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硬核厨爸 > 第982章 女儿的演出,受邀看演出(第二更,求订阅)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十二月也已经过半,眼看着元旦近在眼前了。

    原本幼儿园是准备让冯若若、杨小溪和陈瑶霏三个小女孩,在幼儿园的元旦联欢会上,再来一次舞蹈表演的。

    但是郭老师那边的表演,也是放在元旦上。

    并且,因为冯若若、杨小溪和陈瑶霏的缘故,郭老师带孩子们参加的舞蹈演出,主办方竟然邀请了幼儿园孩子们去观看和联欢。

    老园长也是没有料到,会收到这样的邀请。

    经过了权衡,并且跟对方沟通后,对方愿意出车过来接送幼儿园的孩子们,联欢会上还会给孩子们发点心和小礼品。

    最终,老园长也就答应了对方。

    之后也是由幼儿园里各个班级的老师,通知了各个班上孩子们的家长。

    幼儿园的通知,把家长们都给搞得有点意外。

    家长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孩子的幼儿园会被元旦汇演给邀请去现场的。

    要知道,平常每年的元旦汇演受邀的幼儿园,一般都是一些淮城更加知名的市直属幼儿园。

    像是冯若若所在的幼儿园,虽然也是公立的幼儿园,但通常不会被邀请参加元旦汇演这样的现场活动。

    这也是引起不少家长的联想,首先想到的是冯一帆的缘故?

    是不是因为冯大厨的女儿在幼儿园?所以对方就邀请了幼儿园去参加呢?

    这个联想,很自然是成为家长们心目中一个默认。

    使得来接冯若若的爷爷奶奶、姥爷和妈妈,都会受到其他一些家长的额外关注。

    不少之前有过言语交谈的家长,他们更是会突然对冯大厨嘘寒问暖,询问最近冯大厨是不是非常忙碌之类。

    这也是一度让冯若若的爷爷奶奶、姥爷和妈妈都是一头雾水?

    后来,听杨小溪和陈瑶霏的爷爷奶奶打听来的消息,才让冯若若的爷爷奶奶、姥爷和妈妈恍然。

    苏若曦接女儿回到餐馆后,也是直接去后厨问了一下丈夫。

    冯一帆听到了也是一脸蒙:“啊?有这种事情吗?我怎么都不知道啊?而且也没有人来邀请我们去参加元旦汇演啊?”

    后厨里石家慧听了笑着说:“哈哈哈,说不定是没有来及通知呢?先把冯大厨女儿的整个幼儿园都给邀请去,到时候可能冯大厨也会直接答应呢?毕竟有机会可以去带女儿玩。”

    冯一帆笑着说:“大师姐,咱能不开玩笑吗?我都不知道是个什么节目?”

    苏若曦说:“是每年元旦的时候,淮城文化部门联合电视台搞的一个元旦演出,算是庆祝元旦。”

    冯一帆顿时恍然:“哦,原来是那个啊?那应该跟我没啥关系。”

    苏若曦说:“可是往年,都是安排一幼的孩子去参加,作为现场小观众的,今年怎么会让若若他们幼儿园呢?”

    冯一帆笑着说:“那也是因为,今年若若他们幼儿园表现好嘛,所以给他们一个机会呢?”

    苏若曦撇撇嘴说:“会有这种事情吗?”

    凯瑟琳说:“感觉跟主厨有关系。”

    听这话,让后厨里其他人也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冯一帆真的是哭笑不得:“你们为什么一定觉得这事跟我有关系啊?再说了,别人也没有邀请我去啊?我本人都没有被邀请,就让我女儿去了?”

    冯若若这个时候突然说:“爸爸,我和溪溪、霏霏要去跳舞的呀。”

    听到女儿这么一说,冯一帆突然想明白了问题。

    “对啊,是若若、溪溪和霏霏要去跳舞,所以那边的文艺汇演,就让若若她们的幼儿园过去了啊。”

    说完这话,冯一帆一脸认真地问:“你们说,这是不是很合理?”

    但是并没有答应,很明显大家都不这么认为的。

    冯一帆真的是苦笑说:“我发誓,我真不知道这事。”

    正说着,有一群人没有排队进了苏记。

    苏连成见状赶紧上前交涉。

    但是对方微笑回应:“不用紧张,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我们其实是来送请柬的。”

    说着,对方走到后厨前问:“请问,冯大厨在吗?”

    冯一帆走出两步问:“找我?”

    对方立刻拿出请柬来说:“您好冯大厨,我们是元旦文艺汇演节目组,这是我们给您的请柬,请您和您后厨的团队,元旦当天去看文艺汇演,当然,也同样邀请您可以出席晚宴。”

    冯一帆愣了一下,接着伸手接过了请柬。

    本来他以为是邀请他去做菜,结果看到了请柬上的内容才明白,他不是去做菜,而是去参加晚宴,去吃饭的。

    冯一帆看了一眼请柬上写着:邀请冯一帆先生及家人和苏记后厨有关人员。

    他有些奇怪地问:“这苏记后厨有关人员,是邀请我整个后厨团队一起去吗?”

    对方点头:“是的,到时候现场,我们会安排您和您的后厨团队,做一些有关于淮城美食的推广活动,可能会需要您和您的团队现场做一份宴席,算作是现场的一个彩蛋吧。”

    听到这,冯一帆算是彻底明白了。

    “好的,我懂了,我们被邀请去看演出和吃饭,但是也要自己再做一桌是吗?”

    听冯一帆这么一说,来人也是有些尴尬了。

    “冯大厨,我们确实是希望您和您的团队现场烹饪一桌宴席,毕竟这是一个难得宣传机会,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会强求您。”

    冯一帆看了看后厨的众人,又看了看妻子和岳父。

    他笑了笑说:“行,请柬都送来了,那要是不起露一手,确实是说不过去,我收下请柬了,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

    对方点头:“感谢您,请您问。”

    冯一帆很直接当众问:“这次观看文艺汇演的幼儿园,是我女儿的幼儿园,我妻子说往年都是一幼孩子去,为什么今年你们要让我女儿幼儿园去参加呢?”

    被冯一帆这么一问,来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不知道冯一帆女儿幼儿园是哪一家?

    还是苏若曦赶紧补充:“哦,我丈夫说的是五幼。”

    来人顿时恍然:“哦,是五幼啊?今年让五幼去参加,主要是五幼是古街这边的幼儿园,算是符合我们对古街的宣传倾向,其次也是因为五幼今年会有几个女孩参加文艺汇演的演出。”

    得到了回答,冯一帆也是向来人表示感谢。

    “好的,感谢您。”

    来人也是没有留下吃饭,而是要赶着去继续送请柬。

    等对方走了之后,冯一帆对妻子说:“你看看,我就说不是我吧?是人家幼儿园自己争取到的机会。”

    苏若曦也是有些惊讶:“原来是因为郭老师给若若、溪溪和霏霏她们排的舞蹈。”

    冯一帆好奇问:“是郭老师给孩子们排的舞蹈吗?什么舞蹈啊?”

    冯若若听了撅起小嘴说:“爸爸,你都不知道我和溪溪、霏霏跳什么舞,你都好久没有去看我们上舞蹈课了呀,你真是的。”

    听到女儿的抱怨,冯一帆也只能说:“对不起呀我的宝贝,爸爸最近确实太忙了。”

    冯若若撅着小嘴说:“哼,那你都不去陪若若和溪溪、霏霏啦?”

    冯一帆说:“这次元旦,爸爸可以去看你们的演出啊。”

    石家慧问:“主厨,如果我们都去的话,那到时候苏记和若餐厅岂不是都要歇业一下?”

    冯一帆点头说:“对,元旦文艺汇演在30号的,所以我们30号要休息。”

    餐馆里的客人们听了顿时都是有些惋惜。

    “哎呀,那岂不是30号当天没地方吃饭了?”

    “不是没地方吃饭,是不能来苏记吃。”

    “对啊,不能来苏记吃了。”

    “天呐,没有了苏记,我晚饭怎么办啊?”

    “本来还想着,元旦的时候,带家里人过来吃,结果30号苏记竟然还要歇业的,这等元旦假期来,岂不是要排队很多人?”

    ……

    听到餐馆里大家的议论,冯一帆也只能说:“实在是对不起各位了,但是我女儿第一次在那么正式的舞台上演出,我这个当爸爸的一定要去现场看,所以请大家多多理解。”

    冯一帆这样一说,还是获得餐馆里大家的理解。

    毕竟冯一帆几乎是每天都泡在后厨里,确实陪伴女儿的时间也有些太少了。

    所以临近元旦这种时候,也应该给人家父女俩一个相处的时间。

    “冯大厨我支持你,陪伴女儿很重要。”

    “没错,冯大厨您放心去吧,不就是少一点营业吗?没关系,我们之后再来。”

    “对对,我们也不是不能少那么一天的。”

    “没问题,过了30号之后,我们再来就是。”

    见大家都能够理解,冯一帆说:“谢谢大家理解,我们苏记和若餐厅,元旦假期期间不会休息的,大家可以在元旦假期继续来苏记和若餐厅,当然也请大家合理调整时间,不要太集中了。”

    得到冯一帆承诺,元旦假期的时候不会休息,自然是获得大家的一致好评。

    安抚住客人们,冯一帆再次看向妻子说:“你看看,我就说幼儿园跟我没有关系吧?你还非说是我。”

    苏若曦说:“怎么啦?不能说吗?大家不是都说啊?”

    冯一帆好奇问:“大家都说因为我?”

    苏若曦点头:“是啊,你可以问问爸妈他们,我们去接若若的时候,其他孩子的家长,好多都是突然很热情,跟我们打招呼的。”

    冯一帆笑着说:“那也许是大家都看出你们把若若教育的很好,所以想要向你们请教呢?”

    苏若曦忍不住笑喷出来:“你可真敢说,孩子都还没上小学,有什么可请教的啊?”

    冯一帆说:“所谓三岁看大嘛,所以若若是可以看出你们的教育成功。”

    卢翠玲此时走过来说:“行了行了,你别耍嘴皮子了,我发现啊,你女儿就真的是像你,跟你一样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

    冯若若一听不乐意,扑进了奶奶的怀里去。

    “奶奶,你不许说若若呀。”

    看到小孙女扑过来,卢翠玲也只能说:“好好好,奶奶不说若若了。”

    但是不说孙女,不代表不能说儿子。

    卢翠玲继续对冯一帆说:“你啊,就要适当给大家放松一下,每天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怎么能受得了呢?所以这次元旦晚宴邀请,你们就去好好休息一下,到时候也品尝一下别人的手艺。”

    冯一帆笑着摇了摇手上请柬。

    “妈,我这不是接下了请柬吗?其实我也想,大家可以去常常别人的菜品,如此才能够让我们更好的进步嘛。”

    宁诚下意识说:“师父是让我们去偷师吗?”

    马小龙闻言拍了宁诚后脑袋一下。

    “你想什么呢?说什么梦话呢?师父还用得着去偷师吗?关键还是要适合自己的烹饪方式,以及是不是能够做出新鲜的美味来。”

    石家慧笑着说:“我们并不是去偷师,只是去看一看如今其他一些酒店流行的菜品,我们可以看看大众对那些菜品的评价,以及大众的一些口味,才好研发我们的新菜。”

    宁诚唯唯诺诺地说:“好的,我明白了。”

    但此时冯一帆笑着说:“没有那么复杂,其实我们这次去,就是去放松的,大家也不用惦记着要偷师什么,我们就是去玩,去好好休息一下,缓解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疲劳。”

    说到这里,冯一帆稍作停顿,没有避讳餐馆里客人,直接对后厨众人说:“所以这次去元旦汇演上,大家请丢掉一切的想法,你们去只需要享受。”

    这样的想法,冯一帆还真是认真的。

    苏记开业以来,整整的两个月时间,可以说后厨里每个人都在高强度的状态下,尤其是时不时来的一些特别客人,给大家不小压力。

    如果元旦文艺汇演那边不来邀请,冯一帆也有想过要给大家放个假。

    刚巧文艺汇演那边来邀请,冯一帆觉得这刚好可以让大家休息。

    至于现场的那桌菜,他心里其实并不在意,反正到时候了不起照搬苏记的一桌宴席去也是可以的。

    冯一帆盘算好了一切,对众人说:“好了,元旦前,让我们好好努力工作,等到了30号,我们再去好好享受一番美食,然后回家好好休息,以全新的精神状态去迎接新一年。”

    后厨里众人听到这,顿时全都感到豁然开朗,异口同声答应:“是,主厨。”