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十二章 一拍即合
    于禁此来,目的其实还挺明确的,真的就是想要往宿卫中充一些泰山兵而已,同时特意来探一探种辑的口风。

    种辑多精明的一个人呀,马上就表示,虎贲左右监现在都还空缺,等这次虎贲卫自查结束,他打算让李典来担任虎贲左监,如果不嫌弃的话,虎贲右监的职位则可以给于禁的儿子于圭留着。

    二人至此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至于曹操那边,说句实在话,于禁从来都不是曹操的嫡系,谯县将领青州兵,于禁一样也没占。

    曹操早期的将领都是自带部队的,于禁也不例外,于禁的根基就是泰山兵,更准确的说,就是原来鲍信的兵马,自鲍信死后,其手下的泰山雄兵陆陆续续的逐渐都归到了于禁的麾下。

    因为于禁本人也是泰山人,早在何进还活着的时候,于禁就已经跟着鲍信在泰山募兵了,东汉时期乡党极重,老乡投老乡,风气就是如此。

    泰山自古出雄兵,这支泰山军的战力不弱,对于早期的曹操来说,可以说是非常重要了。

    然而去年,宛城大战。

    曹军因为曹操玩人家婶子的那点事儿,作为曹操嫡系的青州兵在撤退的途中军纪涣散,劫掠百姓,于禁干脆命人攻打了青州兵。

    结果曹操不但没有怪他,反而却让他录前后功,给他封了侯。

    所有人都在羡慕于禁的际遇,但于禁自己却无比的心慌。

    曹操手下的兵,什么时候军纪严明过?

    (个人感觉这些兵是曹洪下属的概率很大)

    更让于禁心里没底的是,曹操还特意命吕虔担任了泰山太守。

    而吕虔在到了泰山之后奉曹操的命令,大肆的收编泰山贼寇,编入自己的军队,号曰,泰山军。

    他的兵叫泰山军,我的兵叫什么?

    以后再有泰山人入伍,应该投入谁的麾下?

    若是将来臧霸等人投降朝廷收编了他们的兵马,算特么的谁的?

    吕虔出身于曹操的从事,甚至曹操还派了夏侯渊去辅佐他,这关系到底谁远谁近,谁是亲信谁是外人,一目了然啊。

    因此表面上看来,于禁封了侯,而且还不是虚封的都亭侯,很得曹操信重,但于禁却嗅到了前所未有的致命危机。

    他又不是谯县人,上面的信任都是虚的,乱世之中,侯爵的封号也不过是镜花水月,只有下边将士的支持才是实打实的立身之基。

    因此今夜这场所谓的哗变之后,于禁马上就断定,这是属于他的千载良机!

    这于禁是个武夫出身,但心思却是极为细腻的,至少一点也不傻,看得透朝堂上的局势。

    在他看来,天子有中兴之志,是想以宿卫之权,最终慢慢的夺一部分朝廷的兵权,重建一个全新的三河五校的。

    所谓三河五校,其中三河指的便是河东、河内、河南三郡,东汉时期中央军出征打仗,都是从这三个郡来征兵,因此这三郡都拥有特殊的政治地位,这三郡的世家子弟也很容易立下军功。

    若是将来大汉可以中兴,征调颍川人出征打仗,何人可以为将?那当然是从羽林卫中选拔人才了啊,到时候羽林卫中随便一个小兵,也能当个百人将或是屯长。

    那么,虎贲卫呢?

    当然是要先把谯县人全都踢出去,全都换成兖州人,到时候征调兖州兵了啊,兖州兵里头哪个郡的人最能打?那当然是泰山兵了啊!

    当前朝廷里,谁是泰山兵的头?那当然是他于禁于文则了啊!

    这于禁和种辑虽然不熟,但正所谓郎有情妾有意,一个是干柴,一个是烈火,这酒真的是越喝越舒坦,一个是粗野军夫,一个是累世官宦,俩人居然还能越聊越是投契,鬼知道那来的共同语言。

    就差要拜把子了。

    大汉的益寿亭侯,派儿子去给大汉天子把守宫门,很合理啊。

    酒过三巡,于禁的脸色已经微微有些发红了,明明是征战沙场的猛将,酒量却并不如杨修。

    这说明酒量这东西主要靠练,和身体素质的关系反而不大。

    见种辑和于禁越聊越是投契,杨修也忍不住插嘴试探道:

    “久闻亭候手下泰山兵勇各个勇猛无敌,在战场上有以一当十之能,最近许都一带大贼巨寇层出不穷,我许都卫中人手倒是够的,但他们都是普通农户,实在是不堪大用,能否请亭候借调一些人手给我,帮仲达训练他们一下,学习学习这军伍之道啊。”

    于禁闻言则打了个哈哈:“杨公子说笑了,弘农杨氏人才济济,哪里还用得着我去添乱,再说这许都卫平日里对付的都是毛贼强盗,军伍之道,反倒是无用的能耐,我手下都是粗人,不合适,不合适。”

    杨修闻言微微皱眉,心里有点失望。

    看来这于禁至少没有要舍了曹操,改投他们杨家的打算啊。

    司马懿却适时地说道:“我听说亭候身边有一些亲兵,都是这些年南征北战,身上负了伤的,亭候不忍将其舍弃,就一直在身边养了起来,听说,他们中的许多人连媳妇都没有?我倒是觉得,可以让他们来许都卫帮帮我,一来,他们可以教授我们技击之术,二来,也方便我们帮他们找到媳妇。”

    于禁闻言一愣。

    “许县令毕竟也是县令,既然是县令,自然就有清查户口,追缴税赋之责,谁家有未出嫁的姑娘,或是有年轻貌美的寡妇,总能掌握第一手的资料。

    若是能让他们在许县做个小吏,想来成家也能方便一些,有亭候您的关照,即使将来我和德祖两人外调不再做这县令和县尉,想来也没人就能欺负了他们。”

    于禁闻言,这回倒是没有马上拒绝,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反而还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就要问他们自己的意思了,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在许县官寺做事,很多事确实会很方便。”

    好歹算是有缓了。

    种辑在一旁看着也是频频点头,更加确定这司马懿正是自己得意的人才,只可惜此人出身太高,又已经当了许县尉,自己稍微有点不够资格直接把他征辟成自己的府臣。

    一定要将此人推荐给天子,让他得到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