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爱过你的痕迹 > 41.合好
    从小到大我的性格都是矛盾的,我可以是外向的活泼者,也可以是内向的沉默者,我总喜欢压抑自己的情绪,总会去在意身边人的想法,所以我很容易患得患失。我想这样的性格和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和经历都有关。

    小时候我在爷爷奶奶家长大,我的爷爷对我的管教十分严厉,会规定好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会规定早上几点起床晚上几点睡觉;会严格控制我的零食量以保证我正常饮食;会要求我吃饭的时候不喝任何饮料,也会告诉我食不言寝不语!尤其会要求我吃饭绝对不能挑食即便遇到不爱吃的食物,也必须统统吃掉。印象里小时候的我不爱吃胡萝卜、油菜、肥肉和鸡皮,每次吃饭前发现有这些菜的时候我都头皮发麻,因为就算不爱吃也要吃,但就算这样也被我想到了很多可以逃避的方法,最开始我会尽量不夹那些我不爱吃的菜,但这招很容易被发现,爷爷察觉后即便我自己不夹那些菜,他也会夹给我吃;后来眼见这法子被识破了,我又想到了另一个方法,就是遇到不爱吃的菜我都会积攒起来,留到最后再吃,我会将那些不爱吃的菜最后一口都吃完,然后再跑到垃圾桶那边吐出来,这个方法不会被轻易发现,我用了很久。但是过年的时候我再用这个方法的时候显然碗里的菜和肉实在太多了,压根没多余的地方放,而且还被姐姐发现了,于是这个方法也不能再用了,当然后来我又想到了别的办法。因此,我从小好像养成了这样的一种习惯,不轻易去挑战爷爷的权威,不会和爷爷据理力争,爷爷规定的事就去做。所以,我很容易顺从但内心也更容易反抗,貌似骨子里就存在一种不妥协的劲儿,而顺从与叛逆仅仅只是一线之隔,我也在它们之间来来回回的跳跃,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因此,面对我在乎的人,这矛盾也越发地明显。

    坦白讲在王欣宿舍的这个夜晚我失眠了,并不是因为她们宿舍太过嘈杂也不是因为换地方睡觉不习惯,纯碎是因为岳景龙。昨晚王欣算出的那个塔罗牌答案一直在我心里徘徊: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而我也深陷在这情绪中胡思乱想,直接导致我对塔罗牌的那个答案近乎有一种执念,它就那么一直环绕在我的脑海里,我当然会坚定地告诉自己相信他的真心,但自卑的情绪在这时也会爬出来提醒我石磊说过的那句话他说我像韩怡然,顿时我又陷入自我怀疑之中。王欣告诉我想那么多都是徒劳,她抛下了一个问题再没多说一句,她问:“如果你们俩就此分手,你会不会后悔?”

    我的答案是:我后悔。我好像从来没这么接近过爱情,他对我说的话,看我的眼神,送我的礼物都让我心动,我必须承认他确实让我患得患失。所以我决定了等到明天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要和他好好地谈谈。

    让我没想到的是当他出现在王欣她们校园里时,居然也难逃被女生搭讪的命运。和他本来约好在王欣她们学校的正门见,但他来的太早了我还没收拾好,就叫他瞎逛逛等等我。我已经用了最快速度来收拾,王欣和我一块下了宿舍楼,我看见不远处有个男生很像他,但旁边还站着一个女生,心想应该是看错了,就和王欣继续朝前走着,但越走越近才看清那个旁边站着女生的男生真的就是他,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我,我有些生气。因为在此之前王欣还没见过他,王欣问我:“他在哪呢?你给他打电话问问吧!”

    见我没说话王欣看了看我,她说:“你又不着急啦?他到哪了?”

    我说:“他在那和女生聊天呢。”说完冲着岳景龙的方向瞥了一眼。王欣顺着我的眼神看过去,她说:“他长得还真是挺帅的呢!你可得看紧了,你看看我们学校女生都对他有兴趣呢!”

    我撅了撅嘴说:“哼!能抢走的人才不是我爱的人呢!”

    王欣笑了笑说:“看把你能的!不是昨天那副熊样子啦!”说完看着我笑。

    我们继续看着岳景龙的方向,王欣问:“你要不要过去宣示主权?”

    我摇了摇头说:“我才不要,感觉过去忒尴尬了吧!”

    王欣说:“那咱们就这样一直看着,要看到什么时候啊?”

    我说:“我就纳闷他和女生怎么就能说那么多话。”

    王欣说:“你吃醋了啊!”说完这句话我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他的名字,王欣探过头来看说:“看来他是真的没发现咱们,还打电话过来了,干脆现在直接走过去吧…”说完王欣拉着我朝他的方向径直走过去了。

    我直直地望着他,站在他旁边的女生长得也挺好看的,王欣朝他打招呼,他走过来帮我拿东西,他指着我对着那个女生说:“这是我女朋友,我真的在等她。”我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女生,女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那好吧,那就不打扰了!”看女生走远后我对他说:“这是我发小王欣。”他对着王欣说:“你好你好。”

    王欣笑着说:“哈哈,终于见着庐山真面目了,上次暑假我去你们学校找她本来以为能见着你的,结果没见着,她那阵可失落啦!”

    岳景龙有些疑惑地看看我,我瞪了王欣一眼,她居然出卖我。岳景龙追问:“暑假?那时候她…”

    王欣笑着点点头对岳景龙说:“对!那时候她就…是吧!你懂的!”

    看着岳景龙期待的小眼神,我打了一下王欣。我岔开话题说:“我和王欣早就站在那了,你都没发现我们。”

    岳景龙说:“啊?我真没发现!还给你打电话呢!”

    王欣说:“她刚才可吃醋啦!”

    我连忙否认:“我哪有!”他温柔的看着我,他闹着说:“那我可就不解释了!”

    我瞪着他故意假装生气的样子,他依然看着我笑,他说:“我刚才…”

    我说:“不用解释我信你!”

    他直直地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惊讶与欣慰,我们就这样对视着,被王欣打断,她说:“喂喂喂!你俩别再虐我啦!”

    此刻我们都笑了…

    爱情就是这么简单又复杂,可以因为我的一句我相信他就如此感动;也可以因为彼此一个温柔的眼神我们就深陷对方;我们也会因为小事吵架闹别扭,但爱情让我们在此时此刻感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