贲卫的大将,这也是为了曹操自己的安全么。

    毕竟现在的格局,因为许都皇宫太小,虎贲卫已经驻扎在南宫去了,也就是每天大臣们上朝,办公的地方,曹操有时候偶尔也是要上朝的么。

    刘协主要关心的还是北宫宿卫的忠诚度,对于虎贲卫,他并不是特别看重,也完全理解曹操的顾虑。

    只是这么大个大将,就给安排都尉这样的小官当名号,是不是也太抠门了一点?就那么差这点俸禄么?

    “将军莫要说笑了,既然将军在虎贲卫之中,那事情就好办了,今夜之事,就全都仰仗将军了,虎贲卫也是时候要整治整治了,就让将军做主,由毛玠协助吧。”

    李典闻言,张大了嘴巴,脑瓜子嗡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